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姑娘,同样的风景,和不同的人来看,感受是不一样的,”冯一平以长辈的口吻说,“你和我这个同学看,跟你和你男朋友看,绝对是不一样的体会,”

    “你这么清楚?”郑佳怡掠了掠被山风吹起的发丝,微微朝冯一平那边靠拢了点。●⌒,

    “当然,怎么说我也是有家有室的人,静萍每次来香港,一定要我带她来山上看看,”

    冯一平破坏气氛起来,也是一等一的厉害,于此良辰美景之时,郑佳怡不喜欢听的话,他却偏偏说个不休。

    “那你跟我说说,有什么不同?”郑佳怡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作为志同道合的同学,我们俩现在一起看这样繁华的美景,如果要给此情此景配个话外音,应该是这样式的,‘从此,这两个同学坚定了一个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家乡也建设得和这里一样漂亮。”冯一平笑着说。

    可是郑佳怡没笑,“那你和静萍在这山顶的时候呢?”

    “呵呵,和她在一起时,主要是由眼前的美景,想到我们幸福的将来,同时,也更珍惜和感恩我们现在甜美的时光。”冯一平甚至用了个肉麻的形容词。

    郑佳怡那边没回应,半晌,她才幽幽的说,“看久了,感觉也就这么回事,我们下去吧,衣服还你,”

    “别,你还是披着,小心感冒。

    至于风景美不美,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很唯心的事,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生活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不过。我觉得这句话也没有说到点子上,还是明代的王阳明老先生说的好,所有的景色,其实都是我们内心的映射,心情好的时候,比如你和你男朋友一起在学校里漫步时。就是那一条只有涓涓细流的小河沟,你也会觉得它比大海还要美上几分,哪怕看到个垃圾桶呢,你可能也会觉得它颇有几分韵味。

    但和我这个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再美的景色,看了一会,你就会像现在这样,觉得不过如此而已。”

    冯一平组织这番话不容易,还不惜把几百年前的王圣人拉出来帮他背书。其实,他对“心学”也就是一知半解,不过呢,估计郑佳怡更不了解这些。

    没办法,他这也相当于在拆雷。

    作为一个结婚十几年,但其实在处理男女关系上并没有什么经验的人来说,张彦和黄静萍这两个,他尚且处理得不好。所以不管是他自作多情的以为郑佳怡对他有那么点意思,还是郑佳怡可能真有那么点意思。他都觉得,必须用委婉和不伤感情,更重要的是,不能伤人自尊的方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

    同时,他也检讨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改不了已婚闷骚男的一些臭毛病,具体来说,就是和小姑娘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真没有什么想法,但仗着自己名草有主。不怕人误会,总喜欢开开玩笑,逗逗乐。

    但可能有时候,一些小姑娘,就会把这个当成是暧昧,而且会选择性的忘掉他不是单身这个事实。

    他说这么一大通,郑佳怡没有什么回应,盖着他的外套假寐,“我有些累了,”

    “好的,你睡会吧,司机师傅,开慢一点。”

    “是,冯生,”

    杂志的版和英版的广告都有了进展,又拆掉了一个可能的地雷,冯一平晚上没心没肺的睡的挺香,郑佳怡可能就未必如此,上午冯一平专程陪她购物的时候,她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还时常走神。

    等她回到了特区,见着金翎的时候,精神才好点,不过,在午给她践行的时候,她和金翎好像是排练过一样,把冯一平那顿批啊。

    “你就是个小气抠门,没一点风度的小男人,”金翎说这些话的时候,吃的是龙虾。

    “这餐饭可是我自掏腰包的,”冯一平马上举出了一个现成的例子来反驳。

    “看看,这就是最好的例证。能有幸和我们这样的两位美女吃饭,你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有什么好炫耀的!”

    听了金翎这样厚脸皮的话,冯一平竟无言以对!

    “你就是个一心钻到钱眼里,对身边的事都不闻不问的无趣的人。”郑佳怡接着批,结果,说这话的时候,她忘了自己是吃着蟹黄豆腐,咬的很用力,好家伙,上下门牙那个脆响啊,幸好没崩。

    冯一平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愤慨呢?

    冯一平自忖应付一个还可以,但同时对付两个对他同仇敌忾的女孩子,真没那个本事,识时务者方为俊杰,只得非常狗腿的把他们两个当娘娘伺候着。

    等到把恢复了一丝神采的郑佳怡送上了飞机,他才色厉内荏的对金翎说,“今天的事我记着,等回了首都,一定如数奉还。”

    “切,”金翎非常不屑的说了一句。

    …………

    短短几天的相处,外贸部的个人和冯一平很熟稔,熟稔到一见面就向他要礼物,收了冯一平早有准备的钢笔,几个人还都说不够意思,晚上要他这个老板请吃饭,“没问题,”冯一平答应的很爽快,反正是他请客,公司买单嘛。

    “首先要向各位表示感谢,欧总今天跟我说了,他有信心在这一届广交会上,完成我们全年500万美元的外贸任务,作为第一次参展的我们来说,这个成绩不简单,而且这也是我们深圳嘉盛家具整个团队的能力的体现,来,我们大家一起举杯,预祝在明年就完成产值过亿的目标。”

    在这个相当于提前举行的庆功会上,大家听了老板的话,都很happy,冯一平话音一落,包厢里都是酒杯碰在餐桌转盘上的声音。

    “我觉得,我们更要敬的,是一平和金总,这次的广交会,能有这样的成绩,少不了你们的帮助,”同样也是家具厂股东之一的老蔡举杯,带着大家向他俩敬酒。

    “对的,如果没有一平和金总的帮助,我们这次不会有这么好的成绩,不过,也请你们放心,下一届广交会,我们一定可以独立完成,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有跟着你们学习的机会。”老蔡敬完,欧伯阳站了起来。

    “这都是我们份内的事,不过,虽然大家现在都很兴奋,我还是要泼泼冷水,接到订单,只是一个开始,按合同完成这些订单,也不是结束,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客户维护好,力争把所有的这些客户,都变成我们和我们长期合作的伙伴。”

    这样的场合说这样话的,当然是金翎,不过,作为公司管理层,也确实需要一个她这样冷静的人,冯一平唱了红脸,她唱白脸也好。

    …………

    “金姐,要不午就去我家吃饭吧,”机场停车场里,半拥着黄静萍,冯一平相当没有诚意的对朝公司商务车那边走的金翎说。

    “我才不当电灯泡呢,”

    “金姐,一起吧,饭都做好了,再说,我们都习惯你这个电灯泡了,”从接到他们的那一刻起,脸上的笑就没停过黄静萍说。

    金翎有些哭笑不得的指着她说,“你啊,跟他在一起,好的不学,这些油腔滑调倒沾染上了。”

    “一平说是跟你学的,”黄静萍反击了一句。

    呵呵,这就叫现世报,叫你昨天和郑佳怡一起欺负我!嘿嘿,冯一平感觉这样组团报仇的感觉真好!

    金翎当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家,这点眼力见她还是有的。

    终于回到家,冯一平的首要任务当然也不是吃饭,小别胜新婚嘛,结果,他悲催了。

    衣衫不整,面带桃花的黄静萍埋头在他胸前道歉,“我也没想到这么巧,明天,明天一定好,”

    遇上了这样厚脸皮滞留的亲戚,能有什么办法呢!

    “下午温红就你去接吧,我可能没时间,”急匆匆的吃完饭,冯一平交待了一声,带着欲求不满的火气回学校报到,刚好,借这股火气,把学校的那颗地雷也给拆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