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样的问题,冯一平回答起来反而没有压力。

    他现在才发现,金翎在自己老爸面前,也是个非常八卦的人,说了他那么多事,他最担心的,是金主任下一个问题是,“你对婚姻是怎么看的?”

    那他就是一茶几的杯子,满满的都是悲剧。

    “伯伯您是计委主任,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两年房价上涨的速度,而我认为,这还远没到头。

    我国人多地少,这是一个基本盘,改革开放到现在近二十年,城市,特别是发达地区的大城市,发展的很快,和二十年前相比,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相对完善、发达的公共服务,比如,教育,医疗等,让不少人想方设法,千方百计的都要来城市落户。

    这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应届毕业生,老家在农村,在小城市的,毕业之后,自己没有回老家的意愿,爸妈肯定也不同意他们回去,辛辛苦苦,好不容易供出一个大学生,要是还回农村,回小县城,爸妈都会气死,为了孩子,说不定就倾尽一生的积蓄,帮他们在大城市里置办个小窝。

    另外,一些没赶上分房的0后,现在怎么也该结婚成家了,那肯定要买套房子。

    那些福利分房的50后60后,现在子女都大了,原来的小房子不够住,也要换大房子。

    这几样加起来,刚性需求很大,加上政府也乐见房价走高,这样卖地的收入才高,所以这房价,肯定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翻着番的往上涨。”

    “是有几分道理。不过,翻着番的涨,未免有些危言耸听吧,”金主任皱着眉头说。

    “按我的预计,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事。现在能买一套房子的钱,到那时,可能连个首付都不够。”冯一平说的很肯定,这可是广大80后血的经历和教训,他怎么会说错。

    “就拿省城来说吧,现在在偏的几个区,还能买到1500以下的房子,等过十年,500差不多。至于首都,我现在买的房子,均价不到5000,十年后,就现在的那个地段,估计50000都买不到。”冯一平一提这个就有些刹不住。

    “好,就姑且这么认为吧,”金主任抬手止住了他。“那你认为,政府在其可以做什么工作?”

    推泼助澜呗。冯一平差点就顺嘴溜了出来,“其实我们有现成的学习对象,每年有好多干部去新加坡学习,香港也回归了,他们的一些做法我们也都了解。

    这两个地方,土地更紧张。但房价并不是天价,因为他们建设了相对合理的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

    目前来看,我们国家,政府在这一块是缺位的,好多地方政府。是巴不得地卖的越贵越好,这样财政收入才高。”

    “廉租房,经适房,”金主任敲了敲沙发扶手,“把我那个本子拿过来,”他指着办公桌上一个带着一支笔的笔记本说。

    看着金主任在本子上写下这两个词,冯一平没想这能改变什么,就是央计委的主任听了估计也不太管用,如果说给他们学院的的院长听,可能才会有点效果。

    “伯伯,你也劝劝金姐吧,现在买房,真的是一项非常不错的投资。”

    “呵呵,我的话也没什么用,不过我会多跟她提提,”金主任笑着说,“除了你说的这些可能的问题,你对我们国家持续高速增长,还是很有信心?”

    “是的,这其实也有例可循,按照其它先发展起来的国家和地区的规律来看,比如韩国,从61年开始,持续增长到现在,有40年,我国宝岛地区,高增长从50年开始,到9年结束,持续了48年,我们国家,从80年算起,到现在也只有20年,我认为,至少还会持续10年,届时gdp总额应该会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具体的数值他不记得,但是,赶超日本是哪一年,他记得很清楚。

    要不是冯一平在杂志上的那些当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后来却完全都应验了的观点,金主任现在听到他这话,估计会嗤之以鼻,对未来十年的发展,国家当然会有展望,也很有信心,但是现在谁敢肯定,到时就一定会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你增长,别人就不增长吗?

    要知道,去年我国的gdp总量,还不到一万亿美元,而排第二的日本,已经是四万多亿,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金主任没有和他纠缠这个问题,他对冯一平话里的另一个数据更感兴趣,“为什么其它国家和地区,可以保持四十多年的高速增长,而你认为我们只能有十多年?”

    原因我说不清楚,但我就是知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做不得准的,但我认为,制约我们国家持续高速发展的因素有很多。

    比如说,不管是韩国还是宝岛地区,他们高速发展的同时,也都伴随着城镇化,而城市化也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增长点,他们是一个人进了城市,户籍跟进去,住房跟进去,社保跟进去,公共服务跟进去。

    但是鉴于将来的高房价,我们现在进城的这些人,各个工厂的主力,农民工,能有1%在大城市买房安家就不错,绝大多数只能是是年轻的时候到城市,年龄大了又依然回农村老家,这个城镇化是断的。

    另外,鉴于计划生育的力度,将来劳动力的缺口也会很大,劳动力缺口大,那用工成本就高。

    人口减少了,内需也会减少,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不断保证不了高增长率,到时甚至会带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

    这个观点,就更耸人听闻,“你难道说我们的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金主任话没说完。

    “这肯定是对的,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应该要作相应的调整,”就冯一平重生之前的那会,已经通过双独家庭可以生二胎的政策,“实行计划生育的时候,都是以农业社会的观念来衡量,人口增长多少,要吃多少口粮,增长太多,社会负担不起。

    但现在是工业社会,条件不一样了,而且从整体上看,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随着抚养孩子货币化支出成本的提高,随着人口流动的增加,大家的生育意愿,都在降低,我个人以为还是有调整的必要,”

    …………

    冯一平虽然知道,对金主任说了这些,应该也没什么用,但是,总憋在心里肯定是没用的,现在有机会就多说说,以后在杂志上也系统的发表些章,能带来一点改变最好,重生一次,他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

    对金主任来说,冯一平的这些想法和观点,和政府的那些智囊机构里四平八稳的专家说的,完全不一样,乍一听,觉得挺没道理,完全是浑话,但一听他的理由,多少都有些道理。

    就从冯一平能说出这些观点,他的知识面很广,基本功是扎实的,而且冯一平的视野,看起来,比他这个高级干部还要开阔,还要长远。

    他是不知道,经过多年网络的熏陶,后来比冯一平的嘴炮还厉害的人,多得是。

    所以这一问一答,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十点多,冯一平茶都喝了四杯。

    “小翎没说错,你是个很有想法和见地的孩子,今天你的这些观点,对我有很多启发,以后到了省城,有时间就来看看我。”

    他们俩这时在餐厅吃夜宵,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鸡蛋面而已,金主任自己是一小碗,冯一平是一大碗,上面还卧了两个双黄蛋。

    “金伯伯你也知道,我们现在这个年纪,总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太理想,我今天妄言的这些,你不要见笑就是。”刚才有些话,太绝对,冯一平现在肯定要谦逊再谦逊,给人留下一个狂生的印象,不是他要的。

    “且不说对错,你能想到这些,就很难得,”金主任笑着说。

    等他出门的时候,待遇终于又提高了,金主任亲自把他送到大门口,“以后有空就来,当自己家一样,”

    刚上车不久,金翎的电话就打来了,“我爸说你今晚表现不错,有从政的潜力,”

    “你可别吓我,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况且,我还想逍遥的过一辈子呢,”他只想发财,怎么可能愿意当官?再牛的人,初入官场,都得但孙子,他没那个嗜好。

    好像约好了,金翎的电话刚挂,黄静萍又打了过来,“事办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

    “目前看,办得还不错,我打算明天回来,”

    “对了,你去看张彦了吗?”黄静萍突然问。

    “没有,”老实说,冯一平现在,真有点怕见张彦。

    “既然回去了,就去见一面吧,真的,”黄静萍说的很诚恳。

    冯一平把车停在路边,这,究竟是见,还是不见?(。。)

    ps:  ps:冯一平很愁,都月底最后一天了,才只有这么几张票子,哪还有脸去见张彦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