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哈佛的ba,金翎自然学过经营战略与方针课,这是哈佛商学院整个课程体系的基础,贯穿了两个学年,她记得自己这门课的成绩还挺不错。︽,

    可是今天,她又一次无奈的发现,和冯一平一比,自己好像还真是个总经理的命,没办法,论战略眼光,真的远远不如他。

    “早知道我就不该来,我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也没见你给我加一分的工资,”金翎笑着发了一句牢骚,但是她的表情出卖了她,她脸上明显是按捺不住要大干一场的表情。

    果然,她跟着就问,“网站的总部定在哪里,省城还是首都?省城有智通,对网站前期的建设有帮助,首都信息集,人才也多,”

    “当然是首都,”冯一平说,“智通不是也要在北方设分部吗?刚好一起进行。”

    “清楚了吧,那走吧,我回去整理一下,尽快给你一份全面点的计划,”个人起身往停车场走,桌上黄静萍点的那几样东西,基本都没动,都只是尝了一下味道,要是全吃下去,还真是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出门后,冯一平还回头看了看,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建筑。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按说像服务区的这些餐厅和商店,只要用点心去做,不愁没钱赚,但是,他经过的这么多服务区,不管是餐厅还是商店,给人的感觉全是上世纪国营企业的水平,服务差的要命。偏偏价格贵的要死——和机场候机大厅的那些餐厅价格有一拼。

    全国这么多服务区,要是把每一家服务区的餐厅都给连锁起来,用点心去经营一下。不管是味道还是价格,只要是等水平,那绝对就是一个非常牛的企业,而且是现金奶牛。

    可惜啊,不认识交通部的领导,不然真有信心整出一个很有前途的企业来。

    金翎看他的神情,明白他的心思。对能连锁的生意,他总是很有兴趣,“要是真的想做。可以在省里尝试一下,省高速集团服务区管理公司,我能找到关系,”

    “算了。我就是觉得有些可惜。”冯一平摇摇头,“就是把我家的面馆开在这里,效益也不错,”

    “可以啊,下次回去我找人聊聊,看能不能承包几个下来,开上几家面馆,”

    这倒也不错。自家面馆的面,味道和营养。怎么也比桶面要好吧,而且在服务区开分店,一个分店也就是一个广告,“那行,既然说了,你就要放在心上哦,”

    这件事要是做成了,姐姐肯定是最高兴的一个。

    “多大点事!只要有信心做好,我们可以出更好的条件,还愁承包不到吗?”金翎不以为然的说。

    冯一平摇了摇头,“你啊,还是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谁说出价高就一定能承包?我们给出的承包金额再高,都是交给国家的,那些经手人能有什么好处?

    也不强求,你试试就行,我还有一个要求,我们不想占国家的便宜,但是也绝对不行贿,你知道吧,交通部门是**高发的部门,高速集团,又是交通部门里最容易出问题的单位,我可不想因为几个服务区餐厅承包的事,到时把我姐姐牵扯进去。”

    …………

    早上六点半,城市还很安静,马路上的车辆不多,发出来的声音,汇成低沉的嗡嗡声,就像是城市的脉动。

    站在阳台上看过去,东边的天空,云层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霞,那些高楼,在微熙的晨光里,都还是黑幢幢的。

    梅秋萍站着看了一会,来了兴致,叫冯振昌,“我觉得不错,你说现在这样拍出来好看吗?”

    冯振昌拿着相机摆弄了一会,摇摇头,“太暗,不过等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抢一张,应该不错,”

    冯玉萱从厨房里一样样的往外拿早餐,现磨的豆浆,小笼包,现煎的土豆丝鸡蛋饼,糯米和糙米煮的粥,家里食品厂的萝卜干,炒小青菜……。

    “爸,妈,吃早饭了,要是想拍,我们过两天找一栋高楼,到顶上去拍,肯定效果更好。”

    “那行,等我们回来再说吧,”冯振昌把相机收好,从阳台这儿拍,角度确实不大好。

    “呆几天再走不行吗?小舅妈不说今天还要带你们去玩?”

    “把事情先做好了,玩也玩得踏实。”冯振昌说。

    “慧慧长的真快啊,才个把月不见,就觉得长了好多,”梅秋萍说。

    “我经常见他,倒没觉得,不过,慧慧现在真的是很可爱的时候,”冯玉萱笑着说,岁左右的孩子,还没到最调皮时候,小舅和蔡虹看的又宝贵,粉雕玉琢的,确实人见人爱。

    “喜欢是吧,那还不抓紧找个对象,也早点成家生一个,”梅秋萍这时提这个话题,原来原因在这里。

    “妈,你怎么又扯这个,”冯玉萱很不耐烦,她的打岔策略没用,只岔得了一时,之后爸妈还是会把话题转回来。

    “我今年五十**,就快六十的人了,你看看村里,像我这样年纪的,谁膝下没有孙辈的?你就是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我想想吧,”冯振昌喝了一口豆浆说。

    “别指望我,弟和静萍现在不是住在一起吗,你叫他们生一个,”

    梅秋萍听了她这话,作势要去揪她的嘴,“你这说的什么话,一平和静萍结婚了吗,就先生孩子?”

    冯玉萱笑嘻嘻的避开妈妈的手,“那有什么关系,先有了孩子再结婚,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

    “你个不省心的丫头,你昨天也听小舅妈说了吧,年龄大了再要孩子,怀上也难,生也难,你都没往心里去是吧,”

    冯玉萱顿时觉得,爸妈今天去巡视,也不是坏事,他们来了,家里是热闹,但是一有空就跟她说这个事,真的很烦人。

    八点钟,特意抽调过来的一位水平精湛的司机,开着冯玉萱的那辆商务车来到楼下,冯振昌提着箱子下来,见还有专人开车,埋怨道,“大家都忙,我自己开就好,还要配司机干什么?”

    “爸,这可是你在首都的那个大宝亲自安排的,这一路,有些地方路况不好,他不放心,”冯玉萱说,“陶师傅,这是我爸我妈,我妈有时有点晕车,你尽量开稳一些,”

    这个还是从物流公司抽调过来的司机连忙点头,“没问题,”

    “妈,住宿别舍不得花钱,回来我给你报销,星级酒店安全也卫生些,你把我给你的那张卡拿好,身上少带现钱,能刷卡就刷卡。”

    “我晓得,”梅秋萍嘟囔了一句,“报销不也花的是我们的钱,”可不是吗,他们是大股东,花的钱都是自己的。

    …………

    此时,美国的波士顿,已是入夜时分。

    虽然今天天气不大好,最高也只有56华氏度,不过,汇聚了众多餐馆的昆西市场这一块,气氛很热烈,比平均温度至少要高出好几度来。

    哈佛商学院出版社的罗伯特汉密尔顿,和女朋友的浪漫法式烛光晚餐也进入了尾声,两个人在桌上的手已经绞到了一起,这时手机却大煞风景的震动起来,不过,他一看到852的区号,马上激动起来,冲女朋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笑着接通电话,“您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