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不落无宝之地,那些国际一流的品牌,自然也不会在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刊物上打广告。

    虽然冯一平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在杂志社主创和全体员工面前,描述了那个光明的前景,可是,包括包卓远自己在内,大家虽然都蛮欣赏这个小老板的热情和梦想,但是,恐怕除了高屹铭,没谁会相信这个梦想会这么快照进现实。

    所以,在广告部主管向包卓远汇报进展的时候,听力还很好的他,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去看看耳科,或者耳科还解决不了问题,这都幻听了。

    不过,他跟着就从主管同样高兴得不敢相信的脸上,以及外面办公室的欢呼声,确认了这一个消息。

    很奇怪的是,确认的那一刻,包卓远记得,自己反而没有之前那么激动,只是特别放松。

    所以,此刻他看到冯一平一点也不惊讶,有点小失望,也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学一些老朋友,该抄抄佛经?年纪一大把,居然还没有一个毛头小伙子沉得住气。

    冯一平哪里是沉得住气,他自己也一样,虽然坚信有一天,欧美那些一流的汽车品牌会在自己杂志上打广告,可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坚信自己能抱得美人归,和真真实实的抱着女神,那个感觉当然不一样。

    说前一句话的时候,听的人估计都懒得反驳,给你一个笑了事。

    但是在做后一件事的时候,美人在怀,馨香袭人,感觉特爽不说,原来那些笑话你的人。此时脸上的各种羡慕嫉妒恨,把你的这种爽,又提升了一个高度。

    于是,在包卓远和李睿远的注视下,原本表现得风轻云淡的冯一平,上一刻。还眼神清亮,这一会,里面就全是笑意,再下一刻,他嘴巴都差点裂到了耳后。

    几分钟之后,冯一平的笑声才停下来,包卓远和李睿远对视一眼,心说,这年轻人的气还真是足!

    冯一平不顾形象的用手背擦了一下口水——真的有口水流出来。“高兴一下就好,包总,只要还没最后敲定,就一定不能放松,这个问题要你亲自多关注,告诉广告部,不,告诉全公司。这些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大家上下一心。力往一处使,一定要把这两家公司谈下来。”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只要每到合同签下来,就一定不能放松,就像是你终于抱到了魂牵梦萦的女神,那又怎么样。还没洞房呢。

    说不定下一刻,她就投入了旁边的一个高富帅的怀抱,不,这还不是最悲催的,最悲催的是。下一刻,她投入了一个看起来矮挫丑的怀抱。

    “告诉广告部,一切才刚开始,远没到放松的时候。”这个问题太关键太重要,虽然知道包卓远也会这样嘱咐,冯一平还是叮嘱了一句。

    要不是自己不好亲自插手杂志社的具体管理,他都想把广告部的现在就拎过来,当面叮嘱一番。

    “好的,同样的话,我跟他们说了不止一次,另外,一平,不仅是订量和广告有了起色,组稿终于也容易了,这些天,编辑部收到了不少稿件,各国的都有,其不乏一些有名气的专家教授。”

    “这也不难想象,一个受各国一流企业重视的杂志平台,肯定会吸引那些专家投稿。”冯一平说。

    这些专家教授们,不管是一壶水还是半壶水,眼光都还是有一点的,跟红顶白的本事都不会差,“不过,编辑部也不要自满,等我们经常能收到那些诺奖获得者的稿件,那时才可以放松一下,”

    “而且,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我们杂志的知名度和受欢迎程度上,而这两样,又是由我们刊登章的质量决定的,现在总算有了些进展,所以,编辑部更要高要求。

    还有,选的章,我还是要过目,你这个主编不会有意见吧?”

    就是因为正确的预测了一系列事情,前沿杂志才最终得到了目标客户的关注和一定程度上的重视,那冯一平当然要保证自己杂志关于一些大事看法的准确性。

    比如,现在已经白热化的美国大选,戈尔和布什分别巩固了他们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第一候选人的地位,下一届美国总统,就将在他们两个之间产生,要是这会杂志上刊登几篇认为戈尔一定会获胜的章,那不是有损前沿杂志的权威性吗?所以,最终审稿权,冯一平现在还不会放弃。

    “怎么会,要是你放手不管,我们才真是没底,”包卓远笑着说。

    从杂志社初创到现在,小事冯一平不管,但是在关键的大事上,他一直都很坚持自己看法和意见,而且事实证明他都对了,所以,在杂志社,他这个露面不多的老板,已经竖立起了很高的权威,包卓远也是服气的。

    晚餐的时候,郑佳怡看着他们个都一脸亢奋的样子,问了一句,“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什么,就是我们的杂志,在成长为国际一流杂志的路上,迈出了一大步。”冯一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郑佳怡虽然不太能体会他们几个的高兴,还是很知趣的举杯祝贺“恭喜恭喜!”。

    “包总,你不跟我们去山顶看看?”餐厅前面,冯一平拉着安排好了车子就准备告辞的包卓远。

    “到山顶吹风看夜景,是你们年轻人的专利,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凑这个热闹。”

    “李总你呢?”冯一平转向李睿远。

    “山顶去了太多次,多得都没感觉了,和老婆约好了看电影,你带小郑好好看看。”

    等他们两个都走了,郑佳怡冷冷的说,“怎么,不愿意跟我出去?”

    “哪能呢美女,你看不出来吗,我那就是跟他们客套一下而已,请吧!”冯一平很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太平山顶,冯一平也上了好几次,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现在再看,不过也就那么回事。

    郑佳怡不一样,她被下面璀璨的万家灯火深深的吸引住了,“真美啊!”,刚感概一句,就打了个寒噤,抱紧了手臂。

    她穿的还是白天的那条裙子,出来的时候,只随便搭了条披肩,此时山风一吹,还真有点凉。

    冯一平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叫你多带件外套,”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怕冷,”毕竟同学一场,还是前后排,冯一平畏寒的毛病,郑佳怡也清楚,不过,她裹了裹带这冯一平体温和味道的衣服,“谢谢!”

    你不知道,女孩子有时候特意穿的单薄,就是为了这样的时刻吗?呆头鹅!

    “我说老同学,如此良辰美景,你不觉得,应该找个人分享吗?是时候从你身后追求者的那个梯队里,选个人出来好好培养一下,大学不谈一场恋爱,你以后会追悔莫及的。”

    “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郑佳怡白了冯一平一眼说道,还在“现在”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