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公司的小楼前,看到车开进院子里,原本就在一楼大厅的梅义良和桌旁的客户打了个招呼,起身笑眯眯的走过来,却不时迎接冯一平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车身上,“啧,啧,奔驰就是奔驰,这派头,这做工,这漆,这内饰,”

    说着就坐进了主位,“剩下的几辆徐斌说什么时候到?”

    那边真正迎接冯一平的陈学峰等也下来了,“舅,就算是车都到了,也不是给你配的,都是酒店的,就是你要用它接待重要客户,也要给酒店租金,你要喜欢,还不如求求舅妈,让她给你买一辆,”

    “就是啊梅总,回家表现好一点,让老板娘开恩,自己买一辆多好,省得你总是看着眼热,”陈学峰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调笑梅义良之余,麻利的溜进副驾后面的位子,很轻松的翘着二郎腿,“好车就是好车,坐上来就不想动。”

    后面跟上来的工程部和精算部的经理,和冯一平不接触不多,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车里的两个公司元老。

    梅义良换了几个姿势,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起来,轻轻的关上车门,“是真喜欢,可是这车你也看到了,还是后排最舒服,那就是买了这车,还得请个司机,再加上这油烧的,”

    他看了看同样也停在院子里的自己的那辆车,“综合一比,还是我这辆好,”

    一楼的大厅,早就变了模样,利用得很充分,除了间留出还算宽裕的过道,两边摆的都是小圆桌。好几个西装革履的姑娘小伙,这时正在陪着上门的客户,商量装修方案,前台后坐着的女孩子,好像不是前台,谈好的合同。经她过目后,才能盖上合同章,看样子,现在就没前台,坐那的,应该是业务部的主管。

    至于楼上办公区的两层,那个人口密集度,大到连冯一平也觉得不好意思,“辛苦了。再坚持几个月,”

    几个月之后,其它部门都搬到酒店里,这座小楼,也要准备拆了,和旁边已经买下来的几块地一起,拟盖嘉盛的总部大楼。

    具体业务,冯一平早就不再过问。所以和这些主管也就见见面,没谈什么工作上的事。只是既然回来了,总得到处看一看,老板也要尽本分不是。

    送走陈学峰他们,冯一平道出了来意,“舅,在我们重点要发展的地方。比如首都,还是要有自己的工程部,不然具体业务总是外包,总会出纰漏,用料以次充好。业主不太注意的地方,施工的时候也不太注意……,长久下去,对我们的品牌不利,不要多,但是总要有几支自己的施工队,”

    “这个问题我们在考虑,到年底,应该能挤出来十个装修队,明年就调到首都去,主要是监理跟不上,不然外包关系也不大。”梅义良说。

    “对我们自己的监理,一定要制定更严格的工作规范,特别是惩处力度要加大,我看,再出现类似的事情,还是直接送交法办省事,还有,那些委托的装修队,保证金一定要加大额度,多到他们不敢乱来。”

    冯一平说的是监察审计部查处的一起事故,项目总监在一次例行工作检查,发现一处外包装修业务里,使用的板材和合同上标明的明显不符,而嘉盛负责该业务的监理并没有提出异议,最后监察部介入,发现不止是板材,其它材料也有以次充好的现象。

    后查明,该监理和委托的那家装修队勾结,已经到手近一万好处费。

    幸亏发现得早,不然他这不到一万块钱造成的损失,公司花十几万可能还挽不回影响,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遇到这样的事,在网上发个帖子,再容易不过,后来冯一平自己也曾经干过这样的事。

    房和车,是老百姓一辈子投入最大的两样,与这两样相关的事,大家也都很看重,因此,在家装这样的事上,所有人普遍都是高要求,哪怕损失不大,影响也不大,也没有一个业主愿意心平气和的说算了。

    就像谁都会失恋一样,装修的时候,就是没什么大问题,谁没和装修队吵几架,何况是真出了问题?

    同理,买车也一样,不然怎么网上充斥着那么多“无良装修公司”,“黑心四s店”之类的帖子?

    展开了说,业主和装修公司,购车户和四s店,其实就像患者对后来的医生一样,不信任的很。

    “已经调整了,不过一平,随着业务越来越多,各种流程再完善,这样的事,总避免不了,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在遇事后怎么解决上下功夫,我们现在正在优化方案,遇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处理,当然,一切以业主满意为前提。”

    是啊,麻烦事总少不了,“是,我知道随着规模扩大,类似的问题肯定避免不了,但是,一定要力求减少,只要有一个业主不满意,我们肯定会被他们念叨很多年。”冯一平不觉得自己站在业主一方没什么不对,只有想业主所想,急业主所急,工作才会做好,品牌美誉度才会好。

    家具旗舰店里,总是忙的很,穿着套装的蔡虹正在接待一对年夫妻,看冯一平过来,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去办公室等,冯一平在店里徜徉了一番,逗了逗儿童活动区里的一个小家伙,不得不说,卖家具,比他后来卖机电产品,舒服得多,这里是浓浓的生活气息,而机电经营部里,再高档先进的机电产品,都透着冷冷的工业气息。

    看来刚才谈的不错,蔡虹进来时,心情挺好,“这次回来怎么这么急?昨天到家里连杯茶都没喝,晚上把你姐也叫上,一起吃饭吧,”

    “晚上已经约好了,真不行,”晚上说好了和肖志杰王昌宁一起吃顿饭,然后好好聊聊。

    “哟,现在生意做大了,是不是和你吃饭还要提前预约?”

    冯一平哭笑不得,“那就一起吧,我本来是打算和昌宁他们一起吃饭,”

    蔡虹来了兴致,“你们在一起聊什么?我发现你们好像都一样,没有女朋友或者没成家之前,总是喜欢往女孩子前面凑,等有了固定的女朋友,或者成家了,又会经常去找什么兄弟同学之类的,”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小舅妈,你们不也一样,会经常约同性朋友去逛街?因为有些话,你跟她们才能说到一起去,不是吗?”

    蔡虹一听,好像有点道理,冯一平不等她细想,马上转移话题,不然这个话题结束不了,“几点去接慧?”

    晚上,也在省城的蔡鑫一家并没有来,他们夫妻俩,在冯一平面前,总摆不正位置,一起吃饭,他们累,冯一平也累,还是这样好。

    慧慧一点都不认生,好动,在童椅上坐不了一会,就在包厢里窜来窜去,一会要表姐抱,一会去吃王昌宁给他剥的大虾。

    肖志杰很正式的跟小舅敬酒,“表叔,调工作的事,将来少不了要麻烦你,我敬你一杯,另外,该出的费用,全部我来,”

    梅义良和他碰了一下,“我已经打了招呼,只要你女朋友那边定下来,这边不是问题,放心吧!也没什么费用,我们和滨江区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顶多就请他们吃顿饭。”

    费用肯定是有的,孙区长会出面打招呼,但是下面那些具体经办的人,谁会白出力?不过冯一平早就说了,这些费用,全部他来,跟肖志杰提都不要提,不然他以什么理由跟他爸妈要?

    然后结账的时候,肖志杰死活要自己买单,梅义良怎么会同意?趁他们两争的工夫,冯一平掏出自己的卡,递给服务员,这下蔡虹也参与了进来,打了冯一平的手一下,“你们都不要争了,除了我们俩你们都是晚辈,哪有让你们请客的份?”

    不过话虽这样说,但看得出来,肖志杰的举动,让他们挺满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