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秋萍和黄静萍在厨房做饭,不过,冯一平知道,这当然不是单纯的做饭,梅秋萍肯定会趁着这个机会,考察冯一平喜欢的这个女孩子,比如她做饭的水平怎么样。◇↓,

    以前,对自己的媳妇,老家有个称呼,“门里的”,就和旧社会的时候,一些人向别人介绍自己老婆,会说“贱内”是差不多一个意思。

    也许新时代的女性,会很不爽这样的称呼,但是,至少在梅秋萍她们心,一个合格的儿媳妇,一个家门里的所有事,都要拿得起放得下,就算是他们再依着冯一平,要是冯一平找一个对家务活一窍不通的女孩子,他们一定会跟儿子好好说道说道。

    不过,黄静萍作为家里两个女儿里的老大,厨房里的事也算精通,特别是切菜的时候,那刀工,梅秋萍一看就知道,这个小姑娘,在家里的时候,没少帮着干活,她挺满意。

    这会,黄静萍正教她怎么用烤箱,晚上她们打算烤一条鱼。

    外面没太阳,冯一平和爸爸在书房下棋。

    他记得小的时候,爸爸还有时间和心情,跟冯卫东还有冯家升他们下下象棋,为此,还特意用木头做了一个象棋匣子,里面装着象棋,一打开,又能拼成一个棋盘。

    夏天在乘凉的时候,有时兴致来了,还会摇头晃脑的拉会二胡,拉的是什么曲子,冯一平现在记不起来,只记得那时一家人都挺欢乐。

    只不过那把二胡,冯一平一向离得远远的,因为那上面,蒙的是蛇皮。

    后来,爸爸闲的时候。就好像就只会坐在椅子上闷头抽烟,就是坐在那里,也让人感觉有座山压在他头上一样,轻松不起来,顶多就是在春节期间,在山岗上晒太阳的时候。和一些老兄弟打打纸牌,不打钱的,输赢也就是几根烟。

    至于象棋和二胡,渐渐的,连找都找不到。

    妈妈也一样,以前喜欢看电影,正月的时候,当时还没撤并的富山乡,会在供销社仓库里放电影。她也会狠狠心,花上几毛钱买一张票,不过,肯定是要把姐姐和自己都带进去的,好几次还因为姐姐要不要买票的事,和那些看门验票的争执起来。

    平日里,就是隔着好几里路的村子,因为喜事放露天电影。她也会带着姐姐和自己,走夜路赶过去看。那时一户人家还只用得上一个手电筒,而且也就是在路不好走的时候照照,好多时候,大家都是扎个火把,没有明火的,用炭火的光照着路。

    等到了地方。有时候在在那个放电影的村子里借不到凳子,她就一直站着看,还多半抱着自己,另一只手还要牵着姐姐。

    每次回外公家,要是拿到了一本杂志。每天睡觉前,她也会在昏黄的油灯下,读给自己和姐姐听。

    到后来,这些都不算什么的闲情逸致,也都被她放弃了,唯一的娱乐,也就是忙完每天的事,吃完晚饭后,看看电视,为了省电费,往往连灯都不舍得开。

    这个后来,其实就是冯一平家搬进新建的房子没几年后的事,说起来,那时妈妈不到四十岁,爸爸也不到五十岁,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就一直为钱发愁,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更没有心情做其它的事,所有的嗜好,全都丢个干净。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的生活,不叫生活吧,只能叫生存。

    直到冯一平后来终于混出了点样子,把他们接到身边后,这样的状况才算有所改观,可是,那个时候,他们曾经的那些嗜好,捡都捡不起来。

    所以,现在听说爸爸还有空练练字,看到他又捡起了象棋,冯一平是真的很高兴,很欣慰,能让爸爸妈妈过的日子叫日子,他这个做儿子的,干什么都行。

    他一直在想这些心事,以至于没听到冯振昌在问他的话,“该你走了,”

    “哦,”冯一平缓过神来,“刚才想点事,”

    “学习怎么样?”冯振昌问,“我看你这书架上的书,没几本是课本,”

    “爸,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不只是数理化这几门课,专业课和通识课,要看很多不是课本的书,你看看,柜子上的那一堆,都是老师这个月给我们开的书单,”

    冯振昌有些敬畏的看了那些大部头一眼,“那就好,既然是老师教你们看的书,那就不是课外书,一定要好好看。”从冯一平上小学五年级起,他们就辅导不了他的功课,就一个原则,老师叫做的,一定要好好做。

    “是,我晓得。”

    “你们,这过的也挺好的?”他又问了一个比较笼统的问题。

    “是,静萍你也接触过,是个性子很好的女孩子,事事都依着我,总是把我想在前面,我们过的挺好的。”

    “那就好好过,你眼光不错,静萍这姑娘,是个好孩子,也是个能持家过日子的主。

    就这一两年来看,她父母也不是那多事的人,换做其它不少人家,估计早就找上了家里的门,她父母不错,听说你之前让静萍给家里钱的时候,她爸妈还不要是吧,这很难得,这样以后你们日子过起来也省心。

    不过,你要晓得做人,她不是还有个妹妹吗,现在供一个大学生不容易,等她上大学的时候,学费就你们出。”

    “我记住了,爸爸,”

    “按理说,你还在读书,将来说不定还要读硕士,或者出国留学,我和你妈都觉得,这些事不好太早提,不过,既然你和静萍现在处得这么好,那我就问你一个态度,虽然现如今年轻人好多都这样,但你们就这样住一起,总不是个事,是不是趁她爸妈这次来,我们两家把话说开了,结婚等以后,现在把这个事先定下来?不然我们以后打交道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和他爸妈相处。”

    想到张彦,冯一平心里,这会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不过,这事都顺理成章的走到了这一步,当然要有个明确的态度,“我没意见,”

    “那行,我明白了,”冯振昌看着儿子有些严肃的表情,以为他不想这么早定下来,“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总想着后来还会遇到更好的,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再说,早点定下来也好,这样你就有负担了,做事的时候,会想的多谢,更稳重些。”

    “是,我知道,”冯一平这会要是敢说一句,“爸,我还想找一个,”冯振昌绝对会拿起拖鞋抽他。

    等到灯亮了不久,梅秋萍就在楼下喊,“楼上两个偷懒的,饭好了,下来吃饭吧,”

    晚上的菜当然很丰盛,而且很有家乡的味道。

    香椿煎了一个鸡蛋饼,汆好的笋子,就用油清炒,那味道,美极了,还有用带来的腊肉炒蒜苔,用一只鸡炖的汤,还有上面撒着洋葱和金针菇的烤草鱼,再加上一碟也是家里带来的花生米,还有一个肉沫豆腐。

    冯一平闻了闻味道就说了一句,“还是妈妈炒的菜香,”

    “我可没炒几个,都是静萍做的,她比我烧的好吃,”

    “哪有啊,还是阿姨手艺好,”

    虽然看着样子,黄静萍和妈妈之前,都还挺客气,不过,这个开局是不错的。

    菜好当然要配酒,冯振昌见冯一平拿来红酒就摇头,“我喝不来这个,没有白酒?”

    当然有,冯一平特意买了几瓶茅台,陪着爸爸一人喝一小盅,也就是意思意思,好在冯振昌现在真的改了好多习惯,不像以前那么贪杯。

    梅秋萍和黄静萍喝加热过的玉米汁,“其它的不说,这个烤箱,等装修的时候,一定要装一个,听静萍一说,有这个,能做好多菜。”

    作为主妇,梅秋萍还是很关心厨房里的这些东西。

    “装,要不洗碗机也装一个?”现在也不是为买台电视还要发愁的时候,冯振昌爽快的很。

    “爸,妈,明天你们想上哪去玩?”冯一平问。

    “你去忙你的就好,不能缺课,该去的地方,去年我们都去过了,让静萍带我们去公司看看,然后随便转转,等后天她爸妈来了,我们再一起出去玩。”

    “那行,叔叔阿姨,首都其实我们也有好多地方没去过,我买了几本旅游指南,等会我们好好看看。”

    冯振昌说随便转转,一心想表现好的黄静萍可不敢随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