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回头一看,人行道边上,站着一个女孩子,在昏黄的路灯和粥店招牌变幻的彩光下,看不大清楚,依稀就是刚才扫过一眼的那几个洗碗姑娘的一个。☆→,

    “你是?”他停下来问了一句。

    “真是你?”姑娘朝前走了几步,“不认识我了吗?”

    声音好像有点熟,冯一平凑过去看了一会,才试探着叫出一个名字,“温红?”

    “是我,你认不出来了吧!”温红把头上那顶有点泛黄的厨师帽摘下来,用手背拂开黏在额头上的几绺头发,有些疲惫的笑着。

    不是认不出来,是有些不敢认。

    眼前的温红,和初时的那个同桌,真是天差地别。

    她比以前瘦了,身上带着浓浓的油烟味,穿的还没有在校时穿的好,里面是一件黄色的,皱皱巴巴的衬衫,可以清楚的看到领子上的汗迹,衬衫外面,套着一件一看就很廉价的黑色薄开衫毛衣,外面罩着围裙,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的雨鞋,整个人显得老气又邋遢。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个二十岁的姑娘。

    重要的不是这些,一眼看去,她不仅是脸色很疲惫,连眼睛里都透着深深的疲惫,这种疲惫,不只是体力透支的结果,心力应该也透支的厉害,让人见了,就徒生悲凉之感。

    也就是此时,见了冯一平这个在校时关系并不亲近的男同学,多了一丝神采。

    “你在这里上班?”此时此刻,冯一平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是,”温红指了指那几个在围着大塑料盆洗碗,还不时抬头看着这边的几个女孩子说,“洗碗工。你呢,来吃饭?”

    “冯一平,快点去找个好位子,”郑佳怡和金翎进的这家,人很多,她们说了一句。却没有听到回音,回头一看,咦,他人呢?

    “在那呢,”金翎指了指来时的路。

    “没事吧?”郑佳怡拉着金翎,快步朝回走。

    “你朋友过来了,”温红看着原来跟冯一平一路的两个女孩子在朝这边走。

    “你等我一下,”冯一平跟她说了一声,跑过去迎上那两个。还特意朝她们相的那家馆子那边走了几步,这个时候,她们这两个衣着光鲜的女孩子,还是不要和温红碰面的好。

    “怎么了?熟人?”郑佳怡探着头朝那边打量,温红此时又带上了帽子,退回到阴暗处。

    “是,不好意思啊佳怡,可能陪不了你们。”

    “有事?”金翎看了那边一眼,问了一句。

    “恩。等会你们先回去吧,不用等我,”

    “那车给你留下,”金翎也不问原因。

    “不,我到时打车,”这么迟。怎么好让她们两个女孩子打车。

    “这辆车给你,我叫他们把考斯特开过来接我们,小范和我们一起回去。”金翎不容拒绝的说。

    “那好吧,”也是,这个时候。打车确实也不方便。

    “你们去吃吧,明天见,”冯一平交待完了,就转身往温红那边走。

    郑佳怡还想跟过去,被金翎给拉住,“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还是个女孩子,你知道怎么回事吗金姐?”

    “不用担心,什么事他都能处理,还是想想等会吃点什么吧,”

    “哦,”郑佳怡有点不开心,边走还边回头看,“真的没事啊?”

    “不好意思,该忙你就去忙吧,不好耽误你的事,我也还没做完呢,”温红搓了搓手,说道。

    “没事,我的事都不要紧,这么多年没见,在这遇到了,挺难得的,对了,你几点下班?”

    “一般要两点以后,”

    “好请假吗?”冯一平问。

    “请不了假,”

    这边正说着呢,洗碗那里有人在叫,“夏秋,你在干什么?不知道厨房都在急等着碗用吗?你还在这聊天,是不是不想干了?”

    后门那里走来一个板着脸穿着制服的年轻女人,别着胸牌,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看样子,说的就是温红。

    “夏秋?”

    “我的名字,”温红说了一句,就从冯一平身边跑过去“对不起经理,”。

    “对不起有用吗?正是忙的时候,没碗你让客人用手抓着吃啊,还不快回去?我告诉你,再出现一次这样的情况,你就给我走人,还有,这个月的奖金扣一百。”

    温红不敢再分辨,木木的点了点头,看了冯一平一眼,低头朝那几个现在像鹌鹑一样的洗碗工那边走。

    那个经理还朝冯一平看了几眼,还好,没连他也骂上,只是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自然没什么好脸色,还哼了一声。

    “经理,不好意思,我和夏秋是老同学,好几年没见,所以刚才才聊了一会,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奖金就不要扣?”

    “同学又怎么样?现在是上班时间,家人来了也不管用,再说,怎么处理是我们的事。还有,这位先生,你要是不用餐,就不要影响我们员工的工作,”

    “对不起经理,”温红不想让自己的同学收数落,马上跑过来道歉,“我同学马上就走。”

    “一平,你先去忙吧,我在这挺好,还有,我午十点才上班,你能把电话留下来吗?”这看起来,温红还真有话要和他说。

    走?冯一平现在偏偏还不走了。

    这个经理对温红的那些批评,除了严厉了点,扣奖金随意了点,其实也能站住脚,但是,在冯一平解释后,还这么不近人情,真有点让冯一平这个好脾气的人恼火,不要因为自己脸黑就把自己当六亲不认的包公。

    他从钱包里拿出百块,“夜宵,外带,”看了一眼立在门外的灯箱招牌,“碌鹅,烤生蚝,牛油焗生虾,牛杂煲,猪红汤,其它的你看着办,还有,我同学是拉我到你们店消费的,她奖金不用扣了吧!”

    那经理看着冯一平手里的钱,没有接,既然是夏秋的同学,那也就是个外地的乡巴佬而已,还在我面前装大款?

    这时,司机小范适时到了,把车钥匙递给冯一平,“冯总,车钥匙,等会真不用我开车吗?”

    “不用,刚好我点了些宵夜,你看看还要什么,给在家的那些带回去。”

    那个女经理看到了车钥匙上宝马的标示,马上笑着接过冯一平手里的钱,“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对不起夏秋,我错怪你了,没事,你和同学多聊会,奖金不会扣的。”

    她带着小范从前门进去,估计免不了打听冯一平的身份。

    虽然经理说可以聊一会,温红还是自觉的朝后门那走,“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这钱我等会还你,其实真不用的,我们经理其实就是嘴厉害点,”

    “没事,刚好也要买,你在这工作多长时间了?”

    温红依然坐在小矮凳上洗碗,冯一平也不避讳的蹲在一旁,不管旁边那几个不停朝他们看的姑娘和大婶。

    “我也刚在这工作没几天,”温红苦笑了一下。

    “每天从上午十点上班到晚上两点吗?”

    “下午能休息两个小时,”

    那就是一天差不多十二个小时,“工资多少?”冯一平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我的固定工资八百,”温红低声说了一句。

    “奖金呢?五百?”

    旁边一个大婶笑了一下,帮腔说了一句,“她的都最低,百块,”

    “为什么?”

    “我什么证件都没有,”温红说,眼圈有点红。

    一天工作十二小时,一个月辛苦下来估计还拿不到一千块,那还干个什么?

    冯一平把她拉起来,“走,别干了,我给你找工作,”

    “别,一平,餐厅还包吃住呢,”温红想拉开冯一平的手,看到自己一手的泡沫,怕弄脏了他衣服,又缩了回来。

    “放心,我给你找的工作也包吃住,你住哪,现在带我去,”冯一平也不容她拒绝的说,“还有,想不想把你们经理平时骂你的那些话骂回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