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从结果来看,这场因为欧伯阳一时嘴欠导致的客户先去工厂参观而延迟的签约,结局挺好。※%,

    在工厂结实的转了一个半小时——如冯一平所料,期间雷蒙先生果然借故用了厂区的卫生间。

    他对生产线上的设备关注的不多,对生产流程却很在意,对品控方面,特别是原材料入库的检验和成品出厂的检验,也问了很多问题,结束的时候,他还和不同工位的工人有简单的交流。

    之后,欧伯阳的熟客雷蒙先生,这个外表虎背雄腰,但实则谨慎心细的老美表示很满意。

    在得知那位漂亮的女士是集团总裁,而且有着哈佛的背景之后,他更是来劲,因为他们两个是校友。

    当欧伯阳向他介绍,一直跟在旁边,话不多,更像是个实习生的冯一平是集团董事长和创始人的时候,雷蒙先生连问了句,“真的吗?”

    “如假包换,雷蒙先生,希望这件事不会改变你对我们公司的看法。”冯一平笑着伸出手,和他重新认识了一下。

    “怎么会?”雷猛说,“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家,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在我国,大学生创业的不是没有,但是,像冯你这样办工厂,从事制造业的真不多。”

    “可以理解,贵国的那些我的同龄人,创办的公司都是高科技或者贸易领域的吧,这和国际大势有关,目前全球制造业正在大转移。贵国商界,早就看不上投入大回报低的制造业,除了大汽车厂家以及军工等一些关键领域。可能以后其它的制造业会纷纷向我国这样生产成本低的国家转移。

    所以雷蒙先生,我们公司赚的可都是辛苦钱,目前的报价,都是最低价,你要是再砍下去,我可凑不够到你们母校进修的学费。”冯一平顺着他的话头说了下去,末了还是转到生意上。

    “怎么会?相信以冯你的成绩。拿我们学校的奖学金很容易。”鬼佬果然很鬼,他不接冯一平的茬。

    “雷蒙先生,黛博拉小姐。我们先去吃饭吧,饭后再送二位回酒店。”金翎说。

    面对相持不下的问题,我们老祖宗就早有行之有效的一套,把问题放放。去吃饭先。

    饭后回羊城的车上。灯火通明,欧伯阳和雷蒙还在抓紧时间谈,看来那些说老外八小时之外不谈工作的章,也是骗冯一平这样的乡巴佬的,欧美企业的那些普通员工可能做得到,像雷蒙这样的高管,把休息和工作彻底分开,不太容易。

    最后。雷蒙同意了欧伯阳的报价,同时还有一个排他性的附加条件。嘉盛不得在雷蒙公司有大卖场的那几个州找第二家代理商,在此基础上,他决定,平均每季度从嘉盛采购价值十万美元以上的商品。

    因为头批要给各卖场铺货,所以这一次他要的货比较多,差不多比下午决定的十万美元要翻一倍,有五十多万美元。

    至于这个排它性条款,冯一平无所谓,除了第一份协议的期限是两年,之后的协议是一年一签,不合适到时可以再调整。

    短期内,嘉盛也不会寻求在美国本土建设自己的销售渠道,由雷蒙这样的地头蛇帮他们打响品牌的知名度更好。

    而且他对自己公司的产品也有信心,设计方面,十多年后宜家经典的款式,就是和现在的宜家竞争也有优势。

    另一个优势,当然是价格优势。

    当然,这个价格优势,是和宜家比有价格优势,和国内的其它家具厂相比,单价略高,这也是雷蒙一直砍价的原因。

    但是,对冯一平这个立志赚老外钱的人来说,这点他也不妥协,你不能又要家具比宜家的同类产品设计的还要好,价格还和国内那些千篇一律的家具价格一样。

    作为受够了价格战的冯一平,这一次不想再跟着那些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同行们,自己和自己杀价,最后同年同月同日死,结果全便宜了消费者,而且还是外国的消费者。

    不过,总体来说,这两样优势综合起来,还是很有优势,这也是精明的雷蒙抢在第一天和嘉盛签下协议的原因。

    东西好,价格好,而且可以预见的是,销售价格会更好,只要销售得力,不可能收益不好。

    雷蒙的公司只要是尝到了甜头,就会小心维护和嘉盛的合作,这样下来,其实就是双赢的局面。

    把两位上帝送回酒店,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欧伯阳马上打电话给厂里报喜,他很肯定老蔡和熊玉良一定还在等着。

    果然,那两位都没睡,听到这个消息,都喜不自胜,“我们明天就安排加大马力生产。”

    欧伯阳自己也很兴奋,这也算是初战告捷,第一站就签了一个长期合作的客户,“冯总,金总,我们去吃宵夜吧,我请客。”

    呵呵,按嘉盛家具的提成制度,欧伯阳这一笔能拿不少提成。

    冯一平看了眼金翎,“那行,”

    老实话,他也挺怀念羊城的宵夜,而且吃宵夜这事,也要人多才有味道。

    冯一平坐在副驾,指挥着司机开着考斯特从越秀开到天河石牌东。

    食在羊城这话果然不是盖的,这会的石牌东,几百米的马路上,热闹的很,其也有不少老外的身影。

    金翎很诧异的问冯一平,“你怎么对这这么熟?”

    “我是吃货你不知道吗?来之前早就查过攻略。”冯一平现在说话不太利索,闻着这熟悉的味道,他口水泛滥的厉害。

    金翎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跟着他走进一家馆子。

    看来他们都不熟,冯一平熟门熟路的点了炒螺、烤生蚝、虾粥、濑尿虾、烤鱼……,直到大家都喊停。

    宵夜这玩意,当然是和啤酒更配,冯一平倒啤酒的技术不错,给那位都倒了满满一杯后,也用一次性杯子给金翎倒了一杯,“不要在意这的环境,放心吧,味道真的不错。”

    在外面大排档吃宵夜,和自己在家里泡泡面再加上一根火腿肠,真的有很大的不同。

    在这,一边吃,一边能闻到厨房阵阵的锅气,很勾你的馋虫,再看着周围的那些人,此时完成了一天繁重的工作之后,很放松蛮享受的吃着自己钟情的美食,那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

    和自己人在一起吃宵夜,冯一平喝酒很爽快,他给外贸部的个人一人敬了一杯,“欧总,小赵,小余,公司将来的外贸,可就指着你们,你们的任务很重,我们的要求是,外销和内销,最好要是:,将来成的销售任务就靠你们位,所以我在这里先敬你们一杯。”

    “一开始怕是难度有些大,”虽然开局不错,欧伯阳还没有被冲昏头脑。

    “这我知道,那是最终的目标,”冯一平熟练的剥着濑尿虾,“而且,从下一届广交会开始,我和金总,可能不会再来现场,就是来,也不会呆多长时间,你们要有个心里准备。”

    “我会尽量抽时间,”金翎补充了一句。

    对面的个互相看了一眼,今天这一天,冯一平和金翎帮忙不少,特别是有他俩在,他们个好像有了主心骨,听说他们以后都不来,顿时都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

    “两位老总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欧伯阳相信,经过了这一届的熏陶,下一届,他能挑起这副担子来。

    “那就好,今天的成绩就先放在一边,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大家一起,一定要再接再励,争取多签几个单子下来。”

    …………

    这天晚上,省里带队参展的商务厅领导,接到省办公厅和自家厅里的电话,明天下午,分管经济和外经贸的副省长将带队来交易会参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