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难也得想办法,这可是他唯二的兄弟之一,在这样的人生大事上需要帮助,冯一平当然义不容辞。【,

    “静萍,志杰那边有事要帮忙,我得回去一趟,你要一起吗?”

    “什么时候?”

    “现在,我马上订票,”

    “啊,回去能呆几天?”

    “最多就两天吧,”

    “那算了,我不回去,我现在就给你收拾行李,”

    会议桌边的几个人,这时聊得很开心,达成协议之后,再也不像之前讨价还价时那么严肃紧张,都挺放松。

    金翎见着了母校的那个人,好像真的感觉有点亲,哪怕之前她并没有和学院出版社的人打过交道。

    老包和叶律师,则是因为谈成了业务,所以挺高兴。

    心情最好的,当然是以汉密尔顿为首的出版社的个人,商业书籍一年只出版四五十种,对这一本的成绩,他们都很看好,只要运作得当,肯定会登上各路畅销书榜,更别说还可以向那么多国家转让版权。

    “对不起汉密尔顿,”冯一平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我马上就要赶去机场,不能陪你们,不过请一定在我国首都多呆两天,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那太遗憾了,很期待我们的下一次会面,不过估计下一次应该是你去我国,我们都预计,出版后,会有很多组织邀请你去做演讲,我也很期待他们见到你时诧异惊讶的神情。”汉密尔顿握着他的手,开了个玩笑。

    “我也很期待再见到你,接下来的出版和发行工作,就拜托你!”

    “没问题,都是我的份内事。”

    “谢谢你。叶律师,晚上会有金总请客,请一定出席,”

    “一定,”叶律师对他很佩服,虽然他不太清楚这本书的价值。不过从老外那里能看出端倪来,还在上学,却能经营这么大的公司,还让这么知名的出版社赶着要出版他的书,这样的年轻人,以前他真没见过。

    “包总,不好意思,不能陪你,不过联系那几家汽车公司的事。金总那边有关系,”

    “行,等我的好消息吧,”老包笑着说,他这次来,也是有任务,会和首都的几家汽车公司接洽广告的事。

    “怎么了?这么急?”金翎陪着他走到办公室。

    “一点私事,我可能在省城要呆两天。你有什么交待吗?”

    “有几分件刚好你带过去,顺道和洪浩然商量一下汽车网站的事。哦,对了,还有我爸想见你一面,要不就趁这次吧,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安排时间。”

    “咱爸要见我?为什么?什么事?”冯一平笑着占了个便宜。

    金翎正忙着整理件,瞪了他一眼,“放心吧,肯定不是像你吹嘘的一样,你的光彩太耀眼。主要是你的那本杂志,还有你在生意上的一些决策,他有点感兴趣。”

    “我知道,肯定是你在咱爸面前没少夸我,谢谢你!不过,话说金大主任官威大吗?严肃吗?好说话吗?”

    “呵呵,怎么,冯天才也有紧张的时候?”金翎笑了。

    “紧张是不会,不过第一次见面,当然想给他留个好印象,还有,上门要带什么礼物?你不会刚好有东西要带给你爸吧,我很乐意代劳。”

    …………

    “不是说就只能呆两天吗?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徐斌来接的机,看到他背着一个,还拖着一个大箱子,笑着问。

    “别提了,都是金总给他老爸带的礼物。”

    当然也不全是,里面有金翎拖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西洋参,深海鱼油,还有冯一平从家里拿的几盒海参,以及他也不知道好在哪里,但是价格却很好的茶叶。

    “怎么样?”徐斌把他带到停车场的一辆黑色大家伙前面,笑着问。

    “真不错,”冯一平由衷的说。

    这是这一代的奔驰s600,98年推出,底盘编号220,它不像上一代的虎头奔那么方正大气,但看上去更舒服,优雅圆润,身段一流,气度恢宏,而且不像虎头奔那样有些臃肿。

    车内的装饰,除了冯一平不太感冒的那深颜色的实木板,其它的就一个字,“豪,”

    两辈子,他这是第一次开12缸的车,特意打着了火,很没见识的站在车外面,听那低沉有力的轰鸣声,不过12缸啊,虽然他不在乎排放神马的,可是这个油耗,啧!

    “目前现车只有两辆,剩下的,要一个半月之内到货。”徐斌自觉的坐在副驾上,见到这车的,都有开一把的冲动。

    “酒店和婚庆公司目前有没有接到生意?”冯一平很关心这个,投入这么大,买这么多车,要是空置率太高,那真挺闹心。

    “宣传工作,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反响不错,好多公司都到酒店考察过,目前已经和十几家大公司签了定点协议,好多还顺道把公司年会也定在大宴会厅。

    婚庆公司也不错,不但有婚庆的单子,寿宴也有。”

    “那还不错,辛苦了李总,”

    “应该的,”

    晚上的时候,张校长很意外的看到冯一平也跟在身后进了房间,有些惊讶,“一平怎么也来了?”

    “张老师好,我这两天刚好在省里下面出差,听到你来了,就提前赶了回来。”

    “你们啊,都这么客气,不过一平,现阶段,不要只顾着生意,还是学习要紧,”

    “张老师你说的是,请你放心,缺的课,我自己都补了回来,”

    “那就好,你们几个,是学校最有出息的一批人,到大学了也不能放松,”

    和拘谨的肖志杰一起坐在后排,张老师也有些不自在,“一平,这是你的车?你们别笑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车,”

    “在滨江区那,还有一家酒店,预计国庆前后营业,这样的车我们买了几辆,是给将来的婚庆公司用的,”冯一平解释了一下。

    “哦,那挺好,婚庆公司好,”

    虽然在学校,听不少人说了冯一平家的事,也听女儿说了不少,但是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这个从初也不过毕业四年多的学生,现如今,已经是好多人要仰望的存在,可是,从见面到现在,除了长高了点,他看起来好像和在学校时没什么两样。

    晚餐当然很丰盛,不够席间并没有提肖志杰和王昌宁的事,就是单纯叙旧,不然个对一个,那不是做工作,反倒像是施压。

    “张老师,你难得来一次,又刚好我们几个都在,那我们就强留你一次,在省城好好呆两天,让我们个,尽尽弟子之谊,带你好好转转。”

    “你们几个的心意我领了,不过真没时间,明天我必须回去,”

    “那这样好吧张老师,明天再呆一天,后天我们派车送你回去,好吗?”冯一平举起酒杯。

    “那行吧,”张校长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冯一平都这样安排,他也不好推辞。

    晚上,肖志杰家里,个人虽然难得的聚在一起,却没有时间叙旧,都在想着该怎么办?

    张老师态度很坚决,让肖志杰和张秋玲只能电话联系,不能见面,虽然没明说,但是话里话外,已经明确表示了反对。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冯一平想了想,对肖志杰说,“你说,是不是张校长觉得我们条件还不够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