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好就这样带她回酒店,虽然是个大男人,但冯一平还是蛮细心,从之前见面时他就发现了,温红现在,是脆弱又敏感,就这样带着她到酒店,到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同龄人间,她肯定不是滋味。︽,

    好在星级酒店现在虽然找不到,一般的宾馆还是容易找,找了家外观看上去还可以的,用自己身份证开了间房,果然,温红是真敏感,坚持自己付钱,让前台的小姑娘看冯一平的眼神都有点异样。

    好吧,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我就是那种带女孩子出来开房,连房钱也不付的人,怎么的吧!

    “还不错,”冯一平看了下房间的设施,“你一个人没事吧,要是担心,我在隔壁再开一间,”

    “没事的,谢谢你啊一平,”

    “客气什么,不过温红,我明天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不好改动,明天下午就要去香港,明天午我来接你去吃饭,然后一起去工厂,好吗?”

    温红迟疑了一下,“我没身份证,特区不好进,”

    冯一平一拍脑袋,忘了这茬。

    特区进去倒容易,边防证好办,顶多明天带外商去厂里参观的时候,让她跟车走,可是在特区,大家都知道的,这个时候,比身份证更重要的是暂住证,要是走在路上查到你没有,那后来的遭遇可不愉快。

    “要不这样温红,你想不想先回家里见见爸妈,也都一年没见了吧,顺道把身份证给补好,出门在外,没有证件真是麻烦事。

    之后。你想回来特区也没问题,在省城或市里上班都可以,去首都也行,这些地方都有便利店的分店,我都能安排,你觉得呢?”

    “我不想现在回去。”温红摇了摇头,“我现在的状态很差,不想爸妈看了担心,要不,一平,你带我去首都吧,那边离得远,”

    冯一平也知道温红**不会同意,因为他清楚。他们这些人的特质,就是哪怕没能力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至少也不能叫父母替自己担心。

    至于离得远,自然是离她瞎了眼看上的男朋友远,看来,温红心里还是有阴影,这也可以理解,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女经历了这样丑恶的事。肯定没有安全感。

    “那也行,你知道吗。静萍现在和我在一起,她正愁在首都没什么朋友呢,你去了刚好,”

    “真的吗?虽然在学校就看出来你们两个当时不太单纯,不过,能走到一起真不容易。恭喜啊!”提起往日的同学,温红开心了些,想想学校里当初那些单纯的同学,对她受伤的心也是一种慰藉。

    “我们现在给她打个电话吧,”冯一平提议。既然要带温红去首都,这事当然要先通知黄静萍,就是带温红来开房的这事,也要现在报备,不然到时传到黄静萍耳朵的时候,不定成什么样子了。

    黄静萍应该是已经睡了,迷迷糊糊的,“还没睡吗?今天签了几个单子?”

    “你睡了,我们刚才在外面吃宵夜,你知道我现在遇到谁了吗?”

    “啊,谁啊?”

    “温红,”冯一平知道她也猜不到,

    “真的啊,她好吗?”黄静萍那边来了精神。

    “挺好的,我呢,邀请她去首都工作,她也同意了,过几天,你就能多个老朋友,高兴吧!她现在也在,你和她说吧,”

    虽然在学校的时候,她们两个关系其实一般,但是这会在电话里,两个女孩子聊得挺开心,也是,初的同学,毕业后好多都没联系,真难得碰上一个。

    “那你好好休息,这些钱你先拿着,”等她们叙完旧,冯一平把钱包里的现金全拿出来,不到千块,“明天,你自己去买些替换衣服,好好休息一下,我给你买后天的火车票,放心,卧铺不查身份证,好吧,”

    “那我用不了这么多,”

    “先拿着吧,以后发了工资还我,还是那句话,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再多想,我们都这么年轻,经受点挫折没什么的,希望我回到首都的时候,见到的又是当初那个骄傲自信的温红。”

    回酒店的路上,看着外面林立的高楼大厦,以及因为广交会的召开而彻夜不熄的一些景观灯,想着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或许还有其它的同学在在努力,抑或在沉沦,冯一平更感觉到了自己那个坚持必要。

    对好多没凭没关系没资本,空有一腔热情和一把力气的无人员来说,一定程度上,人离乡贱这句话是对的,大城市虽然机会多,但一般都和他们无缘。

    就是对有凭和有能力的外来人来说,即使工作非常努力勤奋,拿着比自己本地人同事两倍高的工资,也不见得能有他们一半的幸福感,就别人的一套房,自己就要奋斗好多年。

    如果在老家就能提供这样的一些机会,让大家不用每年像候鸟一样,在老家和工作地两边奔忙,不用出远门,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就能找到一个可以负担一个家庭的工作,类似温红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幸福感也会爆棚。

    所以,努力吧,冯一平!

    郑佳怡估计是根本就不会有人离乡贱的感觉,一出关,就双手叉腰左右环视,“这就是香港?”

    “是的,这就是香港,”一个人用半普不通的普通话接了一句。

    郑佳怡一看,一个穿着一身正装,蛮有风度的年男人站在身旁,“你好郑小姐,我是嘉盛金融的李睿远,欢迎来香港。”

    “嘉盛?”

    “对,”李睿远看着旁边笑着的冯一平说,“冯总是我老板。”

    “一平你知道吗,来接你的这个机会,还是我跟包总争了半天才抢过来的,”上车后,李睿远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们都有好消息?”冯一平猜了一下。

    “呵呵,果然瞒不了你,包总那边,他坚持一定要亲口跟你说,我这里,一切顺利,石油建仓不多,但是按你的指示,那几家高科技公司的股票吸纳了不少。”

    “辛苦了李总,”这有人办事,就是比自己亲力亲为轻松,效率还高。

    至于包卓远那边,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两天,广告方面有了着落,不然他不会搞得这么神秘。

    冯一平一时也有些感概,不容易啊。

    这个杂志社,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在朝里面砸钱,连响都没听到一个,算起来,至少砸进去了一辆劳斯莱斯,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虽然在月刊之后,终于听到了响,订量高了起来,可是最来钱的广告,一直没着落,现在看来,总算有了眉目。

    他现在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是哪些厂商有这样的慧眼?

    不过,现在首要的事,当然是把郑佳怡的事办好。

    这件事很顺利,最能体现资本主义社会本质的行业,就是银行业,那就是越有钱的人,越是受到银行的尊重和优待。

    冯一平现在算不上多富的富人,不过他账上可动用的资金,绝对比一般的亿万富翁多,所以,他们在银行也体验了一把五星级酒店的服务,郑佳怡这丫头还偷偷跟他说了一句,“外国的银行服务这么好啊!”

    呵呵,你要是钱少的话来试试,他连基本的服务都不会给你提供,开户都不给你开。

    “不好意思啊佳怡,今天下午不能陪你商场,老实说,这么多家店,哪家店新品多,哪家店折扣大,我也不清楚,不过呢,我们安排了一位熟知各品牌行情的女孩子陪你,没问题吧,晚上我们等你一起吃饭。”酒店里,冯一平对一放好了行李,就兴冲冲的来找他要去购物的郑佳怡说。

    “放心吧郑小姐,陪你的是我公司一位时尚达人,包你买到称心的新品。”李睿远补充了一句,冯一平交待了郑佳怡的身份,他们也早有安排。

    “那好吧,”看着冯一平一堆的事,郑佳怡也不好强求。

    杂志社里,现在终于有了蒸蒸日上的势头,职员们一个个都自信的很,一个月前的那种萎靡的状态,一扫而空,见了冯一平,包卓远的笑声更是整个公司都听得到,“一平,快请进,”

    冯一平刚刚坐下,他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两分合同给他看,“这是版的广告,第一跨页和第二跨页,都找到了合适的商家,他们都签了一年的合同。”

    这两家,一家是男装,一家是手表,都是高端品牌,符合刊物的定位,版广告的定价,第一跨页55万,第二跨页50万,这样算下来,这一次就入账1260万,以前投入的,全都收了回来。

    “开局不错,继续努力!”冯一平顿时心情大好。

    这还只是两个广告位,要知道,整本刊物,他们一共安排了2个广告位,虽然除了封面外拉页和内页拉页比这两个定价高,其它的都低于这两个广告位,但是,全部广告位加起来,也有近00万一期,还可以考虑一些异型广告,这样算下来,一年广告的收入,努努力,也可以向亿元挺近。

    “还有好消息,英版的广告,我们也有了进展,这几天主动联系的不少,一家汽车公司,和一家软件公司,目前正在洽谈之,把握很大!”老包说着说着,都站了起来,却偏偏还要卖个关子,不说是哪两家公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