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翎亲自在办公楼下迎接冯振昌他们,“叔叔阿姨,这边的天气还习惯吧?”

    冯振昌和梅秋萍笑着打量着眼前这干练的姑娘,“还行,能适应,你爸身体挺好?”

    “谢谢叔叔挂记,他身体挺好的,”

    “让你一直呆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辛苦你了,小金姑娘。”梅秋萍说。

    “真没有阿姨,我们都习惯了,再说几年前离得更远呢,我还在国外。”

    冯振昌四处打量着,“这就是公司办公的地方?”

    “对,不大,不过你们知道一平一贯的做法,这楼是我们自己的,”

    金翎这一说,冯振昌和梅秋萍都笑了起来,自己这儿子,其它的还好,就是见不得花高价钱租地方,总说租不如买,买不如建。

    电梯“叮”一声响,方颍芝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有点愣,“金总,”

    金翎点了点头,带着冯振昌他们进电梯。

    方颍芝看到后面跟着的黄静萍,用家乡话问了一声,“静萍,这是你爸妈?”

    “一平爸妈,我爸妈要明天才到,”黄静萍说。

    方颍芝听了,眼里一暗,笑着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那你可要好好表现,”

    金翎以接待领导考察的态度来对待冯振昌夫妇,在办公室里,先对着标记着分店分布的地图,让他们对这边的发展有个直观的了解,又用朴实易懂的语言,大略介绍了这边的下设机构、雇员数量、日销售额等等。

    “不错,真不错,亏得有小金姑娘你这样厉害的人帮他,不然就凭一平的本事。哪能做出这么大的业绩来?”冯振昌说。

    “叔叔你可说错了,公司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主要还是靠一平把关拿主意,”

    “小金姑娘你太客气,一平有几斤几两我们做父母的还不清楚?真的就是靠着你们帮衬着,我代他谢谢你!”

    在海南开会后冯振昌就知道。这是儿子公司里说话最算数的人,也是出力最大的人。

    “叔叔,真的当不起,要说,我还得感谢你们给了我这样的一个平台,”金翎客气道。

    梅秋萍知道冯振昌的脾性,以他那老派的礼数,这样的客气话怕是得说半个钟头,“好啦好啦。小金姑娘也不是外人,我们就不用这样一直客套耽误她时间,你没看她这么多事吗?”

    “对,叔叔阿姨你们就把我当一个晚辈就好,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那也行,小金姑娘,我们今天来,除了看看你。也是有些事要向你请教,关于村里的那两家厂和我们生产的产品。不知道你有什么建议?”冯振昌问。

    “产品都还不错,质量过关,价格也适,就是目前的产量太有限,跟不上便利店发展的需要,我个人觉得。等厂里都磨合好,工人的技能也达标,生产走上正轨之后,首要的任务,就是扩大产能。”

    …………

    黄承和老婆的航班是下午一点多到的。黄静萍在这个异乡,看到爸爸妈妈的时候,眼圈都红了。

    黄妈妈拉着她的手,帮她擦了擦眼睛,“都好好的,伤心什么?”

    “妈,我想你嘛!”

    比过年的时候精气神儿更好的黄承和冯一平并肩走在前面,“你爸妈挺好的吧,”

    “挺好的,叔叔,车坐不下,所以他们在家里等着你们,没来机场接,不好意思。”

    “要是你爸妈也来接,我们还真担当不起,就说岁数,你爸也比我大啊,这样挺好,以后我们就不用来这些虚的。”

    “是,”虽然知道会是这个答案,冯一平还是要解释一句,和婆媳关系总不太融洽一样,这亲家之间,好像也总会有摩擦,不管怎么样,话一定要说到。

    落后几步的黄妈妈替女儿理了理头发,“第一次和一平爸妈住在一起,这两天相处得怎么样?”

    黄静萍甜蜜的看了一眼冯一平的后背,“他爸妈人都挺好的,一平也总在间帮着我。”

    “那我就放心了,你们现在这日子好过,离两边大人都远远的。

    我刚刚嫁给你爸的时候,结婚没多久,他就去单位上班,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又是公婆,又是妯娌,还有两个小姑子,没少受气。

    所以你要懂得珍惜,他爸妈越是好相处,你越是要恭敬,现在也不是在家做女儿的时候,要想人家也把你当女儿来待,你首先要把他们当爸妈来孝敬,记住了吗?”

    “记住了,妈,我一直是这样做的。”

    她妈听了又有些小不是滋味,“是不是比对我这个亲妈还好?”

    “哪能啊妈,你看着首都航站楼气派吧,我给你拍张照吧,”黄静萍机智的转移话题。

    “好,老黄,来一起拍张照。”

    黄承虽然在机关单位上班,但去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市里,连省城都没去过,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出省,黄妈妈更是如此,两个人这一路上,看到什么都要赞叹一下,和以前见到过的比较一番。

    拐进别墅区的时候,看着那些气派的房子,精致的景观,还有随处可见的老外,他们更是眼睛都不够看,进院子下车以后,两口子看着女儿住的房子啧啧称奇,要不是黄静萍拉了他们一把,两个人估计还得把笑盈盈的站在门廊下迎接的冯振昌夫妇晾上一会。

    “冯大哥,劳你久候!真是见笑,我们俩这没见过世面,看花了眼,没看见你们俩站在这,你别见怪。”黄承笑着上去握住冯振昌的手。

    虽然冯一平已经对他们说过,但是现在看到黄承的样子,冯振昌也在心里为黄静萍庆幸,这姑娘,幸好长相不是随老子。

    “哪里,怠慢了啊兄弟,本来应该去机场接的,车都坐不下这么多人,他们两个就让我们呆在家里。”这是在家里,既然黄承叫自己大哥,冯振昌也没叫他镇长。

    那边两位妈妈已经在报岁数,黄妈妈比冯妈妈小岁,“姐姐,你已经46了?看着真不像,”

    确实,这几年日子一年比一年好,梅秋萍看着真比以前年轻些。

    “冯大哥,大嫂,”刚刚坐定,黄承就说出了准备好久的话,“本来应该一早就上门拜访道谢的,今年我提拔的事,全是你们帮忙,拖到现在才跟你们道谢,真的很过意不去。”

    “黄兄弟,你看看这两个孩子?一家人哪用得着说两家话,”梅秋萍给他倒上茶,指着规规矩矩的坐在旁边陪着的冯一平和黄静萍说。

    “就是,其实我们也一样,去年在海南见到了静萍,我们就想着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和你们见见面,感谢你们养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可是,后来总怕太冒昧,一直没去打扰你们。”冯振昌说。

    “哪里,一平这孩子,在乡里的时候,我就跟他打过交道,是个难得的好孩子,静萍能遇上他,也是她的福气。”

    父母纷纷开启了夸对方孩子的模式,冯一平和黄静萍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偷笑,不过,下一刻,话题就转到了他们俩头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