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副省长在家具厂的调研,没有外商那么细致,也就是厂区大略看了看,去一个车间转了转,可以理解,毕竟家具厂也不是什么高新技术企业。√∟,

    在特意布置过的会议室里,郭副省长左手撑在座椅扶手上,右手在空指指点点,很有派,“不错!厂区建设得不错,工厂管理得不错,工人面貌不错,企业效益也不错,”

    “省长您过奖,”冯一平欠了欠身说。

    “我这也是实话实说,我和在座的,也不止一次来过特区,有些问题,我们没有切身体会,只能看到表面,那我就问一问,在特区办厂,和在老家办厂,有什么区别?大家都谈谈。”

    郭副省长行程很紧,没有客套几句,就直接问道了正题上,提完了问题,又摊开了笔记本,对面的那些领导们见状,也一个个的打开自己的本子。

    主要的就是类似对面的这些老爷们观念不同啊!冯一平腹诽着。

    不过,这样的场合,如果敢说这样的话,那他真是花样作死。

    “其实省内的好多地方,招商引资的力度很大,各方面的优惠条件也都不错,不比特区差,当初选择在特区办厂,主要是因为特区汇聚了全国的方方面面的人才,特别是对我们这些私企而言,人才,任何时候都是稀缺资源。”冯一平挑了一条不痛不痒的说。

    郭副省长点点头,“人才。是啊,我们省虽然是教育大省,但是根据这些年的统计数据表明。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省内的,不到四分之一,这是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对面的那些头头脑脑们也都点头做深思状,那留下来的四分之一的应届毕业生里,又有不少想方设法的进入了他们下面的各个部门,这样一来,投身市场的更少。

    “小金呢?你在国外打过。在国企呆过,现在感觉特区和我们内地,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主要的不同就在‘特’上。因为市场经济发达,所以特区和国际市场体系的兼容性更强,我感觉,在特区办企业。和在国外差不多。”

    金翎的这番话很高明。既说了区别,又不会牵涉到公务员体系上,所以不会让对面的领导们有意见,因为他们再努力,特区的这个“特”,非特区还是享受不到。

    “对,我们来,也就是是考察和学习这个‘特’。”

    “特区主要是以外销为主,我们办这个分厂也是以外销为主。在一些流程上,要简便一些,而且特区靠近港口,物流方便,费用低,”老蔡这是从实际运营的角度出发。

    “特区这里,相关的配套体系更完善,”熊玉良这是从生产的角度说。

    总之,大家都说的都是实话,嗯,也就是实话而已,用处不大。

    比如人才外流,这个谁都知道,省里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把应届的那些毕业生全留在省内,那省里经济的腾飞,也就指日可待。

    但是,这个问题谁能解决得了?全国的人才都朝南方几个大城市跑,都朝上海首都跑,但是这些地方的人才,又都朝国外跑,总是在外流。

    比如冯一平的好多同学,现在都在准备考雅思或托福。

    郭副省长来厂里,除了考察,更多的是表示对金翎的支持和关照,所以连金翎都知道,这样的座谈会,说说这些隔靴搔痒的话就好。

    “我最后就一句,我们当然鼓励省内的企业眼光要长远,我们也希望省内的企业都能把事业和公司拓展到国外去,但是,也不要忘了在省内投资,你们说是不是?”

    “郭叔叔放心,我们集团的立足点始终是在省内,重点投资也是在省内,现在还有几个项目,正在和省内的一些地市洽谈。”座谈进入尾声,金翎也换了称呼。

    “滨江区的那座酒店,也是你们的吧,只要是从沿江大道经过的人,都会谈那家度假酒店,看规模,那家酒店应该投资不少?”建设厅的厅长插了一句。

    这人估计和老金关系不错,他这时提这个,是在帮金翎。

    秘书在郭副省长耳边耳语了几句,他马上问,“哦?那家酒店也是嘉盛名下的?”

    “是,那也是我们最大的一笔投资,计划在国庆前正式营业,郭叔叔,还有在坐的各位叔叔,我今天先口头邀请一下,到时大家一定要莅临指导。”

    “呵呵,没问题,你这是第一次跟我提要求,叔叔一定去。”

    其它的领导也都跟着说,“一定一定。”

    金翎想破费一下,奈何嘉盛现在还没有这个荣幸,郭副省长一行,晚上要接受当地政府的宴请。

    不过,临走之前,冯一平依然还是厚着脸皮,给各位领导和随从们送上了自家已经出版了四期的杂志。

    一行人在厂门口送走了视察的领导一行,就看到欧伯阳他们个,神采奕奕的带着好几个外商从车间里出来,这几天的工厂,还真热闹。

    方市长家里也挺热闹。

    这个热闹不是指上门请示工作的人多,而是因为大小姐难得的回家了,而且态度特别好,前所未有的乖巧,楼上楼下,都是她的欢声笑语。

    “哼,你们两个,”方市长享受着女儿久违按摩,“要不是要办护照和港澳通行证,怕是会一直瞒着我吧!”

    “妈,这样的小事,不是不好让你分心吗,有我和爸就可以。”

    “还小事?你们两个,还真是胆大,要知道那笔钱是我们攒起来准备给你出国留学用的,你们就没想想,要是赔了呢?”

    “妈,这不是没赔吗?冯一平现在因为广交会,还要在特区呆几天,我刚好过去,让他把钱转过来,顺道也在那边开个户,好不好嘛!”郑佳怡搂着方市长的脖子撒娇。

    “你一个女孩子,我怎么放心,老郑,你请两天假吧,”

    “这样的事,佳怡一个人去就好,”郑博赡说。

    方市长想了一下,也是,这样的事,老公和女儿一起去香港,确实也不好。

    “你就这么放心?”方市长揉了揉女儿的头。

    “有什么不放心的,冯一平在特区有公司,在香港有杂志社,佳怡跟他一起去,两边接待肯定都周到的很。”

    “那就说好,来回两天,行不行?”方市长问女儿。

    “妈,两天太短了吧,我第一次赚了钱,总要在那边买点东西孝敬你和爸爸,还有,我也想去广交会见识一下,这样,四天好不好?”郑佳怡伸出四个手指,和老妈讨价还价。

    “那就天,”方市长折衷了一下。

    “好,妈你真好,”郑佳怡在方市长脸上亲了一口,“我去给冯一平打电话。”

    “老郑,你说,就那几天,还真能赚那么多?”方市长看着在后院打电话的女儿,轻声问自己老公。

    “看准了,把握住时机出手,还真能赚不少,”

    “早知道这样,你当时就该跟我说,”方市长叹了一口气。

    “那个冯一平,行事谨慎的很,他再跟女儿强调过,女儿又坚持,再说,当时我们能无条件的相信他吗?我拿那二十万,也是踌躇再,”

    方市长一想也是,虽然冯一平在杂志上非常肯定的给出了时间,但是当时谁会相信呢?而且他们美元也不多,而人民币出境,太不容易。

    “而且,我考虑过,二十万这样的数目,就是全赔了,他肯定也不会让我们有损失。”

    其实,如果他们当时拿出更多,冯一平也不会接受,他心里有个上限,他是想带着郑佳怡赚一笔快钱,同时向方市长表示善意,但他不想被人当成赚钱工具。

    “是,现在这样也不错。”方市长想想也就释然了,“我们就不管了,这笔钱就给佳怡,以后有机会,估计他还会带着点。”

    “那他们家在市里的这些公司,你也抽空关心一下,”

    “恩,我明白,佳怡,饭好了,快进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