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这样的国际性展会,它的盒饭,一样还是国内平均水平,确实不敢恭维,好在冯一平早有准备,家里食品厂生产的那些咸菜,他每样都带了不少,营养当然一般,但是下饭效果那是杠杠的。←,

    “知道为什么隔壁对我们有意见吗?”冯一平问大家。

    “不关心,不在乎,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就好。”在下属面前,金翎就是这么高冷。

    “因为我们抢了他们的展位,”冯一平指着这个端头的地方说。

    “难怪呢!”小赵说了一句。

    “他们还计划看我们的笑话,”冯一平接着说。

    “冯总放心,我们都已经联系了一些熟客,现在不说能有多少成交额,但是平均水平肯定没问题。”欧伯阳说。

    “就是不算那些熟客,从上午接待的这些客户来看,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的还是不少,等他们的一些再回来的时候,估计也就是下单的时候。”这样的盒饭,显然不合胃口,金翎这时已经盖上了盖子。

    “我想,要是我们比他们先签下单子来,隔壁的几个,脸色一定很精彩吧。”冯一平胃口很好,速度也很快,吃完了自己的这盒,指着金翎的那盒说,“给我吧,不要浪费,再说,我也不嫌弃。”

    “噗哧,”正喝水的小余笑出声来,欧伯阳看金翎脸色不虞,连忙转移话题,“我有个客户说是下午过来,我马上给他打电话确认一下。”

    冯一平盯着金翎要杀人的眼光接过那盒饭,“别,表现得这么急迫,到时我们就被动了。不好,随他吧,才开幕几小时,估计也没多少家成交。”

    然而,他一会就被打了脸,吃完饭不久。东南亚的一个客户,就向隔壁的那家下了一个十一万美元的单子。

    田乃贵高兴得红光满面的,吩咐手下带着客户去省商务厅辟出的签约处签约,“哈哈,小许,你带这几位贵客过去,先不要签约,我去找找看看有哪些领导在,”

    “好的田总。这个时候领导好找吗?”

    “当然好找,现在能有几家成交的?”

    他们俩的对话声音不小,在嘈杂的展馆里,至少冯一平他们这边正忙着接待客户的几个人,听得很清楚。

    从展位前走过的时候,田乃贵看着正在接待客户的冯一平,在向经过的外商发资料的小赵肩上拍了一下,“别灰心。才刚开始,啊。好好努力,有希望的。”

    小赵不说话,不动声色的朝旁边避了一下。

    冯一平抽空笑着朝他点点头,这个田乃贵,还真够得瑟的,他和他那个手下小许。这一套花样显摆做的真不错。

    看着他笑得跟狗不理包子似的,最不好受的是欧伯阳,他毕竟是外贸的直接负责人,刚送走一个客户的间隙,他看着田乃贵的背影。用肩膀碰了一下冯一平,“肯定是事先就谈定的单子,特意放到会上来签。”

    “对,不是也没事,别理他,让他得瑟吧!好好干,才刚开始,谁笑到最后,谁才笑的最好。”冯一平安慰他。

    “慢走,欢迎到我们生产基地参观,”金翎送走了一位包着白头巾,带着粗头箍,穿着白色长袍,还穿着披风的阿拉伯人,拿起桌上的塑料袋里的矿泉水,小声抿了几口,“还不错,也挺感兴趣的,估计还会再来。”

    这张桌子,和展示的所有家具,都是同一种风格,金翎调整得不错,展会提供的那张桌子,放在这,跟周围的家具格格不入,很不协调。

    “虽然从有兴趣到下单之间,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今天是我们公司第一次参展的第一天,能让来展位的客商看了都很感兴趣,这就是非常良好的一个开局,我认为,未来的几天,大有可期,好啦,大家抓紧休息一下,准备接客。”

    “接客?怎么有点别扭呢?”欧伯阳小声嘀咕了一句。

    金翎坐在床上放松一下穿着高跟鞋的脚,听了这话,朝冯一平指了几下,也懒得说他。

    冯一平嘿嘿笑了一下,拿过一本样本,把在门前观望的个皮肤黝黑,还带着点咖喱味的印度人请进来,继续口灿莲花的介绍起来。

    他就没想着要当一个严肃的政委,在他嘴里,再严肃认真的话,末尾的时候,总能让大家笑一下。

    一百个人心,就会有一百个广交会,但对冯一平来说,这个说起来很高大上,现在好多公司想进来都没资格的展会,其实和他后来参加的那些国家或者地区性的展会没什么两样,都是向一拨又一拨的客户介绍自己的公司,介绍自己公司的产品的同时,也想着法的了解对方公司的状况,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只不过,这里的客户,都是外国人,而且当场下单的几率高。

    今天周六,又是头一天,所以涌进来的外商特别多,而嘉盛的展示又很出彩,所以来的人真不少,到点多的时候,连平常不太喝水的冯一平,都已经喝了一瓶多矿泉水,不过效果也不错,他成功的邀请到了一位东南亚客户和一位法国客户下周下午去厂里参观。

    隔壁的田乃贵,签了那笔十一万的单子之后,后来再也没有其它斩获,现在,签约的机会终于轮到了嘉盛。

    点多的时候,欧伯阳约好的那位美国客户,带着一个化了妆后依然能在脸上看到小雀斑的棕发女助理,每人提着两大袋资料,来到了嘉盛的展位。

    包括金翎在内,这时都在一边向接待的客户介绍,一边留意着欧伯阳那边的状况。

    状况不错,简短的寒暄过后,欧伯阳向这位雷蒙先生和黛博拉女士介绍了陈列的这些样品,那个肩膀足有一个半冯一平那么宽的雷蒙,边看展品边笑着点头,翻样本的时候,也不时蹦出来“good”这样的词。

    冯一平看了金翎一眼,她脸上也带着笑。

    这个壮老美挺爽快,效率也高,半个小时后,就在和欧伯阳商量订单,在详细的问过诸如床和柜子这一类的大家具的包装方式之后,对着样本上的那些图片圈圈点点,就下了总额十万美元左右的单子,接下来,就是具体细节的商讨。

    欧伯阳颠颠的给冯一平和金翎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带着这个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在本州和旁边的个州及华盛顿特区,一共开了十五家家具卖场的家具零售公司,负责全球采购的雷先生去洽谈区。

    按这个趋势,在第一天闭展前,这个单子肯定能签下来,而且还是刚才张扬得不得了的田乃贵那笔单子的倍左右,很完美。

    从布展到现在,听了那边不少冷言冷语的小余和小赵两个,这会已经在想着,等会那边个人脸上的神采。

    就在这时,主动帮黛博拉小姐提着那两袋资料的欧伯阳,应该是客气了一句吧,“雷蒙先生,这两天有时间一定要去我们工厂看看。”

    谁知道雷蒙先生看了女助理一眼,然后爽快的说,“好啊,你不是说到你们工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吗,那正好现在吧。”

    得,看来今天签约的愿望,毁在了欧伯阳的嘴欠里。

    欧伯阳怔怔的看了雷蒙一眼,然后他看到了自己两个手下眼里愤怒的小火苗,以及同样有些惊讶的金翎,还有本来脸上带着笑,这会哭笑不得的冯一平,最后,求助似的看了金翎一眼,“好的,我这就联系公司的车。”

    金翎向站在门口的小赵招手,让她去接手自己正在接待的客户,自己走向雷蒙,“雷蒙先生您好,请您在这稍等一会,车马上就到。”

    欧伯阳背对着那两个人,脸上带着笑,拱着手给小余小赵以及冯一平道歉,换来的是小余和小赵恨恨不平的指点。(。。)

    ps:  ps:今天去接儿子,等幼儿园开门的时候,旁边的小学,一个听起来是一年级22班班长的小姑娘,站在国旗下,对着话筒,一遍一遍的练她代表新少先队员的讲话,我听着看着,颇有恍如隔世之感。话说,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入队戴红领巾时的情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