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冯一平有些腼腆的拿着个本子跟在金翎后面走进会议室,会议桌旁的不少人都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估计有些家伙已经在想,对这些私企来说,现在真是个美好的时代,男老总就要用女秘书,而女老总,也光明正大的用男秘书。

    郭副省长当然是最后一个到场的,听秘书说嘉盛的老总也在现在,他还特别留意了金玲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只看了一眼他就收回目光,看向旁边的秘书,秘书明白他的意思,肯定的点了点头,他忍不住又看了第二眼,还真是个年轻得叫人羡慕的小伙子。

    “大家的时间都很紧,特别是在坐的老总们,都是从会场直接赶过来的,估计晚上还有不少商务上的应酬,我们就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大家都知道,去年,受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我们省的出口有些不振,所以,省委省政府委托我这次带队过来,就是想让我实地了解今年的外贸形势,也听听各位老外贸的看法,让省委和省政府对今年的经济形势,特别是外贸形势做到心有数,那接下来,各位老总就都说说?”

    只要是有官员参加的会议,就免不了论资排辈,企业这边,坐在最前面的,当然是体量很大,级别也很高的船舶公司,他的老总刚好在,做了一篇类似新闻联播似的发言,总之,就是从世界大势到企业态势,都挺好,完成既定的外销任务没问题。

    排名之后的,是服装等轻工企业,以及金属及制品等重工业,还有省里的出口大户。农副产品企业,也都表示,从这两天和各国客商交流以及接单的情况来看,外贸形势向好。

    有些老总也提到了一个隐忧,随着原油价格不断上涨,会提高欧美一些国家的通胀水平。所以后几个季度,欧美的经济增速可能会减缓,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外贸出口。

    郭副省长带着花镜,一一记录了大家的意见,“还有什么补充的吗?”他环视了一周,“大家既然没意见,我就问个问题,相信大家都知道,本月初。日本前首相因风入院,新首相上台,这对我们省的出口会不会有影响?

    日本连续几年是我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我们省的服装、农副产品以及金属制品的主要出口国,所以,他们政治上的变动,由不得我们不重视,大家对这方面怎么看?”

    “从这几天的接单情况看。形式不错,”相关的几个企业领导人都说。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和日本在经贸合作上继续深化,经济上的互补关系更强,表现在商品贸易上,就是我们的依存关系更加密切,所以我们外经贸局的看法是,短期内。日本政坛的变化,不会影响我们的出口。”外经贸厅的厅长说了一席话。

    不愧是专业人士,他这个看法很对,就是后来那个在任期内年年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上台后,虽然和我国政治关系长期遇冷。但经贸依旧很热。

    冯一平看到金翎悄悄的把手机拿到桌底下,问她,“怎么了?”

    “伯阳说接到客户电话,要现在去厂里参观,问要不要等我们,”

    “让他们先走吧,不好让客户等,以后这样的事也是他做,现在刚好练练手。”冯一平说。

    主位上的郭副省长看他们俩在窃窃私语,笑着说,“小金,还有小冯,有什么看法也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各位领导和老总说的都对,我们公司虽然是第一次参展,但也接待了不少日本客户,政治的影响好像不大,形势不错。”金翎说。

    “那小冯呢,你有什么看法?”郭副省长用拿着钢笔的右手把老花镜推到鼻尖上,眼睛从镜框上越过来,看着冯一平。

    一省之副省长问的这么认真,冯一平也不好把金翎的那套说法再捡起来重复一遍,好在对办了杂志社的他来说,这个还真不是问题,五月刊上,就会有关于日本这次首相更迭的章。

    “我赞同各位领导和老总的说法,我认为,不管日本是谁当政,长期内,两国的经济形势都比较乐观,今年更是没问题。”

    冯一平的这番话,说的很肯定,但听到这番话的人,除了金翎,一个个都不以为然的很,不少熟人都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光,年轻人,就是毛躁,可是,现在这个社会,语不惊人死不休,往往会起反作用。

    还长期内,不管日本谁当政,两国经济形势都比较乐观?你以为你是谁?社科院的专家还是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研究员?

    冯一平不管他们的反应,他主要是面对郭副省长,而他现在听的很认真。

    “首先,今年两国经济形势都趋好,我国今年计划的是增长8%,日本经济也有起色,计划增长2%,良好的经济形势,不但为出口提供了丰富的货源,也为进口创造了广阔的市场。

    其次,国家今年提高了出口退税率,放宽了加工贸易保证金制度,企业出口的意愿大过内销。

    第,从年初开始,日元兑美元平均汇价在升值,日元购买力增强,而人民币出口优势增加,特别是对我们对日出口,是利好因素。

    第四,我们了解到,日本新近出现了一种从服装设计、生产到销售一条龙企业经营方式,而且发展迅速,特别是儿童服装,为了拓展它国内新的需求,会委托我国企业加工生产,再进口到日本市场销售,这给省内的服装企业,提供了很多机会。

    第五,正如外经贸厅的领导所说,我们和日本经济上互补关系在增强,随着日本经济形势的好转,我省物美价廉的农副产品的出口份额,肯定会随之增加。”

    在冯一平刚开始发言的时候,不少领导和老总们,都不以为然的看着资料,想他可能也就是人云亦云的说两句,一个嘴上毛都没长全的小伙子,怕是平时都没想过这些问题,还能有什么看法?

    特别是冯一平发言的开头的论断,让不少人暗地里摇头,但是,随着冯一平一二四五一条条的信手拈来,侃侃而谈,有数据有情报,那些漫不经心的人都坐直了身子,冯一平的这番讲话,要比之前发言的大多数老总们都深刻。

    一把年纪的老总们顶多只说了表象,年纪轻轻的冯一平却分析了内在的原因,整个情形,好像是颠倒了。

    而且,和参会的各位老总一样,冯一平也不知道郭副省长的问题,也就是不能提前准备,这个年轻人,肚子里真的藏了这么多东西?

    所以,等他说完自己的看法,不管是那些领导还是老总,一个二个的,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就冲刚才的这一席话,这个小年轻,就已经有和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

    而郭副省长听冯一平的这番话,也很惊讶。

    首先冯一平表现的很沉稳,虽然谦逊,但是并不紧张。

    其次,他的发言,有点像那些邀请到政府内问政的专家们的讲话一样有说服力,委实不像冯一平现在这个年龄该有的格局和眼光。

    窥一斑可知全貌,难怪老金家那个心高气傲的女儿会加盟这个企业。

    当然,冯一平这也算是顺手为之的吧,毕竟在坐的这些领导,郭省长以下,都是省里和经济方面息息相关的行局负责人,在他们面前留个好印象,对今后而言,也是不无裨益。

    “好,有见地,既然大家都对今年的外贸形势看好,那我心里也有底,不过,大家还是要努力,把这个好形式,转化成具体的订单,没问题吧!等交易会闭幕之后,我在省里给大家庆功。”

    散会以后,郭副省长还特意走过来跟冯一平握了手,“小伙子不错,好好干!”

    领导们退场之后,老蔡派来的人也进到会议室里,拿进来一大堆资料袋,冯一平笑眯眯的给每个和他交换名片的老总一个袋子,“里面是小弟出版社的几期杂志,也是政经方面的,请各位前辈斧正。”

    这么好的推广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些杂志,还是特意叫香港那边派专人送过来的,至于郭省长他们那一行的官员,后天去厂里的时候,也跑不了,肯定要一人送一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