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问到了正题,肖志杰再也躲不过去,张校长虽然还在笑,却一直盯着他,此时还抵赖否认,也不是个好办法,老师这么问,肯定知道什么,比如照片之类的,“是,我们一起去的,”

    肖志杰没有抵赖,张校长点了点头,“说起来真羡慕你们,我们当年没有大学读,初毕业之后上的师范,在那之前,没钱,也没时间像你们这样出去转一大圈。

    参加工作了,平时很忙,寒暑假又要帮家里做事,更是没时间,到现在,老都老了,好多地方和景色,都还只在书上见过。”

    “张老师,你才年,离老远着呢!现在旅游很容易,火车越来越快,飞机票也越来越便宜,再加上一平又在到处开酒店,你到时想去哪儿玩,只要说一声,衣食住行,他都会帮你安排好。”肖志杰现在不大敢接话,王昌宁也只好把话题往冯一平身上扯。

    “不只是一平,你们也都不错,将来肯定都会大有前途,”张校长和他们碰了一下杯,“你们现在也都大了,有些事也懂,作为男人,作为家长,我们自己辛苦点,少玩点,其实没什么,只要家里好,只要儿女好就好,男人嘛,为了家庭,为了孩子,连命都可以不要,苦点算什么,你们说是吧?”

    “对,”另外的两个男人,哪会表示反对意见。

    只是肖志杰的脸色,也越来越苦。

    “我们这一代,没有碰上你们现在的好时候,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成就,不过。我自觉做的工作还是有意义的,秋玲也不错,算是接了我的班,参加工作以后,表现也挺好。

    和你们不一样,她一个女孩子。做这一份工作,挺好!虽然收入不高,但是稳定,同事也简单,假期也多,而且,也算是受人尊敬的一个岗位。

    我想在退休前,尽尽力,把她调到镇初教英语。然后想办法,看能不能让她进一步,当个教研组长,要是能当个教导主任什么的,那我也心满意足了。”

    “校长你能一直甘于清贫,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在学校里,我很佩服,我敬您一杯!”肖志杰这会一直蔫蔫的。不在状态,王昌宁只好挑起大梁来。

    “来。志杰,我们一起,我说的话,你赞同吧,”张校长举起杯,邀肖志杰。

    “校长说的对。”肖志杰涩声说。

    “不过,秋玲要能像我安排的这样走下去,还需要你们这些同学的帮助,也希望你们在走出校门之后,还能像同学一样相处。怎么样,能答应我的这个要求吗?”张校长举着杯,却不喝,看着他们两个,主要是肖志杰问。

    “没问题,”王昌宁说。

    “会比以前还对她好,”肖志杰低着头说。

    张校长听了,顿了一下,还是笑了笑,“那就好,”说完把酒一饮而尽。

    话还没说透,张校长也没急着走,跟他们到就近的一家怡佳住了下来,“昌宁你下午有课吗,有课就回学校,志杰你留一下,”

    王昌宁看了一眼肖志杰,肖志杰示意他走,他想通了,有些事,还是得自己面对,“那校长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志杰,把老师陪好。”

    王昌宁走后,房间里一时有些安静,“你也坐,”张校长结果肖志杰泡好的茶,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我这次来,是瞒着秋玲的,”

    事到临头,肖志杰也不再躲闪,“我知道,我也没跟她说。”

    张校长睁开眼看了他一眼,有几丝赞许,这么处理,有点男人的样子,“说说,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把我们瞒了这么久,”

    其实,他们发现这事也挺侥幸,张秋玲非常小心,甚至小心得过了头,去年那次旅行,洗出来的照片里,她和黄静萍,和于莲,以及和冯一平、王昌宁的合照都有,就是没放一张有肖志杰的,跟家里也说,那次只有五个人。

    但是,时间一长,难免有些松懈,前天,她妈帮她整理房间的时候,从桌上一个本子里,掉出了一张照片,正是在静安寺,肖志杰得知家里已经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抱着张秋玲转圈的那张,她回学校的时候,忘了随身带走,

    照片下方,日期都清清楚楚,张校长夫妇一看就明白,女儿和肖志杰一定有事,不然不会瞒着他也在的消息,而且偏偏留下一张这么亲密的。

    张校长赶到镇里一问学校的门卫,果然就打听出来,这个小伙子,在周末的时候,是来找过张秋玲几次,再一想到女儿之前好多次周末放假,说是去找同学,或是留在学校不回家,那原因也就呼之欲出,去看肖志杰了呗。

    “我上高的时候,”肖志杰老老实实的说,“去师范找过秋玲好多次,也是有她鼓励我,我才考上了现在的大学。”

    “你们现在,”张校长只问了一截,那个问题还是问不出口。

    就算是问出口了,肖志杰对这个问题肯定也会死撑,他怎么敢承认,就在今年年后,在他的死缠烂磨之下,终于在省城自己家里,拉着张秋玲,把该做的事都做了?

    “我也是个开明的人,只是你们现在都还年轻,都是为将来打基础的时候,你还在上学,秋玲也在进修,这两年都很关键,所以我不赞成你们现在来往过密。

    而且,你也知道了我对秋玲的安排,我只有她一个孩子,虽然小时候,我们是把她当男孩子来养,但她终归是个女孩子,我和她妈,不想她离我们太远,所以,我们是希望她最好也能找个在镇上工作的人。”

    话都说开了,肖志杰干脆改了称呼,“叔叔,现在交通这么方便,镇里,或者不是镇里,区别不大的,”

    张校长也没想着这几句话就能让这些热恋着的年轻男女止步不前,“我在学校的时候,也很少找学生家长,今天也一样,这是我们连个男人之间的谈话,我希望你也能体谅一个父亲的苦衷。

    还是刚才的那句话,我希望你们现在,还是像同学一样相处,不要越线,平时通电话可以,周末这样两地跑来跑去的,浪费时间也浪费钱,还不安全。

    回去后,我会看着秋玲,你呢,也不要再去打扰她。”

    肖志杰马上急了,初尝个滋味,他们怎么憋得住,“叔叔,就和高的时候一样,我们俩见面的时候,还能互相鼓励,其实学习的效果更好。”

    “你们今年才刚满21岁,自觉长大了,其实有很多事都还不懂,考虑得也不周全,暂时就这样吧,我不会让秋玲来找你,你也不要去打扰她。”

    “叔叔,我理解你的做法,我明白,你的安排和规划,都是为了秋玲好,”肖志杰知道,现在急也没用,“可是你也知道,时代不同了,在你们那个时候,能做一个老师,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我这么说完全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做一个乡镇的老师,就算是以后真和你说的,她当上了镇学的校长,就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吗?也是秋玲自己愿意的选择吗?”

    “是,现在这个时代很精彩,机会多,选择也多,但对她一个女孩子来讲,我们不指望她能光宗耀祖,能在小镇里有个安稳得体的工作,一个温馨和美的家庭就够了。”张校长说。

    肖志杰差点就说,我决定了,等我毕业以后,也想办法去镇里教书,可是这样的话不好说出口,说出来就是承诺,要是做不到,张校长肯定更不满意。

    做到了,自己爸妈如何能满意,好容易考上了大学,结果还要回到镇里?那就算他后来和张秋玲走在一起,爸妈怎么会喜欢她?

    谈话就此告一段落,都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但是,谁也没说服谁。

    从酒店出来,他一直找不到最佳的方案,同意张校长的安排,他做不到,开玩笑,接下去只能打电话,不见面,怎么受得了?

    先答应,然后偷偷的见面?也不好,张校长今天一直说男人男人的,强调责任,怎么好做这样阳奉阴违的事?

    他想得头都大了,跟王昌宁商量了一下,王昌宁一时也想不出什么主意,给张秋玲打电话,让她和家里闹?更不好!

    于是最后,他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

    冯一平听到肖志杰说的话,很意外,他知道,肖志杰其实也是一个很要强的人,这还是第一次叫他帮忙想办法,可是,这个事,真挺麻烦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