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的过程,总是无趣的很,唯一的一个外国女职员,也并不养眼,身材也并不可观,冯一平逗留了一阵,借接电话的工夫,出去溜达了一大圈。

    底线他都有了交待,金翎和老包自愿做翻译,交流也不成问题,都用不着他操心。

    电话是李睿远打来的,他托老包带来了一份计划,冯一平已经看过,却没有给他答复。

    李睿远的想法,就是冯一平前两天去买车的路上想到的事,今年内地的股市是个牛市,一直按冯一平的意见,吸纳美国的科技股票,小批量的建仓原油期货的李睿远,看着沪深两市风生水起,有些坐不住。

    “冯总,”他不叫一平,改称冯总,应该是表现出郑重,“按新闻和报章上的数据,一季度gdp同比增长81%,比去年第四季度增长了1个百分点,宏观经济向好。

    按财报来看,上市公司业绩也整体较好,特别是钢铁、水泥、电力等板块的国企大盘股,走势喜人,显示基础设施产业开始走强,而这也是宏观经济启动标志。

    更有利的消息是,管理层改变了观念,对证券市场的发展持支持鼓励态度,不再一味视为投机,出台了不少利好政策,特别是允许商业保险资金间接入市。

    所有的这一切,加起来,就是牛市的保证,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我认为,在这一波的行情,沪指至少会冲破两千点,我们就这样作壁上观,是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一难得的行情?”

    虽然在陆羽茶室的那一次茶叙,冯一平就向他明确提出。不太有涉足内地股市的意愿,但是,作为一个金融部门的负责人,李睿远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冯一平,同时,他也很希望能做出业绩来。表现自己的价值。

    “李总,你还记得去年的建军节吗?哦,你可能不熟,就是月1号,那一天,证券法正式实施,按理说,这样的保证证券市场健康发展,保护广大投资者利益的法律出来。股市应该闻声而涨。

    但是,那一天的沪深股市都大幅下挫,沪指更大幅下跌6%,这其实真实的反应了我们的证券市场,是不理性,不规范的市场,所以,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原则上不涉足内地股市。”冯一平说的很慢,但也不是没有留有余地。只说原则上不涉足。

    我们股市的发展,说起来,真的乱象频生。

    后来的冯一平,9年就参加了工作,没有关注过股市的发展,现在的冯一平。从高,每天能看电视,而且能接触到报纸之后,他就一直默默的关注着沪深两市,看到的好多情形。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甚至看得大冒冷汗。

    那些十几年后说什么股市不规范,叫嚷着有黑幕的人,只要回头看看现在,就会感概那时的股市真规范。

    比如一两年前,证券公司挪用保证金这样严重违规,导致期货市场突发事件频出的事,和其它的事情比起来,其实并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虽然国家明规定,进行股票交易的场所,一定要经国务院批准,但是,全国仍然有18个省市,大胆的设立了未经央批准的场外证券交易场所,其上市的股票,没有经过央监管部门的批准,交易也不被央监管机构监管,说白了,就是这些场所交易的上市公司股票,其实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上市股票。

    但是,从事这样交易的股民,在00万人以上,涉及的市值,在00亿以上!

    非法交易都这样明目张胆大规模的进行,你还谈什么规范不规范。

    “那我觉得现在,应该是原则上可以涉足的时候,”李睿远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马上争取,“如果你有顾虑,我们不投入太多资金,你看可不可以?”

    “李总,现在真的不是时候,我担心在国内市场上的运作,会让你对所掌握的经验产生怀疑和动摇,还是按既定的部署办吧,不要灰心,机会总是有的。”

    冯一平这样说,也是他切身的经历,在国内的股市,除了那些明明暗暗的庄家很有把握,其它的散户,大多数时候,真的是凭运气。

    他有两个朋友,一个在业余时间,一直在研究股票,0年投入一辆奥迪a4的钱入市,希望能以a6的钱出来,结果,是买奥利奥的钱出来。

    另外一个,平时都没不关系股市,什么都不懂,只是受那一年大家炒股热情的影响,以一辆宝马系的钱入市,结果最后真的是一辆宝马6系的钱出来。

    虽然那个一直研究股票的朋友,可能就是个半吊子,但这还是能说明,在国内的股市,要赚钱,有时候真的是看运气。

    “李总,不要觉得可惜,放心吧,机会大把的有,你可以留心港股,密切关注那些机构的动向,说不定,这其就蕴含着机会。”冯一平安慰道,李睿远的一腔热情,还是要兼顾。

    同时,他这样说也是有所指的,下半年的时候,就和后来一些国际机构和银行,联手做空国内的一些上市公司的股票,比如做空恒大一样,这些机构在下半年,将成功的在香港股市狙击了一次我们内地的一家知名企业。

    “那好吧冯总,我尊重你的意见。”李睿远有些情绪低沉的挂掉了电话。

    冯一平并不觉得可惜,他现在真的不想涉足内地股市,内地那些资本运作的高手们,好多都得不到善终,进去的不说,拥有上百亿身家的,自杀的都不少,想想就能体会得到他们面临了多大的压力。

    坐拥巨资,说不定还没有最底层的人快乐,这样的日子,绝不是重生的冯一平想要的。

    会议室里,也正在激烈交锋,哈密尔顿坚持要蓝海战略的全球版权,而叶律师按冯一平的意思,坚持要保留大华地区的版权,双方正僵持不下,见冯一平进来,汉密尔顿立即把矛头对准了他,“冯先生,我们出版社出版的商业书籍,向来都要求代理全球版权,这一次,我们坚持也一样。”

    “这个很好理解,估计贵社之前,没有出版过土生土长的国作家的商业书籍,”冯一平笑着说,“我看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我们只保留大陆和港澳的版权,其余的全部交给贵社代理,好吧!”

    香港和澳门的发行,肯定就交给自己的出版社,至于内地,冯一平想先等一等,等这本书在欧美炒热以后,再和包括自己学校在内的出版社商谈,那时应该能谈到更有利的版税条件。

    没办法,也不说崇洋媚外什么的,被欧美同行认可的理论,一般在国内肯定也会受到推崇,更何况这个理论的提出者,还是国内人士呢?好好运作一番,说不好国内销售的印数,就顶得上所有其它地区的销售。

    “那好吧,”和同事商量了一下,汉密尔顿最终还是答应了这个条件,还是那句话,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何况他们现在是上赶着想出版这本书。

    不过,按照他们的编辑流程,书稿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核后才能确定出版,所以,冯一平也别指望现在就拿到一部分订金什么的。

    “这都不是问题,”冯一平本就没这个指望,“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能不迟于9月份付梓出版,没问题吧!”

    汉密尔顿考虑了一下,算起来,还有一个季度的时间,“没问题,”他也爽快的答应道。

    至此,所有问题,双方都没有意见,刚刚签完协议,冯一平还在和汉密尔顿寒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他一看,这个电话必须得接,“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边一个低沉的声音就说,“一平,我遇到了难题,帮我想想办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