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羊城的郑佳怡,快乐得像只飞出笼子的小鸟一样,笑着说了声“同学你好!”,就毫不见外的把箱子王冯一平手里一塞,快步跑到航站楼外的阳光下,“哇,这边好好好暖和呀!”

    这傻孩子的心情,冯一平能理解。

    高之前,一直在妈妈的学校上学,始终都在妈妈眼皮底下,高的时候,又是在妈妈曾经当过校长的高,而且连饭都是回家里吃,现在上大学了,离爸妈是远了些,离爷爷奶奶又近了。

    其实,对那些渴望长大和独立的年轻人来说,不,应该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爸妈和其它亲人对我们无微不至的爱和爱护,其实也是一种负担,这种负担会让我们觉得,不自由,有时甚至想逃离。

    这也就是有时候我们会在一些离别的地方,比如机场火车站等,看到妈妈在那边抹着眼泪叮咛,而她面前的孩子却往往满不在乎的嚼着口香糖,略带兴奋的四处张望,眼里满是对离开父母千里之外的日子的憧憬和向往的原因。

    所以,当你一旦暂时摆脱这种沉甸甸的关爱,身在父母管束范围之外的地方时,就像郑佳怡现在这样,感觉就好像挣脱了无形的枷锁或者束缚,自然而然的就会顿生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感。

    “嘿,你不是出门忘吃药了吧!”冯一平拍了她一下,示意她跟自己走,“注意点影响啊,这么多老外呢,”

    “啊?”郑佳怡一看,刚才自己有点得意忘形。没留意周围的人,现在一看,托广交会的福,停车场这一块,真是有不少老外。

    她立马秒变淑女,低头跟在冯一平后面走。嘴里咀嚼着他开头的那句话,那个小品这时候还没播,所以这句话还没有流行起来,但是,她想想就知道,这肯定不是好话。

    “你才有病呢,你才要吃药呢,你几年前就有病,”说还不算。还用拎着的包往冯一平身上招呼。

    冯一平边抵挡边说,“你知道吗,我最近得出一个结论,”

    听冯一平这么一说,郑佳怡马上停了下来,“什么结论?你说,”

    “结论就是,如果一个女演员。连一个野蛮泼辣这样的角色也演绎不好,那她真不是一个好演员。”

    “为什么?”郑佳怡话一说出口。看到冯一平脸上的笑,马上就觉得,自己这肯定问了一个傻问题。

    果然,冯一平笑着说,“因为每个女孩子的本性,其实都是野蛮的。如果她连本色出演都不会,那还有神马前途?

    这不是拐弯抹角的说自己野蛮吗?郑佳怡那个气啊,“冯一平,你别跑!”

    上车以后,郑佳怡还不消停。一路咋咋呼呼的,就像是个第一次进城的乡下丫头一样,冯一平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好重。

    就她这种状态,幸好是坐飞机来的,要是坐火车到,可能自己到火车站稍迟那么几分钟,她肯定就会被人骗上车,然后不知道卖到那个犄角旮旯给人当媳妇。

    “我们这是去哪?直接去交易会吗?”

    “去酒店,”

    然后冯一平也觉得自己这话不太对,“交易会周围车根本走不动,你先到酒店把行李放下,我们再步行过去。”

    “哦,好的呀。”郑佳怡安静了下来,眼睛看着窗外,不像刚才那么闹腾,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金姐的房间,这些天没办法,只能委屈你挤一挤,”

    “没事,和金姐一个房间挺好,”郑佳怡里外看了一遍,点点头,挺满意,跟着就一样样的从行李箱里往外拿东西,瓶瓶罐罐的化妆品还不少。

    上面的一层拿完,露出底下的衣服来,当先是一个带封口的塑料袋,冯一平看了一眼就转过头,但他眼尖,已经看到里面主要是白色和粉色的小玩意,果然是少女咧!

    郑佳怡这时也留意到了,脸一红,忙把箱子盖起来,朝外赶冯一平,“好啦好啦,你回自己房间吧,我要梳洗一下,一会见。”

    走到门口的时候,冯一平还来了一句,“顺便说下,我就住在隔壁,房间挺大的,你要是不喜欢和金姐住,随时欢迎你过来。”

    郑佳怡送他两个字,“去死!”

    果然野蛮!

    接到了这个野蛮的同学,冯一平想了起来,好早前,自己就想着先把《我的野蛮女友》给写出来,结果事一多就忘了,可惜了的!估计韩国这会,网上已经发表了《我的野蛮女友》这本小说,那要不要趁现在,把《星你》先给写出来?

    话说,为什么我的那本开一派风气之先的小说,就没有一家电影公司会想着把它改编成电影呢?要不自己辛苦一下,自编自导?

    这两天交易会的安保,虽然还是很严,但比头两天,还是松懈了些,比如那些保安,看着会场内外扔出入证的,只要不是太嚣张,他们基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郑佳怡昂首挺胸的先进去,然后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拖了好久,才趁安保人员不注意,把出入证丢给外面的冯一平,明明没什么事,等冯一平也安全进入的时候,她还拍着胸口感叹,“刚才好刺激!”

    刚才好小儿科好吧。

    不过进到里面的时候,郑佳怡有些失望,“这就是广交会?”

    确实,大名鼎鼎的广交会,进到里面,除了那些大展馆的可看性比较强,其它的,形式其实和那些集贸市场差不多,都是一个个小隔间,里面摆着些样品,只不过,来洽谈的是外商而已。

    然后在服装馆那,郑佳怡就挪不动脚,外贸单的衣服,不说料子,款式和内销一比,真的洋气很多。

    冯一平几乎是拉着她走的,“过两天再来,到时这些衣服都打折,想买多少买多少。”

    还没工作的人,总觉得工作很有意思。

    这不,郑佳怡一到,就解放了小赵,她兴致勃勃的站在展位前向过往的人发资料,不过,看着里面的那一个个都用流利的英语顺畅的跟外商交流,大受打击,根本就张不开口,像个哑巴一样的送出去几分资料后,跑到金翎身边,“金姐,我感觉帮不上什么忙,要不我去服装馆那逛逛?”

    旁边的冯一平抽空说了一句,“小心点,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说话,更不要跟陌生人走,”

    郑佳怡顿时觉得这个家伙好讨厌,就像自己家长一样,“要你管?”

    金翎看了好笑,“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怕她被人拐走了,”

    “他早上忘了吃药!”

    …………

    这刚离开爸妈爷爷奶奶管束的孩子就是难带,晚餐时明明在泮溪酒家吃的超饱的郑佳怡,十一点多的时候,还不睡觉,拉着金翎过来找冯一平,还要让他请吃宵夜。

    上次带他们去了石碑东,这次就近在流花湖公园附近找地方,郑佳怡挽着金翎的手,看着这个时候还那么热闹的夜市,感概了一句,“参加了工作真好,真自由,想干什么干什么,在学校里,这个时候早就熄灯了。”

    冯一平看着经过的一家粥城后门那,几个就着昏黄的白炽灯埋头洗碗的姑娘说,“少女,二十岁的时候,你想着快快到十岁,相信我,等你真到了十岁的时候,肯定又会怀念二十岁。”

    金翎和郑佳怡同时奉送给他一个卫生眼,“好像你有十岁似的。”

    “你们还年轻,都不懂,男人的年龄,主要看心境,从心里年龄来讲,我早就十多岁了,你们应该叫我叔叔。”冯一平觉得这一刻少了一样道具,这时洒脱不羁的叼着一支烟最好。

    “切!”这是郑佳怡。

    “小弟弟!”这是金翎。

    “金姐,我看前面那家人好多哦,肯定不错,”

    “就那家吧,”

    说真话怎么就没人信呢?冯一平泱泱的跟上去,这时,后面传来一个迟疑的女声,“冯一平?”(。。)

    ps:  ps:郑佳怡伸出手来,“没票票怎么吃宵夜,快给几张,推荐票月票都可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