首都别墅里,冯一平和黄静萍两个都全副武装,齐心协力的打扫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就这两天,两边的父母都要到了,这对他们两个来说,也相当于一场考试。

    黄静萍很紧张。

    一边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一边是自己以后也会叫爸妈的人,为了让自己爸妈看了放心,她必须要让他们觉得自己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为了让冯一平爸妈满意,她更要表现出自己作为一个优秀儿媳妇的一面。

    表现在外,就是对家里的卫生,她现在是精益求精,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好,两边的爸妈估计都有话说,那还谈什么满意?

    冯一平也是个土鳖,因为个性的原因,不管是后来混到产,还是现在身家巨亿,他可以接受送餐服务,但接受不了家政公司派人来家里搞卫生,所以现在只能踏踏实实的跟在黄静萍后面,左手一块抹布,右手,依然还是一块抹布。

    不过,对年轻力壮,又是在农村长大的他们来说,这点活,其实也真不算什么。

    每个房间都审视了一遍,黄静萍满意的拍了拍手,“大功告成,肯定没有一个角落遗漏,好了,我们去铺床吧,”

    这次铺床,不只给两边的爸妈铺,给黄静萍也要铺一个,这一点她非常坚持。

    就是大人们都猜得到他们俩现在的日常状态,黄静萍也不好当着两边爸妈的面,堂而皇之的和冯一平住在一个房间。

    他们的安排是,冯一平他们住楼上,黄静萍则陪着爸妈住在楼下,这样就是爸妈们有什么话要叮嘱,那也方便。

    躺在铺好的床上。看着黄静萍还煞有介事的在衣柜里放上自己的衣服,努力营造出一个他们一直是分房睡的假象来,冯一平觉得很有趣,这女儿家,确实心思细腻脸皮薄。

    “我来帮你,”他帮着黄静萍两下把衣服塞进去。接着一个打横,就把她扛到肩膀上,

    “你干什么?”

    “搞卫生搞的一头一脸灰,还满身的汗,不得洗个澡啊,”冯一平大言不惭的说。

    “咯咯咯,放我下来,我晚上洗,”

    随着反抗声。衣服一件件的落下来,地板上、楼梯上、扶手上,到处都是。

    …………

    冯振昌和梅秋萍这是第二次来首都,只不过去年的时候,他们是游客,今年,他们在这也有家。

    和去年也是差不多的时间,这个时间刚刚好。柳树刚刚发了新芽,原本刚冷的风。也变得柔和起来,正适合他们这些已经不算年轻,又不习惯北方天气的人来串门。

    黄静萍还是有些紧张,把冯一平的手抓的很紧。

    虽然等下来的见面,并不是第一次,她还是轻松不起来。冯一平知道她等会肯定会和去年年底一样,表现得很好,还是安慰她,“没事,没事的。我爸妈一直对你很满意。”

    是的,就算是冯振昌他们有点小意见,也不会表现出来,在个人问题上,他们完全尊重冯一平的意见,也不会有什么门第之见,这也和他们的经历有关系,在他们人生的前半截里,他们就是门户最低的那一档,还会有什么门户之见?

    推着两个大箱子的冯振昌和梅秋萍,早早的就看到了站在出口处的那一双小儿女,梅秋萍看着儿子牵着黄静萍的手朝自己挥手,看了冯振昌一眼,冯振昌明白她的意思,儿子这是真长大了!

    “妈,没有晕机吧?”

    虽然现在反应小了些,但梅秋萍这晕车晕机毛病总好不了。

    “挺好的,”梅秋萍拉着黄静萍的手,“你们也挺好的吧!”

    “也挺好的,叔叔阿姨这边走,”果然,黄静萍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刚刚的紧张,挥洒自如的很,“知道你们要过来,这些天我一直盼着呢,”

    “以后也别盼着,要是想家了,就回去看看,家里和这说起来挺远,但现在就花不到半天的工夫,也就能到了。”

    冯振昌和冯一平爷俩在装行李,“我小的时候,去趟县城都要天把的工夫,现在这科技,真是了不得。”

    梅秋萍和黄静萍坐在后排,看着窗外的别墅区,“去年啊,我们也是从这儿过,不过等在市里看了房子之后,这边问都不敢问,要说这首都的老百姓,活的也不容易。”看来对首都的高房价,他们印象深刻的很。

    “也不尽然,那些家里有老房子的,一拆迁,这辈子什么事都不用做,日子也舒服的很,”冯振昌说。

    “那样的人总是少数,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在首都,得工作多少年才能买上房子?”

    “妈,你不知道吧,有多少人,就是为了一个留京的机会,也会到处花钱送礼。”

    “现在的这些人啊,我是想不通,有那个钱,在其它地方踏踏实实的把日子过好有什么不好?”

    得,和爸妈这样的人说机会机遇什么的,根本就说不通。

    “你们不是说要在上海买房子吗?定了吗?”

    “昨天还在跟周总说,他过年的时候,还真在老家那看了一个楼盘,说是地段不错,升值潜力高,生活也方便,又闹取静,公司不少人都想买,我们也想着是不是也买一套,”冯振昌说,这个话题他们感兴趣。

    “那就别只买一套,叫姐姐也买一套吧,她不是一直就想当个上海人吗?”

    “还说呢,你不是说让她当香港人吗?你可能都忘了,你姐一直记着呢,”梅秋萍笑着说。

    “呵呵,买,那边我也准备买,先买办公楼,”

    现在香港那边,杂志社和投资公司,都在租楼办公,真挺可惜,虽然现在并不是入手的最好时机,不过,想着买来是自用,就是买下后,在接下来的几年,价格会跌一点也没事,因为以后还会涨回来。

    但是,由于冯一平还是坚持要么买一小栋,要么买地皮自建,这些日子还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到了别墅,冯振昌和梅秋萍现在眼光也高了,没觉得这些房子有什么新奇的,只是和上次来的金宝他们一样,看着周围的那些黄毛蓝眼睛大鼻子的老外挺稀奇,“这么多老外?”

    带着爸妈参观了下房子,冯振昌他们没留意别的,就是一处处的和家里房子比较着,等再暖和点,家里的房子也要收尾,跟着就要装修,他们现在也想借鉴一下。

    冯振昌喜欢二楼阳台的布置,梅秋萍则非常稀罕一楼大厅里的那个壁炉,“要是在家里也建一个这样的多好,”她都把头伸进去瞄。

    好在这壁炉就是一个摆设,冯一平他们从来没烧过,里面干净的很。

    冯振昌把带来的东西一样样的往外拿,“你就别想了,这也建一个,那加上厨房的烟囱,房顶上有两根烟囱,让别人看稀奇啊!”

    爸妈带来的东西不少,而且都是这比较难买到的,有菜园里椿树上采下来的香椿,还有已经汆水的嫩竹笋,专门磨豆浆摊的豆腐皮,还有两只已经处理好的鸡,以及晾好的腊肉……。

    总之,闻到那些熟悉的味道,冯一平口水都留下来了。

    梅秋萍还特意拿出一个纸袋,里面是两双手工布鞋,“这是我从去年腊月开始做的,现在眼睛不太好,手也比不上以前,不过做的还算结实,一平从小就喜欢我给他做的鞋,”她把大的那一双递给冯一平。

    “这双是你的,静萍你试试大小,看合不合脚,在家里当拖鞋穿还是挺舒服的。”

    冯一平结果妈妈递过来的布鞋,看着上面细密的针脚,眼睛有些红,他低下头穿在脚上试了试,大小很合适,老实说,浆洗得硬硬的布,再一针一针的纳的很密,鞋底其实很硬,但是,他还是觉得这是最舒服的一双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