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承穿着老婆进货时穿的那件工作服,用力的挥动着竹枝扎的大扫把,带着几个人,在镇里环境最差,垃圾最多的农贸市场和车站的交接处那一块搞卫生。◇↓,

    他这不是被人穿小鞋,也不是作秀,今天镇里的头头脑脑们,上到左书记,下到他们这些副职,处理完了要做的工作,再也不能关起门来在办公室悠闲的喝茶看报,或者是溜出去打个牌什么的,全部都在搞卫生。

    除了左书记负责家里,其它的领导全部都分片到位,黄承这个资历最浅的,就主动挑了最难搞的这一块。

    提着个小篮子来买菜的镇医院的护士长笑着问,“黄镇长,连你们都上街搞卫生,这是有领导来视察?”

    “袁大姐,你不就是领导吗?”黄承笑了一下。

    “我可担不起这样的待遇,不过,镇里的卫生,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不然到夏天的时候,特别是这一块,那个蚊子铺天盖地的。”

    “放心,袁大姐,我一定亲自负责。”

    当然是有领导要来,不然怎么会这么大动干戈的搞卫生?

    今天一早,接到县里的通知,明天上午,赵县长将带着一行人来镇里检查工作。

    赵县长这次来,主要为的什么事,大家也都清楚,不过,在谈其它的事之前,让镇里的面貌焕然一新是首先要做的事。

    黄沁萍咬着粉丝包子喝着牛奶,笑话在旁边的父母,“爸妈,要搞得这么正式吗?还非得打领带,我保证,姐要是看到她带回来的领带成了这个样子。一定会心痛的,”

    两个大人没工夫理她,较劲了半天,总算打出一个过得去的结来,又按照这个时候的习惯,别上了一个领带夹。黄妈妈拍了拍黄承身上,也是黄静萍帮他买的西装,“我觉得不错,你说,过两天,会不会也在电视上放出来?”

    “这一次不会,以后总会有机会的,”摸了摸小女儿的头,“我走了。”

    车站前面的路边,已经站着的几个人,看着黄承一身光鲜的走过来,都笑着打趣,“老黄你这是准备去丈母娘家吗?”

    九点钟的时候,王淦青到了,手里夹着一根烟,打量了下嘉盛橱柜那边。又笑着打量了黄承好几眼,“冯振昌下来了吗?”

    “昨天就给他打了电话。好像县里也通知了他,肯定下来了。”

    “那就好,还有,上次跟你商量的事,还有没有什么想法?”

    “除了那两点,其它想法我们也是有心无力。”黄承说。

    “就那两样吧,”王淦青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屁股弹的老远。

    九点半,路上终于出现了连着的几辆车,左书记和王淦青。带着身后的干部,笑着朝那边挥手,赵县长从打头的那辆帕萨特里下来,笑着跟他们一一握手,然后就看到了对面那现代化的厂房,以及围栏后大片整齐的草地,“哦,这就是嘉盛橱柜?”

    “是,县长,再前面那家,就是砖厂。”王淦青抢在左书记前面说。

    “那就先去看看,”赵县长也不等他们同意,抬步往那边走,后面县里跟下来的那些,以及镇里一路人,忙跟在他后面。

    等他们到了门前,冯振昌和蔡磊,带着厂里的主管,已经恭候在大门前,“欢迎赵县长和各位领导来视察,”

    “呵呵,老冯你太客气了,”赵县长握住冯振昌的手,“刚从首都回来,比起前几年见面的时候,一平现在可是进步很大。”

    “县长过奖,请,”听到夸儿子的话,冯振昌总是很高兴,“各位领导请,”

    “这些木材,都是从哪里进的?”赵县长指着只盖了一个顶棚的堆料场里的木材问。

    “除了一些县里不能出产的名贵木材,所有的原材料,都是从县里的几个林场采购的。”蔡磊说。

    “不错,一家这样的企业,带来了周边好多相关产业的发展,”隔着墙,听着里面车间机器的轰鸣声,“我们就是要多引进这样的企业。”

    生产车间粉尘大,油漆车间味道更重,都不适合参观,冯振昌就带着他们到组装车间,还看了员工食堂,赵县长最满意的就是那个多功能食堂,平时吃饭,还可用来开会,上面还有旋转灯,墙上挂着音箱,还装了两台大电视,搞个晚会什么的也可以,“不错,真不错,”

    在砖厂,他指着沙堆旁的铁砂机说,“你们真细心,这样的事都想到了,不过,河里的砂这么多,就没想着多买几台铁砂机,包一段河下来?”

    “我姐夫说了,我们要用到的这些砂,才把里面的铁砂分离出来,河道里其它的那些,就让大家去淘,我们做自己的生意就挺好,”第一次和这样大的领导打交道,梅国兴有些紧张,不过还是清楚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其实,他当初提了这样的意见,顺道多买几台铁砂机,收入也不错,冯振昌劝他,“砖厂生意本就不错,不能你一家,把其它的生意全都占了。”

    赵县长此时听了这样的话,感觉不一样,“老冯,我算是明白你们生意为什么会做的这么大,眼界不一样,所以成就也不一样!”

    “县长过奖!我就是觉得,生意是做不完的,钱也是赚不完的,把自己的这一块做好就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县长的肯定和夸奖,冯振昌是相当高兴和满足。

    “接着我们要去看预定的蚕丝基地,老冯你就跟着一起来吧,顺道也提提意见。”

    蚕丝基地的选址,是黄承亲自办的,就在离镇里里多路的地方,这原来是一个小学,靠着座小山,虽然学校现在撤并荒废了,不过占地二十多亩,还有扩张的余地,离旁边的村子也有些距离,是个不错的地方。

    “如果到时嘉盛集团的专家们,对这个地方满意,我们能做工作,在旁边能征调一些地过来,然后把那座小山整成梯田的形式,能满足基地桑叶的需求。”这一次,理所当然的轮到黄承给县里的领导介绍。

    “老冯你觉得呢?”赵县长问。

    “我个人觉得挺好,”冯振昌当然觉得好,这里交通方便,又相对清净,地方也够,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行,这个地方选得不错,希望到时嘉盛的那些专家能满意。”赵县长带着大家转了一圈,又往车上走,“山清水秀,好地方啊,对了老冯,你岳父家离得不远吧,我想去拜访一下,你觉得方便吗?”

    “真不用赵县长,我知道你工作忙,心意我领了,我替我岳父谢谢你!”虽然这是一种荣耀吧,可是冯振昌觉得,现在赵县长做的越多,到时投资的事,他就越不好发表反对的意见。

    “也没事,耽误不了多少工夫,听说他也是老党员,原来的村干部是吧,于公于私,我都该去看一看。”

    于是,梅家湾又迎来了难得的盛景,县里的,镇里的,一共近十辆小车,一溜烟的开到挂面厂,接到冯振昌的电话,刚刚换上一套衣服的梅建,在两个儿子和个儿媳的簇拥下,把赵县长他们迎到院子的张大桌子旁。

    虽然已经过了古稀之年,梅建已经把一切都看淡了,但是,县长亲自登门拜访这样的荣誉,还是让老人家非常激动。

    村里不比镇里,看到这样的动静,早就围过来不少人看热闹,看到这些平时只能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领导们,此时都围着梅建坐着,有些老人家砸吧砸吧嘴,在鞋底上磕磕烟斗,“建这是找了个好女婿啊!”

    旁边一个人补充了一句,“更得了个好外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