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封闭的校园,隔出了一块相对恬静的天地,路旁的石阶上,坐着不少同学,都旁若无人的拿本书在看,半黄半绿的草坪上,也零零散散的坐着不少朝气勃勃的同学。

    刚过校庆日,学校里也有了一些变化,土木馆前,以后也会成为清华一景的世纪鼎,已经基本落成,就等过些日子揭幕。

    说起来,学校不但好多建筑是捐建的,好多景观,也都是校友们赠送的,包括大礼堂草坪旁的日晷,过几年,草坪旁还会立一块写着校训的石刻。

    所以,冯一平就有些想不明白,那些毕业了几十年的校友们,尚对学校和同学如此念念不忘,为什么现在自己的一些同学,却不懂得珍惜这难得的同窗之谊,自己明明没招他没惹他没妨碍他,更没抢他意人或者女朋友,他偏要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乐在其的搞些小把戏。

    首要的事,当然是找导员销假,小金老师很忙的样子,“回来了,这一趟怎么样?”

    “还行,谢导员关心,”

    “对你这样走在大家前面的行为,我个人比较赞赏,但是,在适当的时间,做适当的事,比如在你大学的时候,主要是以学习为主,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安排,你说对吧,”

    “放心吧金老师,缺的课,我一定会补回来,”

    “你心里有数就行,那好,你去上课吧,还有,创业社,你既然是首倡者和社长,便要把他当一件事情做。不要撒手不管,”

    “哪能呢导员,我一直按您的吩咐在推进相关的工作,企划我们都做了好几份,”冯一平嬉皮笑脸的说。

    “那就好,你吧。其它方面都好,就是出勤成问题,”

    “其实也不是问题啊导员,我这是缺勤不缺课,哦,对了,这是交易会上一个客户送的小礼物,”冯一平把一个塑料小盒子放在金老师桌上,上面有醒目的ippo的商标。

    对于小金老师这样爱时尚的男士来说。这样的小饰物他应该是喜欢的,不抽烟也没关系,这玩意在国内,其实不仅仅是打火机,硬生生的被一些人整成了和可乐牛仔裤一样的美国象征。

    “哦?”果然,小金老师不再忙着写报告,高兴的把里面的火机拿出来,“正品的?”

    “肯定是。佛吉尼亚州的一个客户带来的,”其实他是在香港买的。

    把玩了两下。金老师又推回来,“我也用不上,你还是送给其它人吧,”

    这在美国其虽然也就是一个很一般的东西,可是一般也要0美元左右,换成人民币。也要两百多块,在国内送人还是拿得出手的。

    “虽然是客户免费送的,不过也代表了学生我的一番心意,导员你一定不要嫌弃,那您忙。我不打扰了,”冯一平笑着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他不是学霸,还经常缺勤,搞好和老师的关系很有必要,经常请老师吃饭吧,不容易,影响也不太好,时不时的送点这样的小礼物挺不错,礼多人不怪嘛。

    经济学原理课后,冯一平抱着书等在教室外面,熟稔的和路过的同学打着招呼,高珩和两个铁杆,跟在系花,也就是团支书背后出来,看到等在那儿的冯一平,稍一愣,然后马上笑着打招呼,“一平回来啦,”

    “班长,我专程等你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请你吃餐饭的荣幸?”冯一平笑着说。

    “哟,大老板准备请客呀,这可真难得,怎么这么小气,就请他一个吗?”团支书武馨阳很自来熟的笑着说。

    “我一直很想请支书你的,但一直担心没有那个荣幸,被拒绝了挺没面子,另外,要是你发善心同意了,我又担心无端成为好多同学的眼钉,所以,一直纠结的很。”就是以精明出名的上海女同学,现在的冯一平应付起来也容易得很。

    “你太谦虚了冯同学,是我没有这个荣幸,不过今天我还真没事,你就不打算顺道邀请我一下?”

    在高珩刻意维护下,武馨阳和他关系不错,她知道冯一平和高珩之间的那些事,现在冯一平主动找上来,肯定是有事。

    “哪能顺道呢?请支书一定要准备周全了才能专程请一次,那样才有诚意,今天我是和高珩真有事,”冯一平笑眯眯的过去搭着高珩的肩膀,“走吧班长。”

    当着女同学的面,高珩虽然觉得冯一平今天有点来者不善,也不好堕了面子,把书交给旁边的一个同学,“那行,走吧,”

    目前和高珩,冯一平还没有在一家馆子里找个包厢,然后好好点上几个菜喝上点小酒的雅兴,就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地方,找了间这时上客不多的小吃馆子,冯一平点了面和肉饼,面是炸酱面,没有汤——以防有人恼羞成怒,也不说什么事,“班长,吃,别客气,”

    高珩有点摸不清楚今天冯一平的来路,他回想了一下,知道他这次是请假之后,也没有在老师那打小报告啊?不过看着对面的冯一平哧溜哧溜的吃得欢实,一边想着,就炸酱面而已,有什么好客气的,也吃了起来。

    胃好,胃口好,吃饭就快,席卷残云之后,冯一平一擦嘴,“高珩,我想当面问问你,我之前是不是有冒犯或者妨碍你的地方?”

    高珩没想到他一说就这么直接,一时有些不适应,强笑着说,“哪能呢,都是同学,不存在的,”

    “那我就当没有了啊,我也想了,入学这快一年的时间,我没有和班上,包括学校里的任何一个同学有过冲突,应该更没有冒犯你的地方,”

    “是,一平你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同学。”只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在冯一平面前,高珩态度好的很。

    “那我就不明白了。我没找你没惹你没妨碍你,上学期也把话跟你说清楚了,你为什么还要搞这些小动作,和我过不去?”冯一平看着他问。

    之前,他还想着是不是设计个什么事,让高珩受个深刻的教训。这两天一想,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他们虽然是同班的同龄人,但是冯一平已经远远的走在了班上,或者说学校里的大多数同学前面,为了一个和自己过不去的同学,花上很多精力,说实话,有些掉价,还不如现在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说个清楚好。

    “一平。真没有,我哪有针对你的意思?只是作为班长,我要为班上的纪律负责,是,我是跟老师反应了有些事,但我的出发点是好的,都是为了同学们好,为了你好。”听了冯一平这么直白的说法。高珩脸有些红。

    “首先申明一点,不管你是怎么想。我们只是同学关系,没必要,我也不接受,有人打着为我好的由头,做一些事,”

    “对。我是缺勤了,但据我所知,你也有缺勤的时候吧,我刚才还跟导员说了,我是缺勤不缺课。就从去年的期末考试成绩来说,我排在系里的前列,比你还是好一些吧,所以,你的这个理由,完全站不住脚”既然要说,冯一平就毫不留情。

    这样的谈话,高珩是没有经历过的,他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冯一平继续说,“你也不用反驳,具体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有数,我也大概有底。

    我再重申一次,之所以进入大学,我就是为了学习而来的,无所谓进学生会当什么干部,不会跟人抢入党名额,更不会争留校机会。

    另外,我也有很优秀的女朋友,没那个时间和精力跟人争风吃醋,我只想静静的充实一下自己。”

    “是,我们也一样,”高珩终于插上了一句话。

    “你怎么样与我无关,”冯一平一挥手,“用以前的套路说,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这才从五湖四海聚到了一起,按理,我们要珍惜珍这种缘分,同时,我的事情真的很多,没有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一些人别有用心的小伎俩上。

    但是,不计较,不意味着我软弱可欺,更不意味着我会容忍一次又一次这样的事发生,事虽然小,也对我不会有实质性的影响,但真的叫人不爽。

    我相信,我们将来都有大好的前途,但是,至少在现在,我应该走在大多数同学的前面。

    就从学习上来说,相信你也看了我的杂志,好多老师都说,我那篇章,完整的发表出来,作为博士论都是有资格的。

    物质方面,我的公司发展的不错,所以,我拥有比一般同学多的资源。

    我就明说吧,不管你信不信,都不用我出手做什么,动用一些关系,让一个同学退学,真不是什么难事。”

    听到这,高珩终于淡定不起来,而且也很愤怒,这是威胁,**裸的威胁,可是,出身一般家庭的高珩发现,真的面对这种威胁的时候,自己竟然无能为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冯一平敲了敲桌子,“佛家讲究因果,当有一天,如果有些不好的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要想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是不是受一些不太健康的情绪驱动,自己做了不应该的事?”

    冯一平不管对面高珩的脸色黑带青,“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再有一次针对我的事,我会积极的投身班级事务,和老师们进一步搞好关系,我想选个班长应该也不难,或者让一些友善的同学做也可以,帮他们进学生会,争入党和留校名额,也会让一些到学校不是为了学习的同学如愿,既然想搞手段,那就干脆点,退学去搞。”

    冯一平直直的看着高珩,“我如果这么做,班长你能理解吗?”

    高珩的手忍不住有些颤,他闭上眼睛,呼了一口粗气,沉声说,“我理解,”

    “那就好,”冯一平笑着向他伸出手,“看来我们愉快的达成了共识,”

    高珩虽然不愿意,还是握住了冯一平伸出的手,他的手心有些粘,应该是出了汗。

    “我还要去公司,不送你了,另外,只要能批得下来,众筹社你做吧,我们的创业社学校早批了。”冯一平笑眯眯的补了一句。

    冯一平走了好一会,高珩还坐在那,不停的喘着粗气,非常不爽!不过,当他再一次无奈的发现,冯一平如果真的想做什么的时候,自己真没有还手之力,也第一次审视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什么要主动和冯一平过不去呢?

    想了好久,虽然不愿意承认,他其实在心里早就有了理由,那就是嫉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