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经济大学,终于显得不再那么胖的肖志杰,却还是改不了喜欢和女孩子说话、亲近的臭脾性,和几个男生一起,跟在班上几个女生的后面,说说笑笑的走出教室。

    就在他跨上自己的自行车,准备跟在大家后面一起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用家乡话喊他的名字,“肖志杰!”

    他心里一个咯噔,扭头一看,路边不远的地方,张副校长,不,现在应该称呼张校长,穿着一件黑夹克,老式的皮包放在身旁,双手捧着一个不锈钢水杯,坐在路旁的长凳上看着他,神色难明。

    对于生在冯一平他们这个时代,这个地方的,比较乖,比较听话的同龄人来说,小时候最尊敬,同时也最惧怕的,只有一种生物,那就是老师,具体的说,是小学初时的老师。

    高的时候,他们已经长大,对老师,尊敬是有的,但惧怕就谈不上,而且老师们的教育方法和手段,也和初小学的不一样,不会让他们惧怕。

    到了大学,接触的最多的,就是不带课,年龄也相差不多的辅导员,关系好的,会和辅导员勾肩搭背,一起喝酒,有时甚至会交流泡妞,不,这个词不太合适,应该是交流追女孩子的经验,那对他有个屁的尊敬哟。

    至于大学的其它老师,对不起,大多干脆就不给你机会尊敬或是惧怕。

    所以,哪怕是已经脱离了以前老师的管辖,但是,一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还是会马上紧张起来。

    正如现在的肖志杰。他也顾不得和前面的同学打个招呼交待一声,急匆匆的推车走过去,“张老师,你怎么来了?”声音都有些小颤抖,“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好让我去接你,”

    肖志杰没办法不紧张,除了张老师留在他心里的威压,自己可是一直瞒着张老师,在泡他唯一的女儿,看到他没有提前打一个招呼就找过来,怎能不紧张?

    “我找你有点事,”张老师看着他淡淡的说。

    肖志杰心里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您还没吃饭吧。那我们边吃边聊,”

    “那行,你找地方,”找校长提着包端着水杯站起来。

    “好的,您等一下,我把车放好,”

    他哪里是去放自行车的,借这个空档。悄悄拨通了张秋玲的电话,一直没人接。这会还在上课吗?他跟着拨王昌宁的电话,这次通了,“十万火急,张校长突然来找我,马上打车赶到学校旁边我带你去吃过一次的餐馆,”

    “好。我尽快到,”王昌宁这会也顾不上嘲笑他,已经快到食堂门口了,又急匆匆的往校外跑。

    肖志杰带着张校长,慢慢走在校园里的林荫路上。这会张校长态度还行,听着肖志杰的介绍,也关心了下他学习的问题,这让肖志杰心下稍安。

    介绍到宿舍的时候,张校长问了一句,“听说你家已经在省城买了房子,你现在还住校吗?”

    “我都是住校的,”肖志杰本能的不想就这个话题延展下去,“张老师,你知道吗?我家的那套房子,也是在一平的鼓动下贷款买的,不止是我家,我知道的,在省城买房的还有好多家。

    不过还真不错,我家那套,现在已经增值了近两成,一平家买的最早的那套,现在已经翻倍了,我听他姐姐说,他们现在好像要去上海买。”

    张校长点点头,“恩,一平的眼光是有的,他家不但自己发展的不错,还带动了好多人一起致富,你爸妈也是按他家的模式,开的面馆吧,现在生意还好?”

    肖志杰明白,这是避不开了,“虽然挺辛苦,但是生意还不错,”

    “我们那出来的人,为了让子女能过的好一点,谁还在乎辛苦不辛苦的,你说是吧!”张校长说。

    “对,不过老师,我觉得,你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在省城买一套房子,真比把钱存在银行划算多了,”肖志杰努力的想把这个话题岔开。

    “呵呵,就我的那点死工资,哪在省城买得起房子?”张校长笑了笑。

    终于又可以再扯几句,“一平说,房价只会越来越高,现在买,我们可能是只差几万,等以后买,差的就是几十万,所以他说,现在哪怕是借钱买也划算。”

    比如在省城的心区,现在现房的均价不到两千,期房更低,一套80平,全部费用都加起来,也就十八万,更诱人的是,这个价格,在稍偏一点的那几个区,都能买到配套很好的别墅。

    再过上八年,这些地方的房价,肯定得上万,到时一套80平的,加起来至少得80多万,收入怎么可能涨的那么快,那差的不就是几十万吗?

    这一番话,还真的岔开了一会,张校长现在是有点存款,不过也就能付现在一个小套的首付而已,至于几十万,那么大的数目,算了算了自己的各种收入,他发现那真的是一个天数字。

    “房价能上万?不可能吧,”他转头问。

    “这是一平说的,能不能上万不好说,但是就我看,五六千是很容易就会到的,现在市里最贵的,开盘价就已经四千多,”肖志杰挺高兴,他跟王昌宁说的那家餐馆,就在前面。

    “张老师,这家还不错,我们平时生活费宽裕的时候,都在这打牙祭,”

    “那行,找个安静点的位子,”张校长特意交待了一句。

    肖志杰现在百分百的确定,张校长这次来,为的是什么事,“好的,我们选个包间。”

    张校长打量着用餐的人,肖志杰订了一个包间下来,还跟前台的女孩子特意交待了一句,等会会有人找。

    二楼的简易包间里,张校长把菜单推给他,“我吃什么都行,你看着办吧!你爸妈在下面那么忙,平常没有时间来看你吧,”

    “都是我放假了去看他们,”肖志杰看着菜单,对拿着单子的服务员说,“来条清蒸鱼,干锅虾,回锅肉,麻婆豆腐,水煮白菜,虎皮尖椒,再来个鸽子汤,先这些,不够再加,”他熟门熟路的要了几个菜。

    “多了,太多了,就我们两个人,哪里吃得了那么多,”张校长话音刚落,包厢门被推开,王昌宁笑眯眯的走进来,“张校长您好!”

    “昌宁是吧,你好你好,你怎么也来了?”张校长站起来,很正式的和王昌宁握手,还看了肖志杰一眼。

    “是我通知他来的,本来还想联系其他的几个校友,他们一时都赶不过来,”肖志杰说。

    “校长你来了省城,怎么不提前跟我们打个招呼,好让我们准备一下,住的地方定了吗?要是没定就听我们安排,一平家现在也开了酒店,条件挺不错,”王昌宁很熟练的跟张校长聊天,他没有泡张校长女儿,所以他比肖志杰自在得多。

    “你们先坐一下,我去趟卫生间,”肖志杰打了个招呼,急匆匆的走出去,到转角的地方,拨通了张秋玲的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吃饭了吗?刚才在忙,我正准备给你打过去,”听张秋玲这话,她好像对他爸爸来省城的事,一无所知。

    “正准备吃,”肖志杰想了想,还是没告诉她,“你这个星期能来看我吗?”

    “真的来不了,”张秋玲有些丧气的说,“昨天我爸来学校找我,说最近的这几周,家里都有事,叫我放假就回去帮忙,你等等吧,我尽量找时间,”

    “没事,我能等,帮家里要紧,还有,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了,别总给人代课,”肖志杰嘱咐了一句,此时,他越发笃定了张校长的来意。

    张校长依然是问王昌宁的学习情况,见肖志杰回来,笑着说,“你们和一平,在初的时候,关系就挺好,能保持到现在,真不容易,”

    “是,但也就我们个联系的多一点,初毕业以后,和其它同学慢慢的就散了,”肖志杰说。

    “那去年的那次旅行,也是你们一起去的吗?”张校长笑着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