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普照,在驻京办餐厅吃了正宗家乡口味的早餐,赵县长一行人精神抖擞,满怀希望的上了有佳提供的车,成不成的,就看今天这一榔头。√∟,

    亲自充当司机的曹云鹏正准备发动,门厅里冲出来一个人,“等我会,”

    赵县长摇下玻璃一看,还是柳传为,还是昨天的那副打扮,话说把他们安顿下来之后,这个副主任就说还有事,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会怎么冒出来了?

    “等一下,”他对曹云鹏说,旁边的秘书小严(上笔误,写成了小赵)拉开车门,赵县长笑呵呵的冲追过来的柳传为说,“柳主任,有事?”

    “不好意思啊赵县长,我们市里,在首都办企业的不多,我这想顺道跟你去认认路,你不介意吧,”柳传为扶着车门说。

    “那正好,有柳主任这个地头蛇带路,我们可还真省不少事,小严,你到后排挤一挤,”

    柳传为昨天对嘉盛那边的人不疼不痒的,今天这么上心,赵县长一想就知道,昨天他肯定跟市里的人打听过,那既然打听过,肯定知道嘉盛跟方市长走的近,那他这是想干什么?帮常务副市长拉拉关系?

    想到冯一平和方市长家的关系,呵呵,这个打算,怕是水月镜花,不现实。

    在柳传为的指引下,商务车慢慢的往二环开,这一路上,已经看到了四家有佳的便利店。

    “要不是听你们说起,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在首都的大街小巷触目可见的便利店,老板就是我们市的人。”柳传为对赵市长说,“还不仅仅是首都一地,我们出去办事的时候,周边的几个省份,有佳的分店也一天比一天多。”

    “是,便利店是他们的主业之一。在省里的时候,听他们介绍,今年分店总数,一定会到八百家,到时他们公司分店的数量和辐射的地域,在国内同行业,都排在第一位。”赵县长说。

    “真不简单,”柳传为夸了一句。

    “更不简单的还在后面,他们已经有了规划。要把有佳开遍全世界。”

    “有这样的雄心挺好,”柳传为听了这话,有些不以为然,开遍全球,呵呵,有那么简单?

    不过有佳的这栋小楼挺不错,比他们的驻京办地段好,重新装饰过后。外观也挺出彩,不大的停车场前面。竖着醒目的企业标示牌,很精致,还带着金属的质感,好像也比自家门前那个水泥台子外面贴大理石,上面再镶金字的做法要更现代一些。

    金翎还是比较给面子,在营运部的经理陪赵县长一行人聊天等电梯的时候。她亲自来到了大堂。

    虽然没见过本人,但是一看到金翎一出来,周围这些人的神情,加上在省城嘉盛总部的时候,看过她的照片。赵县长知道这就是自己要见的人,忙迎上去,“你好金总,来的唐突,打扰了。”

    “赵县长你好,不好意思,昨晚才回来,怠慢了各位,一平今天上午也抽不出时间,他让我向你转达歉意。”金翎领着他们走进电梯。

    “应该的,学习要紧,我们也听说了,校庆前后,他们学校事也挺多的。”赵县长笑呵呵的说。

    “金总你好,”赵县长好像忘了介绍,柳传为只好自己介绍自己,“我是市驻京办的柳传为,很高兴认识你!我们驻京办其它的能耐没有,在首都这些年,方方面面的领导也认识一些,多少有些关系,要是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哦,对了,要是哪天想吃家乡风味的饭菜,给我打个电话,一定包你满意。”

    金翎接过他的名片,淡淡的道了声谢,省驻京办她去过两次,还真是去吃家乡菜的,那的主任,和她爸挺熟。

    见自己的示好没有得到什么回应,柳传为有些不高兴,不过呢,毕竟在别人地盘,他脸上也没表露出来。

    出于礼貌,金翎大概给赵县长介绍了一下嘉盛在北方业务的开展情况,听说下半年就准备在北方建设快捷酒店,柳传为又忍不住插话,“建酒店?我们驻京办的那块地方,也准备拆了重建一家酒店,不知道金总有没有兴趣?”

    驻京办早就有这个想法,就是这些年,一直筹措不出资金来,看这嘉盛,好像还真有几分资本,不像是个缺钱的,要是自己能把这样的大事给解决了,那估计市委书记到时都会记得自己。

    赵县长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说好了你是来认认门的,现在却有些喧宾夺主的意思?

    “哦,省驻京办的沙叔叔也有这个想法,”金翎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她清楚的很,和驻京办一起建酒店,冯一平会百分一直百二十的反对。

    “沙主任?”柳传为愣了一下,赵县长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金总的父亲,是省计委的金主任,”

    柳传为这才知道,赵县长怎么一开始就这么好的态度,原来除了财神爷的身份,这位金总还有一个在省里身居高位的老爸。

    他只知道这个嘉盛,和方市长走的近,自己原来还打算着找机会替自家老板关说一二呢,一听金翎的身份,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跟着审视了一下见面后自己的举止,还好,应该没什么出格的地方吧。

    “想必我们的来意金总您也清楚,这是我们县所能给出的最优惠条件,”赵县长把招商局做出的最终方案递给金翎,“嘉盛和我们县,有着良好的基础,我们也希望,能在这份基础上,更深入的合作下去。

    金总你也知道,茧丝绸,恰好是我们县的优势所在,我也代表县里的二十多万群众,热忱的欢迎嘉盛集团把蚕丝基地,能落在我们县。”

    金翎翻了翻那份方案,“好像和前两天的那一份不一样?”

    “是,这一份我们又做了一些调整,比我们在省里给梅总的那一份,条件要更好,”曹云鹏说。

    “金总,从这里就能看出来我们县的诚意吧!”赵县长说。

    “你们去过省里,肯定也知道我们关于投资的决策,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不只是政策、土地,税费方面,”金翎把那份方案放在一边,“我们也希望能够继续和县里合作,就如赵县长说的,我们毕竟在县里已经投资了几个项目,可是,说实话,从运作的情况来看,有些方面,确实很难让人满意。

    比如,我们家具厂的原材料,路上要被拦着抽查几次,进了镇里,还要被检查一次,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有不少,”金翎看了对面一眼,“我也不一一例举,总之,虽然都是小问题,小事情,但是,加起来,都是叫人不快的经历。”

    “这一点我要检讨,”这样的时候,曹云鹏这个科级干部当然要替上司顶在前面,“赵县长也一再批评我,我们招商部门,以前只注重引资,投资落地之后,确实关心的不够,请金总放心,以后我们一定转变观念,全程为企业保驾护航,”

    “其它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变动,也是从更好的为企业服务的角度出发,对嘉盛已经投资的地区,我们已经调整了一些干部,相信下次金总再去视察的时候,会有切身的体会,”

    赵县长这说的,当然是提拔黄承主管工业的事,“我也向您承诺,如果再碰上类似刁难的事情,请直接跟我说,我保证在一个工作日内,给企业一个满意的交待。”

    这话说的还是比较硬,金翎点点头,“虽然一平平时过问的不多,但是我清楚,从个人感情角度考虑,只要综合条件不比其它地方差,他还是倾向于在自己的老家投资,贵县的条件和诚意现在我都清楚,那这样,我会向公司提议,尽快去县里实地考察,到时会有专业人士随行,所以县里最好能规划出几个可供选择的蚕丝基地来,没问题吧!”

    总算得到了一句准话,赵县长那还不满意?“没问题,我们这就着手安排。”

    “那好,一平和我,想在晚上请远道而来的几位吃顿便饭,希望大家能赏光。”金翎站起来说。

    “没问题,我们一定到。”

    上车后,赵县长还意犹未尽的看了这栋小楼几眼,上千万的项目,正在前方向他招手。

    后来一直没说话的柳传为说,“这个冯一平是吧,架子还真不小,自家父母官来了,还这么怠慢!”

    赵县长听了一笑,懒得理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