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在红尘里打滚了十来年,重生之后,因为现实的各种需要,主动的,被动的又学了不少东西,看了不少书——而不是杂志,冯一平也琢磨出一个道理来,经商,其实就是博弈,一次又一次,一起又一起的博弈。⊙,

    既然是博弈,那一定要理性。

    他现在主观上非常愿意在自己赚钱的同时,带动老家致富,但是,黄承的话提醒了他,怀有这样的愿望,也具有这样的能力,并不一定能得出那个结果来,这不是一道证明题。

    如果县里的那些人,心里就拿准了自己的这些投资不会落到其它的地方,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什么东西都一样,来得太容易的,谁都不会太珍惜,更别想得到重视。

    不重视,特别是领导不当回事之后,问题肯定大大的。

    冯一平想要的是让乡亲们致富,不是想让领导们致富和升官,虽然乡亲们致富了,客观上也会有这个效果,但这个因果关系要摆正。

    “爸,黄叔叔,你们坐,我去打个电话,”

    “你去忙你吧,我们不用你陪,”冯振昌摆摆手,他现在和黄承聊的很热络。

    之前的话,也算是两个人交了心,两个放下心防,又有着好多共同回忆的年男人,可聊的话题很多。

    厨房那边,好像也忙到了尾声,两位妈妈围着黄静萍,看她榨玉米汁,看来玉米这个老家种的少的东西,颇受两位妈妈的欢迎。

    金翎接了冯一平电话说,“这还不简单,徐斌刚报上来省里适合开分店的地方。你们市也有适合的,不过不是你们县,是青阳,那就让他把动作加快,签约的时候,动静也大点就好。上市台的新闻播一下。”

    青阳在张彦他们县隔壁,就是冯一平他们县隔壁的隔壁,离得并不远,县里的这些领导,现在可能还不会关注江浙鲁的那些全国百强县,但是市里的这些兄弟县市,也是竞争对手,肯定要关注。

    这个挺好,你不是想我开酒店吗。偏不在你这,大张旗鼓的在你竞争对手那开一家。

    放下电话,黄静萍就端着杯玉米汁进来了,“两位妈妈让我送给你这个大宝贝的,”

    “怎么,吃醋了吗?”

    “才不会呢,”黄静萍晃了晃手,好家伙。她不但戴上了戒指,手链也戴上了。很豪很富贵,“我现在可算是有职称的,看,这就是我的证书。”

    好吧,这真的也算。

    在黄承打着出差的旗号,还优哉游哉的在首都各知名景点玩着的时候。在相关新闻还没有上市台播放之前,县里的赵县长就得到了消息,怡佳已经和青阳达成了协议,将投入五百万,把青阳公交公司的那栋老楼。和旁边的一家宾馆,改造成一家新的快捷式酒店。

    这个不是太大问题,问题是,借着这个好的开局,青阳正在全力以赴的争取嘉盛其它的投资项目。

    他马上打通了王淦青的电话,“你这两天和冯振昌联系过吗?还有黄承,他那边有没有进展?”

    “县长,这事后来我就没管,都是老黄负责,”虽然提拔黄承他是没办法,一定要配合的,但这样也好,这些投资真的拉过来了,作为镇长,属于他的功劳跑不了,拉不过来,板子也落不到他身上。

    “不过老黄上周刚刚去的首都,说是去找冯一平和嘉盛的总裁。”

    赵县长干脆亲自拨通了黄承的电话,“老黄啊,听说你在首都,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黄承一边配合的比出剪刀手,让女儿给自己和老伴拍照,一边跟县长说。

    他们这是在清华园,两边的父母,说起玩的地方,除了**广场那一块,他们最想看的,就是冯一平就读的这个全国闻名的大学。

    “我都准备这两天就回来跟你们汇报,”

    “什么情况?没见到冯一平和金总吗?”

    “都见到了,一平带我去见金总,说具体的让我们谈,可是,我能谈什么?只能打听他们的进展,”黄承说。

    “打听出来了吗?”赵县长也理解,黄承什么都做不了主,确实不能谈什么。

    “情况挺多的,不仅是我们市里的和下属的各县,连国内其它的几个丝绸主产区也来了人,不少都是县领导亲自带队,前一天,连江对面的那个副市长都带着人上门来找金总,据说还是打着金主任老部下的旗号,他们给出的条件,也一家比一家的好,嘉盛正在评估。”

    挂断了电话,赵县长马上拨通了招商局长的电话,“嘉盛那边的几个项目,近期有没有进展?”

    “我们派人去了省里两次,见了他们综合评估小组一次,报了我们的条件,”招商局长说。

    “那后来呢?有没有派专人跟进?有没有找他们负责人公关?”

    “有专人负责,一直在电话跟进,他们的负责人听说都在首都。”

    赵县长一听就火了,“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就这样的工作态度,还指望能拉来多少投资?马上去打听清楚,其它地方都给了什么条件,然后做一个详细的计划给我,你要是做不了,告诉我,”

    招商局长此时哪敢说半个不字,“是,我马上安排,不,我亲自去落实。”

    冯振昌和梅秋萍漫步在清华园里,微笑的看着周围经过的那些年轻的大学生,说起来,他们进过冯一平就读的小学和学,大学校园,这还是第一次进来。

    虽然刚到省城的那会,他们一直骑着那辆轮车,在大学城那一块转悠,可从来没进去过一家校园,都是隔着高墙朝里面看,想着儿子以后也能身在其,现在,这个愿望已经圆满实现了。

    “你看,和小学学确实不一样啊,”冯振昌看着这比一般公园景色更好的校园说。

    “是,以前那些学校,离得好远,就能听到读书声,这里,学生们自在得多,你说,会不会也有些孩子,没有老师看着,家长也不在身边,整天的不去上课?”梅秋萍看着那些在草地上、路边、运动场的看台上晒着太阳,抱着书看的学生说。

    冯振昌看着后面对着数码相机看照片的冯一平说,“至少我们家的这个不会。”

    县里,领导一重视,下面动作很快也很见效。

    等各方面的消息一汇总,嘉盛虽然说还在评估,可是看着那么多竞争对手报出来的条件按,还有他们比县更优越的地理位置,领导们再也轻松不起来。

    “安排一下,我亲自带队去一趟首都,”赵县长说。

    他问已经回来的黄承意见的时候,黄承说,“县长,这一阵子怕是不合适,”

    “为什么?”

    “他们正忙着参加广交会时的准备工作,这两天去首都,怕是也碰不到人。”

    是啊,已经到了四月旬,广交会,即将开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