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很配合,第二天开馆后不久,就到签约区和欧伯阳签了协议。

    之所以要到展会上来做这个工作,因为地方组团需要统计签约成绩,交易会主办方也要统计签约金额,主办的外经贸部也需要这个数据。

    他们这样的单子,比田乃贵的那笔当然好看得多,但是放在广交会上,真不算什么,冯一平和金翎也不想像田乃贵昨天那样,搞得那么张扬,一个领导没叫。

    以至于负责登记的外经贸厅的工作人员看大数据的时候,还把合同要过去看了一眼,没办法,对他们这个出口一般的内陆省份来说,2000年时的一笔五十多万美元的单子不算小。

    “雷蒙先生,合作愉快!”冯一平和金翎依次跟雷蒙握手。

    “呵呵,我争取多销点,这样冯你也能来我们的母校留学啊!”雷蒙还记得冯一平昨天的说辞。

    “好的,我们一起努力。”至于去哈佛进修神马的,冯一平兴趣不大,但是,将来如果能整一个哈佛的名誉学位,或者更进一步,整个名誉教授啥的,他倒不反对。

    守摊的小赵和小余看到他们回来,终于放下了心,有昨天的前车之鉴在,他们对自家那个嘴欠的主管,还真有点担心。

    欧伯阳虽然有些跃跃欲试,但是他毕竟是个男的,不好说什么,小赵不在乎,她非常希望把这一个快乐说出来,然后再变出一个快乐来。

    她抱着资料,站在自家和田乃贵他们展位间,“哇,田总,你们精神好好啊。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昨天晚上一定休息得很好,今天怎么样?有收获吗?”

    田乃贵看了手下一眼,“是,第一天就有了成绩,当然能休息好。今天再拿一个单子下来没问题,唉,我们也就这样吧,期望不高,也就争取一天签一单吧,小姑娘你也不要担心,还有好些天呢,再说,着急也没用。放宽心,万事开头难嘛,兴许到今年的秋交会的时候,你们也能签些单子下来。”

    “我们命苦,没有田总你这么轻松,昨天晚上加班到十点多,总算签下来一笔,欧经理。昨天的那笔是五十六万,你说今天我们能签一单六十五的吗?”显摆完了。很满意对方个人面上的神情,小赵开心的回到自己的岗位——端头的过道边上。

    田乃贵接下来的话,全哽在喉咙里,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惊愕的看向两个同样张大了嘴巴的手下,“她刚说多少?”

    “好像是……五十六?”那个姑娘说。

    虽然没看。但大家听隔壁一片寂静,想得出此时他们的脸色。

    金翎无声的笑了,小余在拍桌子,冯一平朝她伸出大拇指,果然是天生的演员。

    欧伯阳笑着说。“除了这些上门的,今天我和小余都约了一个客户,你不是也约了吗?要是都顺利,六十五万说不定也能做到,我对你们要求也不高,也就签约的金额,一天比一天增加一点吧!”

    这却是模仿了田乃贵刚才的说法。

    欧伯阳不愧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说起恭维话的时候,嘴里就像抹了蜜一样,毒舌起来,同样毫不逊色,在子的矛上涂点毒,然后再攻子之盾,好气人的说。

    不过,冯一平喜欢!

    “好了,进馆的人多了,都打起精神来。五十六万算什么?有什么好显摆的。你们没听说吗,昨天最大的单子都上千万,要好好跟别人学学,拿他们当榜样,必要总是跟比自己差的比。”

    金翎这话,虽然是鼓劲的,其实也是补刀的吧。

    冯一平又一次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因为她们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小气!

    所以,相逢一笑泯恩仇神马的,你千万不要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女孩子身上。

    …………

    广交会之所以牛叉,是因为作为外经贸部举办的国家级展会,在每次展会前,外经贸部都会派员到世界各地宣传,五大洋四大洲,满世界的推介,其性质,就和现在站在嘉盛门口的小赵没什么区别,都是拉客的。

    但是,有了他们的努力,各地的外商都会来,所以,要了解一年的外贸形势,不用去其它地方,来春交会就好。

    因此,展馆到处奔走的,不只是采购商和参展企业,还有各省份带队参展的领导,以及严密关注订单状况的各类协会和政府调研机构,当然,也少不了各地的高层官员。

    春交会的时候,他们要来了解今年的外贸形势,秋交会的时候,又要来督促各企业权利冲刺,完成全年的出口目标。

    下午两点半,郭副省长抵达机场,与其随行的,包括外经贸厅、经贸委、国税局、建设厅等几乎涉及所有外贸领域的行局一把手。

    “郭省长,很抱歉,这几天兄弟省份来的人太多,现在省招待所已经没有房间,所以把您的下榻地定在白云宾馆,我们现在就去酒店吗?”接待的省政府副秘书长说。

    “谢谢,这时候能在市里找到住的地方,真是让你们费心了,不过,还是直接去交易会吧,我有些放心不下。”郭省长握着他的手笑着说。

    对于在展馆门口,又停下两辆考斯特,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两天,这样的情况太多。

    带队的省外经贸厅的领导在大门口引接,郭省长也不客套,见面就问他,“情况怎么样?”

    “从第一天的数据看,东南亚今年复苏很快,北美有所减少,南美也不错,欧洲,俄罗斯和东地区情况较好,拉美地区增长迅速,出口的主力还是机电产品。”他递给各位领导一人一张最新统计的数据表,刚打出来的。还带着油墨的香味。

    郭省长看了底下的数据,心情挺好,“开局不错!”

    省领导一行,第一个来到的是省船舶总公司,这是省里的“老外贸”,也是省里出口的主力。之后是纺织、轻工、医药等行业的领头羊,调研了参展情况,详细询问了订单变动情况。

    参展企业和带队的领导反应的情况一致,对今年的外贸形势,大家比较乐观,认为实现10%的增幅没问题,肯定能跑赢gdp的增速。

    这些事冯一平不操心,今天的情况出乎意料的好,除了欧伯阳他们约好的客户。昨天来过的过户,回头客不少,从早上到现在,他们五个人一直忙的不可开交。

    不过成绩也相当好,在隔壁田乃贵恨恨又无可奈何的目光,他们已经签了五单,现在连田乃贵都拿着自己厂里的样本,操着仅会的几个单词。厚着脸皮朝嘉盛展位面前的外商手里塞,也没人拦着他。连原本负责发资料的小赵,这会也在接待客户。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好多人看也不看就用手挡开了,有些倒是收下了,不过直接塞到提着的袋子里。

    签第一个单子的时候。冯一平和金翎还去围观,现在,他们是没有那个劲头,也没有那个时间。

    郭省长他们一行人来到附近时,看到嘉盛门口那火热的场面。来了兴趣,停了下来,他看了看门头上的标示,“嘉盛家具?”嘉盛,好像有点熟。

    作为一个国企的总经理,田乃贵是认识郭省长的,他很想在省长面前露一面,可是,他挤不过去,因为郭省长不认识他,在外围就被拦了下来。

    郭省长透过人群,看到里面那个长发的身影,笑着说了一句,“我说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呢,原来是老金家的那个姑娘。”

    他对里面招了招手,“小翎,”

    尴尬的是,金翎没反应,她现在正和一个客户约着去厂里参观的事,没听到。

    郭省长自嘲的笑了笑,“没办法,我们比不过外商,我们来,可没有给她带来生意,”大家听了会意的笑,省长秘书连忙朝里面挤。

    冯一平刚接待完一个客户,一抬头,看到外面乌泱泱的停了一群领导模样的人,自己省里带队的领导陪在一边,知道这是父母官来了,又见领头的那个看着金翎,就招呼了一声,“金总,”示意她看外面。

    金翎一看,“郭伯……,郭省长,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我就说怎么这么耳熟呢,原来是听你爸说起过,看样子,情况不错?”他指着展位前的那么多人说。

    “还可以,到现在为止,已经签了一百五十万的单子。”

    “哦,还真不错,比平均水平高多了!看刚才的数据,现在的成交额,是我们省参展企业成交额的前十名吧,”郭省长记性不错,比较了一下,就下了结论。

    “第六名,”秘书补充了一下。

    “好!”郭省长夸了一句,“听你爸说,你们这是第一次来参展吧,而且看这样子,接下来成交的机会也不少。”

    “是,好多客户都挺感兴趣,不少都要求去厂里参观,现在合作的协议也签了份,接下来每月都会都会有固定的订单。”

    “那就好,好好努力,要是我们省第一次来参展的企业都能有这么好的成绩,那今年省里的出口超额一两成都没问题,章秘书,下午的外贸形势座谈会,记得让小金来参加。”

    “好的,”

    旁边的田乃贵见了这一幕,想着之前对金翎也说过风凉话,冷汗都下来了,这个姑娘,是哪家的?他着急的在脑海里翻着省里领导的名字,找里面哪个是姓金的。

    “听说你们集团在这里投资了一家工厂,方便请叔叔过去看看吗?”郭省长还没完,他这次来,本来就有考察的日程。

    “欢迎之至,非常荣幸!”金翎笑着说。

    “那行,你忙,开会的时候见。”郭省长亲切的和她握手,同行的记者马上拍下了这一幕。

    同行的领导们比较了一下,郭省长在嘉盛展位前停留的时间,比在省船舶总公司的展位前还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