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玲的爸爸是不是看不上志杰?”冯玉萱给弟弟打来洗脚水,又去房间帮他铺床整理行李,间跑到门口说一句,“以后回来不用带衣服,我给你买几套放家里,省得麻烦。↗,”

    “那也行,”

    重生到现在,改变也很多,**不说,不论冬夏,他终于也奢侈的一天换一件衬衣。

    至于外套都天天换,他现在还做不到,他总觉得这是挺侨情一事,今天换下来,也不洗,挂衣柜里,过几天又轮换着穿,有那个必要吗?

    当然,他这是以自己改不掉的**丝心态,去猜测欧美的那些人,人家说不定正装穿一天也马上送去干洗呢?

    这事他可做不来,除了少数的几套行头比较贵,他其它的衣服也都是几百块一件,现在的趋势是,随便一件衣服吧,它都不建议水洗,要是穿一天就干洗一次,也不说折旧,累计下来,干洗费说不定比衣服还贵。

    冯玉萱拿着枕套和枕芯来到客厅,边套边说,“爸妈都说听话要听音,你们这个老师,怕是看不上志杰吧?”她又问了一次。

    “应该不会吧,”冯一平刚刚还在肖志杰和王昌宁面前说了这个可能的论断。

    “也不是不可能,他现在是初校长是吧,学的校长,在镇里地位其实不错的,而且又不像机关里的那些人,怎么说呢?”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

    “超然?”冯一平试着接了一个。

    “对,超然,他是吃公家饭的,但是,大家有骂镇长的,有骂村长的。没谁骂校长的吧!反而对他们都挺尊敬。

    而且,他们以后也有机会调到政府里当官,希望小学的头两个校长,现在不都在县里当了镇长,你说是吧?他还真的有可能看不上志杰他们家。”她分析了一大通。

    “不过我觉得志杰挺不错的,家里条件不错吧。他为人也不错,懂事,而且反应也快,对数字特别敏感,和人说话也有一套,这点比昌宁强些,昌宁好多时候不太敢说话。”

    现在省城的家,只有她一个人常驻,这些话。估计平时也没人说,好容易有了个倾听者,一说就一大通。

    “是有这个可能,”冯一平点点头。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冯玉萱问。

    “打算明天带着张校长到公司参观一下,然后带他到志杰家里看看,”

    冯一平其实和张校长接触的并不多,但是以己度人,他不会把张校长看成是那种为了教育事业。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那样的人。

    张校长之所以坚持那样安排张秋玲。可能是因为他觉得那样安排最好,也最划算。

    然后可能还让张秋玲嫁一个系统内的,比如镇教育组的,或者县教育局的,这样不但对张秋玲好,对他也好。

    具体原因不清楚。那姑且就先这样认为吧!

    明天就好好带着张校长,让他睁开眼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让他想一想,已经见过这一切的张秋玲,还会不会对他这样的安排满意?

    安排参观的地方当然也有讲究。第一站就是智通公司,老师和科技,总要配一点。

    现在的智通,和刚成立时的智通,可谓是天差地别,虽然还是租写字楼办公,但是,已经有了科技公司的气派。

    不说一看就挺高大上的大堂和前台,进了办公区后,看着那整整齐齐的几百台电脑——还有普及率很高的笔记本电脑,以对着电脑忙碌的人,张校长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要知道梁家河学,现在统共也只有两台电脑,办公室一台,财务室一台。

    张校长也感觉到了一股气场,不同于教室,也不同于和“现代”这个词不太沾边的镇里,好像有些梦幻,但是,站在这你就会觉得,这才是这个时代的代表,这才是未来的方向。

    “你们两个来过这吧,带张校长好好转转,张老师,不好意思,我去商量点事,一会再来陪你,”

    “你去忙你的吧,有他们两个带着我就好。”张校长这会打量着一间会议室墙上的会议白板,想弄清楚上面写的那些是什么意思。

    洪浩然也坐在电脑后忙,噼噼啪啪的敲着键盘,见冯一平进来,拿着一旁的笔记本电脑过来,“金总一跟我说,我就召集公司里有经验的人开了个会,不过,公司里没有一个人有建这么大网站的经验,所以我们现在还在摸索,写出来的程序也不多。”

    冯一平看了看电脑,和上面的那些程序相见不相识,“网站没做出来,我提不了意见,智通呢,当然还是以本职工作为主,不过,做网站也不是让你们白干,成立后的嘉盛汽车会给你们真金白银的,也相当于给你们拉了一项大业务。”

    “白干也没事,”洪浩然笑着,“都是兄弟公司,当然,给钱我们肯定欢迎。”

    随着智通的健康发展,洪浩然这个理科生,现在都能玩幽默,不错。

    “网站那边,相关的人员到位了多少?”

    冯一平一摊手,“除了我这个老板,一个没有,这也是你和金总年去美国的另一项任务,首席运营官,首席技术官,都可以从那边聘请,智通这边也一样,也可以趁机多吸纳一些人才,如果有很多想加入,但又不愿意到国内工作的,你可以考虑,在那边成立一家分公司。”

    “太好了,我正愁这件事呢,现阶段,愿意回国工作的,或者是来我们国家工作的高技术人才不多,如果能在美国建一个分公司,或者一个办公室,那就解决了我的大问题。”洪浩然高兴的说。

    “这说明我这个老板工作还是到位的吧,你还没提出困难,我就帮你解决了,”

    洪浩然竖起大拇指。“肯定的!”

    在去嘉盛假日酒店的路上,张校长还沉浸刚才的震撼,“这么大的公司,这么多的设备,那么多雇员,你们这个软件。卖的好吗?”

    “这两年发展的挺快,虽然投入多,但是销售也挺好,”高科技,一般就意味着高利润。

    这时车已经行驶到了沿江大道,肖志杰指着对面的那座一看就让人难忘的建筑说,“那就是一平说的酒店,”

    “啊?”张校长看着对面的建筑群,“这么大?我还以为就和我住的那家差不多。”

    “现在住的那是快捷酒店,这是按五星级的标准建造的。”肖志杰介绍说。

    等到了酒店前面,更感觉她的宏伟壮观来,从间的大拱形里,可以看到后面的湖,以及湖后面远处围着的栏杆,“这一块都是你们的?”

    “是,从江边到后面那一大块都是。”冯一平没有带他们进入酒店,此时正在抓紧装修。站在楼下噪音就很刺耳。

    大宴会厅的装修大部分已经到位,冯一平带着张老师进去转了一圈,还远观了一下也在施工的水上乐园,张校长一会看看后边的酒店,一会看看前面的滚滚长江,不怎么说话。

    “张老师。这个酒店,是我们投资最大的一个项目,也是滨江区最大的项目之一,还没算上湖那边的那块地,将来我们会开发成高档住宅区。所以我们现在和滨江区政府关系不错,你要是愿意,秋玲也没意见,我们能把她调到滨江区的重点小学来,”冯一平说。

    就张秋玲师范的凭,进学挺难。

    张老师明显有些兴趣,“这怕是不容易吧,”

    一般来说是不容易,想当初,冯一平的班主任,为了能调进县里,费了那么多力,还等了那么多年。

    “调过来没问题,可是秋玲会不会也能当上领导,这个我真保证不了,但是好处也多,首先,她进修容易,另外,你的孙辈,到时的教育也有保证,从幼儿园到高,进名校没问题。

    你不也说吗,大人辛苦,不都是为了家庭,为了后代,不是我们妄自菲薄,现阶段,省里的教育水平,肯定是要优于我们镇里,你说是吧!”

    “那当然,除了有几个市少数的几家学校,省城学校的水平,肯定是全省最好的,而且硬件也好。”张校长说。

    “那你是同意吗?”冯一平问。

    “谢谢你的好意,秋玲能到省里上班,我当然愿意,但是,我们也要考虑一下,还得征求她的意见。”张校长想了一下说。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现在侥幸有了点成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想让同学们都发展的好一点,同学发展都好,那我们以后的路,就都顺畅。

    当然,你给秋玲规划的路也不错,究竟哪样最好,我是说不好。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保证,只要我们酒店在,只要我们公司在,秋玲在区里学校的待遇,肯定是有保障的。”

    冯一平的这些话,张校长放在了心里。

    原本他的安排是不错,可是要把张秋玲运作到镇学教导主任的位子上,估计得好些年,还不一定能成功。

    而今天,冯一平给他的选项,打开了另一扇门,一个镇学,多年后还不太能保证的教导主任的位子,和现在省里重点小学一个正式编制相比,究竟哪个好?

    冯一平的安排也有些小小的问题,最后到肖志杰家的时候,可能是前面的那两处,给张校长震撼太大,对肖志杰家的房子,他并不太感兴趣,当然,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他还在想究竟让不让女儿来省城。

    所有当肖志杰把冯一平带回来的海参和茶叶送给他的时候,他没细看,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等回酒店后才发现这两样都价值不菲,第二天早上,上车前,他坚辞不受,“你们要是还把我当老师,就把这些拿回去。”

    提着那两样东西,看着远去车,肖志杰担忧的问,“你们说有用吗?”

    王昌宁拍了拍他肩膀,“幸福哪能来的这么容易?现在公开了也好,张校长不是不让你私下见秋玲吗,那你以后就大张旗鼓的去他家里,不让你进门,你就在外面等着,拼着一张脸不要,就死缠乱打。”

    “别和秋玲说她爸来的事,抽空和她说说能来省里工作,探探她的想法,”冯一平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