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可没闲心去思量高珩听到今天这番话后的心理活动,他只是觉得,自己早就开始应该开始转变心态。『≤,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现在好歹也有一家下辖这十几家公司的集团,好几千员工,身家不菲,不应该再以原来的心态和习惯办事。

    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短,有时候,这个逻辑用在办事上也是一样的。

    实力不足的时候,才事事讲究个迂回,现在的他和高珩比,各方面的条件都全面优于对方,那就应该像今天这样,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来,如果这个时候,还要煞费苦心的花心思去布个局来对付高珩,那格局也未免太小了些。

    当然,他对高珩说的话,有真有假,不过呢,如果高珩还不知趣,只要努努力,花些代价,他说的这些,不难变为现实。

    他也不觉得自己这是小题大作,在学校,他一向与人为善,而无缘无故的,到目前为止,高珩已经针对了他次。

    第一次是当着全班的面嘲笑他办杂志,第二次是向老师举报他逃课,第次是不顾班主任陈老师也知晓,光明正大的剽窃了冯一平关于众筹的点子,应该说越来越肆无忌惮。

    而且老话也说,事不过,在这个时候,如果不再正告他一下,谁知道他下次会做出什么事来。

    看高珩刚才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应该是起到了作用。

    “不是说了不用等我,你们自己先吃嘛?”冯一平停好车,就看到黄静萍挽着温红到门廊下迎接。

    温红脸色好看了些,穿着一件应该是新买的粉色风衣。终于又有了些年轻人的样子,不过现在看起来,有些拘谨。

    也是,不像肖志杰和王昌宁,她其实和冯一平以及黄静萍的关系都只能说是一般,现在一下变得这么亲密。有些不适应也正常,另外,可能和冯一平他们现在的生活超过她的想象也有些关系吧。

    “和同学吃的什么呢?”黄静萍接过冯一平的书包,顺手递给温红,“你试试吧,学校的老师都是骗人的,说进了大学就轻松,看看他的书包就知道,可比以前重多了。”

    温红掂量了一下,“还真不容易,不过对一平来说,学习应该不算个事吧,”

    “你太高看我了,现在班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厉害的人多了。我也就勉强保持个上水平吧,啊。还是面,我刚才和同学吃的也是面,”洗手的时候,他看了眼餐桌上的内容,是手擀面。

    “啊?我是想着出门饺子回家面嘛,这是我和温红一起做的。还有饺子,锅里正煮着,还有这个,”黄静萍从烤箱里拿出几个肉饼来,她们俩这估计是面和的多了吧。以至于做了样面食。

    话说肉饼,刚才冯一平也吃了一个。

    “温红,这两天就让静萍带你到处转转,首都可看的景点,好吃的小吃还真不少,等到周末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爬爬长城,现在这个季节正好,不冷不热,你看怎么样?”冯一平吃着饺子,和温红商量。

    “这个,还是让我快点上班吧,这样闲住着不好。”温红说。

    “也不急在这一时,上岗之前,都要经过培训,我们有个自己的培训学校,下一批的培训开班,刚好还要几天,这几天你就好好放松放松,”

    “是啊温红,他平时没多少时间陪我,说起来还是去年金菊来的时候,我和她在市里转了几天,现在刚好,这几天你就当陪我吧,”黄静萍说。

    “这边公司没有食堂吗?要不我去食堂先帮着打几天下手也行,”温红还是不习惯就这样呆着。

    虽然这不见得是坏事,但冯一平听了这话还是有些心酸,生活是最牛的塑造师,以前的那个温红,硬生生的被塑造成了这个样子。

    “这边没有食堂,就这样定了吧,现在春光正好,你们两个想出去转就出去转,不想出去,在院子里晒太阳也好,好好休息几天,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培训的时候,可不轻松。”

    “那好吧,那这几天就麻烦你们,以前总是听这个景哪个景的,现在终于有机会去看一看。”

    “温红,你要再跟我们这么见外,我可就生气了啊,”黄静萍笑着说。

    “那行,我不见外,等会我就不帮你洗碗咯,过去的这一个月,我感觉洗完了我这一辈子的碗。”温红也笑。

    看来,遭遇的那些事,温红并没有瞒着黄静萍,不过,现在能拿这样的事出来说笑,她也算看开了些。

    “感觉温红变了好多,”夜里躺在床上的时候,黄静萍说。

    “她跟你说了她的事?”冯一平问。

    “是的,怎么会有那样的人渣!”黄静萍愤愤的说。

    “只怪她运气不佳吧,这两天你就用点心,也不用刻意开导,陪她好好散散心就好,”

    “放心吧,我知道的,这些事,她不主动提,我也不会说,”黄静萍又在冯一平胸口画着圈圈。

    “有些话还是你跟她说合适,还是要让她跟家里打电话说一下情况,从南边一下跑到北边,总要让她爸妈知道,她家里那边的事要是问起,就说和原来的男朋友分手了就好,你说呢?”

    “是应该跟家里说一声,我找机会跟她提,”黄静萍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当初的那些同学,现在都怎么样?你看看金菊,在看看温红,好像都不顺利,”

    “总体来看,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少数,而且目前我们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这样,只要是遇到的,能帮一个就帮一个吧。”冯一平拍了拍她肩膀。

    “对了,我想明天请方颍芝吃个饭,”冯一平突然话题一转。

    “恩,那我晚上和温红也在外面吃。”黄静萍却是问也不问冯一平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就这么放心?”

    “不放心又能怎么样?”黄静萍促狭的在他某个突起的部位上弹了一下,“你真想做什么,我拦得住吗?”

    她这么放心,当然是建立在对冯一平的了解上,特别是上赶着的方颍芝,完全没戏。

    “你别惹我啊,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亲戚在我就拿你没办法,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冯一平嘿嘿的笑着。

    听他这么一说,黄静萍立马翻身装死鱼,“我睡着了!”

    不一会,她还真的睡着了!

    真郁闷!

    当你兴致勃勃的抱着心上人的时候,她却娇羞的说来了亲戚,对男人而言,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也就莫过如此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