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号,星期六。

    早上八点钟的时候,冯一平站在酒店窗前,以他现在两眼睛都点零的水平,可以清楚的看到交易会来宾报到处前面排的长队,有些类似于后来黄金周时热门景区的售票处。

    不过,这里排队的,都是清一色的外商,不少还是风尘仆仆的样子,挂着一个包,还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从出租车上下来,要么是刚从机场赶来,要么是没在市心订到酒店,住到了郊区或者是附近的城市。

    人虽然多,但是秩序井然,队列旁边的还穿着橄榄绿警服,戴着白手套执勤的警察特别显眼,他们好像也差不多要换装了吧,换上国际通用的类似黑色的藏青色制服。

    “准备走了,”金翎推开门招呼了一声。

    “还早呢,我等会再说,让欧经理他们先去吧,”

    南门广场那边,工作人员正在布置会场,虽然昨天下午外经贸部已经举行过一次新闻发布会,等会肯定还要有个开幕仪式,估计到场的部级领导都不止一个,冯一平凑不了那个热闹,也不想凑那个热闹。

    “那行吧,我们先去,你想进来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金翎急匆匆的走了。

    作为公司总裁,她是受邀参与开幕式的千人之一,仪式举行前,还要带着参展的主力,去展位再检查一遍。

    负责外贸的欧伯阳,带着小余和小赵一男一女两个助手,跟在金翎后面经过严格的检查,进入展馆,一路穿过那些布置得奢华大气的家电展区,最后来到了自己家的展馆前。

    金主任打了几个电话才搞到的这个长米宽米。一共就九个平方的小小展位,位置还算不错,不是在一排央,刚好是个端头的好位置,挺显眼。

    金翎看了几眼,有些不满意。“把展会配的这张桌子撤了,把里面的那张桌子拿过来放在门口。”

    欧伯阳带着小余按金翎的意思调整的时候,隔壁展位的参展商也来了,一个个子不高,肚子却不小的年人背着手走在前面,后面的一男一女都提着包。

    年人看着两个手下撕下展位前贴着的几道胶带,朝这边瞄了几眼,眼睛在穿着灰色套裙的金翎身上上下打了个转,又不以为然的看了嘉盛展位的布置几眼。“呵呵,这个限额一取消,什么小厂都进来了。”

    很他妈的有居高临下,牛逼哄哄的风范,不知道人的听了他这话,还以为那是省五矿公司的展位呢。(国五矿,最老牌的国有进出口贸易公司,也是出口外贸人才的培训心。好多民企的主力外贸人才,都是挖自五矿。)

    他那个男手下肯定是捧哏捧惯了的。马上接着说,“是啊,都想来碰碰运气呗,说不定就大奖了呢?”

    在本届之前,对于嘉盛家具这样的非流通性企业,都有出口金额要求。就是说,像嘉盛这样,目前还没有做成一笔外贸业务的,去年是进不了广交会的。

    听了这话,欧伯阳和小余没反应。做过头发,还化了淡妆,和金翎一样穿着的小赵,难得有和总裁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看了那边一眼,小声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没招他没惹他,从布展的那天开始,他们那边就一直冷言冷语的。”

    金翎看都不看那边,抱着手看欧伯阳带着小余按她的意思在做调整,“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

    这边不接茬,那边也不好再进一步的挑衅,怎么说都是一个省的,又是这样国际性的展会,不好闹得太僵。

    这边又是美女,那个年大肚男刚才说那些话,未尝没有引起金翎注意的意思。

    冯一平悠闲的坐在窗前看着那边的开幕式,领导讲话的时候,他还有暇拿着遥控器换台玩,可惜的是,后来他学粤语的那部《外来媳妇本地郎》的电视剧,好像要到今年下半年才首播,现在还看不到。

    等到外经贸部的石部长,和大会主任卢省长鸣响了开幕的礼炮,大声宣布正式开幕,嘉宾们都入场之后,他才慢悠悠的朝会场走。

    会场附近的地方,这会有阿里的业务员,在拿着宣传袋发给老外们,里面有笔和其它东西,参展挺适用,但是,他们也只发给老外,让冯一平想占个便宜都占不到。

    现在的阿里,远没有后来那么大气,估计也有受互联网泡沫的影响,不好大把烧钱的缘故吧。

    后来广交会的时候,冯一平也没有过去凑热闹,估计那时的阿里,作为全球都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不会再这么低声下气的拉客户吧。

    在这外商扎堆的地方,除了这些勤劳的企业推广人员,还有不少发现了这一波难得行情,同样勤劳的乞丐,他们生存能力太顽强,连警察都杜绝不了,而且一个个还都会拽几句英语,“hello,pleaseoney,oney,”

    冯一平看了觉得有些好笑,看来现在的丐帮里,还没有混进来一些高学历的人才。

    所以他们错误乐观的估计了市场形势,以为这是一个大金矿呢,可,从结果看,他们果然都表错了情,他们找的这些,不是那些外国游客,而是正宗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家,心肠狠着呢,不抢他们乞讨的道具就算不错,谁还会施舍?

    外商一个二个的都把他们当空气,目不斜视的和同伴聊着走过去,剩下那些费力把自己打扮的惨兮兮的人悻悻的骂着。

    来的外宾确实不少,报到处那排队办证的外商,这会居然已经排到了2号馆门口,好啊,就是要来的人多才好!

    入口处,也排着长龙。

    广交会,可能是国内安保最严的一次展会,现在绝对超过同期国外机场安检的水平,就在冯一平排队的这会,前面有一位仁兄,应该是用了假的出入证,被四个武警哥哥,礼貌,但坚决的请了出来。

    要说广交会最坑爹的,也就是这一点,外商很容易就能办到出入证,但是,参展商呢,一个标准展位,只配给你个出入证,一般的企业都不够用,另外办,麻烦不说,还价值不菲,一个证,顶得上一张机票钱。

    空子其实也很好钻,冯一平第一次参加广交会的时候,公司的八个人全部都进去了,其实也很容易,进去以后,趁安保不留意,把出入证再丢出来给下一个就行。

    这一次不用那么麻烦,金翎给了他一张省商务厅的出入证。

    冯一平慢慢的朝前逛,按规律,展会的头天,采购商们都在观望比较,成交率不高,自家展位这会估计不用他帮忙。

    展馆里最出彩的,还数机电馆,里面又数家电企业最牛,国内知名的那几家,展位都在两百平以上,最豪的是海尔,要到了十多个展位,500多平方!

    想到自家可怜的9平米,冯一平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不过呢,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这其的好几家,后来在市场上都不见踪影。

    自家展馆里,人气不错,门口站了不少人在看着,金翎亲自下场,用流利的英语向客户介绍,欧伯阳和小余也在卖力的对着样本向客户介绍,另一个女孩子小赵,则笑盈盈的抱着一叠资料,站在过道旁边拉客。

    冯一平没有急着过去,在隔壁家看了一会,这里摆出来的是藤制家具,造型挺不错,不过,明显是东南亚的客户多一些,欧美的则不太感兴趣,不像自家那边,两处的都有。

    那个年大肚男看来是不会外语的,抱着手在外面转悠,看了一眼冯一平的出入证,有些自来熟的对他说,“那边有什么好看的?那些东西,看上去连加工都没有,直接是原材料拼在一起,就那水平,省里居然还安排他们来参展?也不知道他们是走了什么路子。

    我倒要看看,等闭展的那一天,他们一个单子都接不到,白花了这么大一笔费用,看他们还笑不笑得起来。”

    他乡遇老乡,本来冯一平还感觉蛮亲切,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这个矮胖子面目非常可憎,一点都不亲切。

    那边的展品,是我的主意好不好?

    不过,这也挺怪的,听这家伙的意思,好像是对自家挺有成见的,这是为什么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