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南边的风景好,”冯一平看着车外,喃喃自语了一句。

    “是她们裙子短吧?”旁边的金翎接了一句。

    “你不是在看件吗?”冯一平诧异的转过头。

    金翎一上车就拿着几个件夹很认真的在看,然来也是装样子?

    “我答应了静萍,要帮她看着点,”金翎依然头也不抬的看件。

    这次来参展,工作行程安排的很紧,而且这些天,吃住都不方便,黄静萍便留在家里,没有跟过来。

    “初的时候,学的诗里说,‘春江水暖鸭先知’,现在不容易见到鸭子,不过,想知道春江水暖不暖也容易,看裙子就知道。”冯一平看着窗外那些迫不及待的穿上短裙的姑娘,笑着说了一句。

    金翎笑着捶了他一下,连开车的司机也忍不住笑了。

    冯一平也不还手,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外面那些穿短裙的姑娘,首都这会,在公司写字楼里,不少ol是穿裙子的,街上和学校里就很难碰到,而且裙子这玩意,冯一平觉得,还是春夏的时候穿起来最有味道。

    本来就刚落成不久的新厂区,今天看上去更是干净整洁,熊玉良带着外销的一干人在那边布置展位,老蔡在厂里看家,顺带组织着员工们加班搞了这些门面工程。

    离广交会这么近,总会有客户有来厂里参观的意愿,这也是历届的广交会。举办地的签约额一直名列前茅的原因之一,那些在展会上有兴趣的客户,拉来厂里参观一番。签约的可能性更大些。

    “一平,金总,你们帮着检查看看,还有哪些地方没做好?”老蔡带着他们在厂里转了一圈,末了还有些不自信的问。

    要知道,接下来的几天,厂里可能接待的就是外国人。对老蔡这样工人阶级出身的老辈人来讲,这事不仅是生意,他不想让老外看到一丁点不好的地方。

    “挺好的。”金翎看着修剪过的整整齐齐的草坪,还有厂门口那一块还没干透的新补的水泥路面,以及黑色铁艺栅栏上飘来的油漆味——工厂建好以后,这些栅栏风吹雨淋的。有些漆面斑驳脱落。看来是重新刷了一遍,笑着说道。

    “是,都不错,蔡叔你也不用想太多,到时来厂里的那些老外,也都是商人,会为了一美元和你争半天,从本质上说。跟国内的客户没什么区别。

    而且我们这工厂,在你的操持下。论规模,论硬件,论绿化,论环境……,绝对是国际一流水平,放心吧!”冯一平也宽解老蔡。

    刚才他特意去了卫生间检查,非常不错,完全是在向怡佳酒店看齐。

    “呵呵,你们也别笑话,这是我这个老头子可能第一次正式和老外打交道。”老蔡笑着说。

    “多接触几次,你就会发现,也没什么,我们这个工厂,既然主要是针对外贸,以后和外商打交道就是常事。”金翎也理解老蔡的心情。

    在厂里转了一圈,老蔡把主管们召集起来,和两位老总见了个面,午一起在外面吃了餐饭,下午,司机开着公司租来的考斯特,送他们两个来到了预定好的酒店,明天第8届广交会就开幕,等到明天早上再走,肯定来不及。

    本来就常堵车,这两天,那肯定更是堵的厉害。

    因为是通过金主任才拿到的展位,带队的省商务厅在下午有个动员会,金翎必须去参加,冯一平谢绝司机送他去展馆的请求,这个时候,开着那个大车过去,可不是个好选择。

    本来现在就比平常车多,更雪上加霜的是,火车站东广场那,正在进行地铁二号线的施工,又加剧了展馆附近的拥堵,自己一个人溜溜达达的腿着去,肯定更快。

    流花展馆本来就在繁华地带,后来作为冯一平的第二故乡,这一块,他还是熟的,穿街走巷,一路上,感觉碰到的老外多过本地人,他们操着各色语言,叽叽喳喳的也在朝那边走,在他们身后,是那些亢奋的酒店、餐厅的老板和工作人员。

    据后来的统计数据表明,每年两次的广交会,会为这个城市带来60个亿的收入,现在虽然肯定没有那么多,但是一半,0个亿的收入妥妥的跑不了。

    所以春秋两届广交会举办的时候,就是服务业喜笑颜开的时候,这个时候不但不愁客源,一般在开幕前二十天,就定就会被抢订一空。

    而且这些天的客人,不管是国内的还是海外的,都是商务旅行,花销也比那些旅游的大,是客源的黄金客源。

    流花展馆这会上面挂的名称还是“国出口商品交易会”,还没有改成“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虽然首都和上海也在举办类似的展会,但是,广交会作为成交额占我国年出口额近四分之一,以出口为主和现场下单闻名的展会,还是好多有志于为国家出口创汇的公司的首选。

    虽然美国那边互联网泡沫已经破裂,但是,这一届展会,还是有鲜明的互联网特色,会场外的几十块广告牌,都被一家贸易网站包了下来,口号是以冯一平来看,土得不能再土的“打造永不落幕的交易会”。

    而后来诞生了国内首富,并培养了不少剁手党的阿里,看样子买下了大会交通车身上的广告位。

    展馆附近,人非常多,好像老外更多,他们要办出入证,这届展会有些改革,会期由十五天缩短到十二天,好多外商都来的早,而且因为亚洲金融风暴已经结束,世界经济也整体向好,本届参展的外商比上期更多些。

    车很多,货车更多,应该是参展商都还在布展,而且本期的展位,比上一期增加了近一千个。

    展馆周围,警力也比平常的更多,这可是国家级的展会,排名世界第的展会,特别是春季展会,向来是我国外贸的晴雨表,可不能出什么事故。

    展馆周围的那些宾馆和大厦,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利用优越的地理条件,纷纷的把商铺改为临时展位高价出租,而且还供不应求,也不知道税务部门会不会去收一笔特别税。

    现在,虽然正式的展会还没开始,但是在会场外面,应该是公司拿不到展位,或者是公司因为其它原因没有参展的外贸人员,用比后来买保险的业务员还要执着的精神,已经在开始工作。

    这些帅气的小伙或者漂亮的妹妹,都一身职业打扮,每当有外商经过,都会跟过去说一句,“excusee,”然后从包里掏出订着名片的样本来,热情的介绍着自己公司产品,也不管对方是想来采购什么的,那家伙,真有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架势。

    展馆门前,还有一道独特的风景,一支由各高校学生组成“学生翻译一族”,手里举着自己学校和所读专业的红纸牌,等待客商雇请。

    冯一平找了一位眼镜兄聊了几句,发现他们干这个收入还真不错,一般每天可以拿到人民币两百到两百五十块,研究生更高,差不多可以拿四百,要是碰上些给美元的外商,那算起来更多些。

    好家伙,一年两次,加起来24天,要是每天都能接到活,一学期的生活费轻轻松松的挣出来了,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晚上,在下榻的酒店,结束省商务厅那边会议的金翎也主持召开了一个会,话不多,就是给大家鼓鼓劲。

    其实,不只是老蔡看重,家具厂第一次参加的广交会,大家都看重。

    各人回房休息前,大家还拿到了这次参展的福利——定做的灰色西装,参展的客商可以随便穿,为了显得职业,他们可不好随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