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校园的散漫不一样,公司办公室里总是另外一番景象,忙碌紧张而又秩序井然。

    至于这种紧张忙碌,是不是大家看到自己来了才表现出来的,冯一平并不太在意。

    这不是软件公司,没必要那么自由随意。

    就是装也没关系,冯一平看到这样忙碌的景象,想到的是不断在壮大的生意,以及相应不断的进入自己口袋的oney。

    而且每位员工的业绩,有各项硬性指标考核,装的努力,和业绩好坏,没有关系。

    老样子,自己的桌子上已经放上了一大叠需要处理的件,冯一平叹了一口气,抖擞精神,麻利的投入进去。

    虽然说这些件,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处理,挺不容易挺辛苦,但是,处理这些事的同时,想到自己一个意见,甚至说每一个字后面,都有不少人会受到影响,其实挺能给你带来成就和满足感。

    就像那些明星一样,说成名不好啊,什么记者整天无孔不入,更有粉丝热情到疯狂,成名后不自由,没有**等等好多弊端,但你真的让她试试哪怕一周之内,没有一个人关注她,她怕是会失落得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主动抛料出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间出来倒水的工夫,看见方颍芝正在朝电脑上录入着什么,冯一平回头就给他打了个电话,“颍芝,晚上有安排嘛?”

    那边方颍芝愣了一会,跟着马上说,“我晚上能有什么安排啊,不加班就回宿舍呗,”

    “那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可以吗?”

    “怎么,今天晚上不用陪静萍吗?”方颍芝笑着问。

    “她今晚有事,要陪同学,”

    方颍芝这次没有意思迟疑,马上说,“好的。”

    “那行,不过下班后你可能要等我一会。”

    “没事的,说起来,我也很少准时下班,”方颍芝很自然的在老板面前表了一下功。

    放下电话,方颍芝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马上跑到卫生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穿着,不太满意,虽然得体。但不够出彩。

    看了看时间,方颍芝立即就找个理由填了出门单,小跑着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前面的伊人发型屋,”

    其实也就站路,平常她可不会这么奢侈。

    出了发廊,又急匆匆的回到自己房间。把**换成黑色,衬衫换成白色。长裤换成铅笔裙,套一件蓝色的小西装,接下来是重头戏,她花了近一个小时,精心的粉饰着自己的那张脸。

    最后效果很完美,她很满意。

    虽然乍看上去和下午上班时区别不大。但是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显得刻意,就是不细看,你看不出来她不但做了头发,还隆重的化了妆。

    时间刚刚好。她刚出门,就接到冯一平电话,“你在外面吗?”

    “是,下午和客户约好了有事要谈,大概还要十五分钟到公司楼下,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到楼下等你,”冯一平挂了电话,推开金翎办公室的门,“晚上我不管你咯,”

    正在收拾桌子的金翎笑着说,“你又管过我几次?”

    “嘿嘿,行动虽然不多,但心里一直挂着呢,”冯一平很好意思的笑着说。

    等到金翎开着她那辆火红的dreacar轰鸣着走了一会,外面套着一件蓝色绒质风衣的方颍芝才从前面转角处走出来,“不好意思一平,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刚刚下来,”冯一平打量了她一下,夸了一句,“你今天真漂亮,”

    “你就别蒙我了,我这样的庸脂俗粉,怎么入得了你的眼,平时你可都是看都不看我的,”方颍芝心下开心,笑着自嘲了一句。

    “那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怕看着你就挪不开眼睛。”冯一平嘴里非常顺溜的溜出来一句。

    他马上又责备自己,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漂亮女孩子面前,自己这闷骚已婚男嘴甜的臭脾性还是改不了。

    “呵呵,虽然知道是假话,不过我还是很开心,”方颍芝掩着嘴笑了起来。

    “对了,静萍还好吗?有些日子没见她到公司来,”

    “挺好的,今年她报了一个班,学英语,不像去年那么闲,”

    “那蛮好的,你们出国也容易,我也想报一个,就是没时间。”

    “时间就像女……,”说到这,冯一平马上刹了车,差点就把时间就像女孩子乳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那句话给溜了出来。

    “时间就像什么?”方颍芝侧过身来,笑着问。

    她外面的风衣口子已经解开,修身的小西装没扣扣子,衬衫领子下,有两粒口子没扣。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意挤,总还是有的,”冯一平目不斜视的开着车,不好侧头看,“现在没成家,还可以学点东西,你想想,要是等成家有孩子了,又是家务活,又要照顾丈夫孩子,哪有时间给自己充电?”

    “成家?”方颍芝瞟了冯一平一眼,“对我来说,成家还早着呢,”

    “晚上我订的是西餐厅,可以吗?要是你不喜欢,我们可以换个地儿,”冯一平转移了话题。

    “挺好的,平时想去西餐厅都舍不得,今晚就宰你一顿,再说,”方颍芝掐了掐自己的腰,“我虽然比静萍要胖一些,这是因为从小就这样,我其实也是吃不胖的体质,吃肉也没关系,”

    这一路气氛挺好,总之,客观的说,方颍芝不管是外在,还是个人能力,以及为人处事,确实都挺优秀。

    和请高珩吃饭不同,这一次,冯一平订的是一家口碑不错的高档西餐厅,也很隆重,头盘、汤、副菜、主菜、沙拉、饭后甜品,一样不少。

    只是点的是一般的酒——没办法,就是点鼎鼎有名,牛叉得不行不行的82年的拉菲,他也欣赏不来不是。

    脱去了外面的风衣,在白衬衫的束缚下,方颍芝的好身材显露无遗,在灯光下,隔着白衬衫,她里面黑色的**若隐若现,很招男人的眼光,低头说笑的时候,偶尔惊鸿一瞥,能看到,两个浑圆的半球。

    到得后来,冯一平只能看着方颍芝的眼睛说话,不敢把视线放低,男人的劣根性嘛,哪怕是对对方没兴趣,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总会忍不住去瞄上几眼。

    至少今晚可不能这样,今晚是要把话说明白的,可不能更让她误会。

    冯一平的副菜是荷兰汁青口,方颍芝点的黄油柠檬汁扒鱼柳,轻轻的碰了一下杯,冯一平问,“你家里都挺好的吧,”

    “我爸妈都挺好的,伯父伯母身体怎么样?”

    “他们也都挺好,就是闲不下来,家里的那几家厂都要操心不说,他们还和过去一样,种了块田,说是要把自己的口粮种出来,还总操心我,今天打电话问学习成绩,明天会问公司的情况,问的最多的是,我和静萍好不好,叫我好好待她,总之,操不完的心,你爸妈应该也一样吧,”

    “是,都差不多,我们都这么大了,他们还是放心不下。”刚才的话,对方颍芝好像没有什么影响。

    “哪里能放心得下呢,特别是对你们这些女孩子,爸妈更操心,就怕你们在外面受了委屈,而且,我估计你在上学的时候,你爸妈就操心你的终生大事吧,”冯一平笑著说。

    喝了点酒,方颍芝的脸色更是红润,“是,每次打电话总问我个人情况怎么样,以前只有我妈妈问,现在连我爸也会催,”

    “大人们担心也是对的,你确实也到了要考虑终身大事的时候,你看看金总,优秀吧,就是一直说不急,结果现在都近十了,还是没有定下来,虚掷了这么多年的好时光,”

    方颍芝打断了冯一平的话,“你知道我现在是怎么跟我爸妈说的吗?”她眼光灼灼的看着冯一平,“我跟他们说,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ps:  ps:其实,到现在还没吃饭,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请大家不要吝惜各种票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