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就和弹簧一样,压得越久,等再打开的时候,那反弹的力度,怎么都控制不住。

    这一晚,冯一平一直翻来覆去,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后来的那一幕幕,像放幻灯片一样,又清晰的浮上心头,共同的经历太多,速度很快,到最后,所有的那些过往,都汇成一张张张彦的脸。

    每一张脸,表情不一,但都是在笑,随手点上去一张,就能读出那笑后的经历来。

    直到月过天,他才按捺住纷繁的思绪,浅浅睡去。

    正在食堂吃早餐的张彦接到冯一平久违的电话,有些激动,“你今天过来,好的,午的时候,你在百货大楼那等我吧!”

    那边的冯一平,心一直悬着,现在的他,是有多想见张彦,就有多怕见张彦,听到了这样的回答,有点喜出望外,连带着胃口大开。

    端起牛奶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姐,怎么还没好,我都饿死啦!”

    “昨晚不是在大官的家里吃了宵夜吗,还这么饿?你是吹牛的吧!”冯玉萱端着几个碟子出来,有煎的金黄的面包,还有过年时自家灌的香肠,鸡蛋,鸡蒲肉,生菜,还有花生酱,“自己动手,”

    “你不知道,好像晚上吃的越饱,早上就越饿,”冯一平每样都夹双份,给自己做了个豪华版的明治,有巨无霸汉堡那么厚,一口就咬了分之一下来。

    “你看哪个同学我不管,不过我告诉你,静萍是个好姑娘,你们一定要好好过,不要乱来啊!”冯玉萱见弟弟爱吃,做好了几个放在他面前。

    冯一平昨晚回来。只含糊的说要看一个同学,回程推迟一天。

    “放心吧,就是静萍叫我去看的,”好在除了肖、王两位之外,自己的同学,姐姐并不清楚。

    第四节课下课铃声响起后。杨琁还在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抽屉,“真不想在学校吃饭,就跟猪食一样,”

    张彦那边已经“哐”一声关起了课桌,“我午不在学校吃,你不用等我,”

    “你去街上吗,等等我,一起吧。”在前面跑的张彦没理她。

    急匆匆跑回寝室,她从床下的箱子里,翻出那个化妆包和首饰包,火急火燎的去打水洗脸,然后对着桌子上那张a4纸大小的镜子,细细的描画起来。

    气喘吁吁的杨琁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笑了。“我说怎么这么急呢,原来是急着去见心上人。”

    张彦没空理她,擦掉了刚刚画好的唇,太红,从里面翻出一只颜色淡的,有些笨拙的涂上去,不错。自然,看着又挺滋润的。

    杨琁在旁边翻着这些她平时都压在箱底的东西,“这么漂亮的耳环,不带着吗?”举在张彦的耳边比划着。

    张彦看了看,“不用。”

    她连项链也不带,想了想,拿起一个手镯往手上套,“下午第一节课我要是没回来,你帮我请个假,”

    杨琁看着她身上的白衬衫和粉色的开衫,还有下面的牛仔裤,“那有时间啊,头不洗,衣服怎么也不换?”

    张彦看着镜子,转了一个圈,“这样挺好,”

    她见过黄静萍,端庄温婉,自己就本色的青春活泼就好。

    冯一平站在百货大楼门前,看着那个姑娘,背着单肩包,小跑着过来,马尾在脑后欢快的跳跃着,他觉得,此时非常适合用上慢镜头。

    跑得比较急,张彦的脸有些红,“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张彦一过来,冯一平就觉得身边弥漫着一种温馨的,叫他放松的气氛来,这是亲人见面才会有的感觉,他笑着递过去一瓶水,“喝口水,”

    张彦接过去刚喝了两口,他又说,“够了够了,一会吃不下饭,”

    张彦大大咧咧的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学校的饭真难吃,素菜都有一股青气,荤菜都有一股腥气,豆腐透着酸气,大学食堂里的饭好吃吗?”

    “哈哈哈,”冯一平笑了起来,张彦吃饭是比较挑的,“学校食堂都差不多,不过大学食堂多,加起来会有那个几个还可以的菜。”

    “那你们吃饭的时候,也要在食堂排很长时间的队吗?”两个人问问答答的,朝车站旁边的餐馆走。

    算起来,他们已经近一年没见,但见面的时候,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生疏,好像有默契一样,有些事,两个人都不说。

    追了张彦大半年时间,不见风雨,更不见彩虹,依然还是普普通通的同学关系,卢鹏程其实已经放弃了。

    但是,骑车回家吃饭的他,不经意的一转头,看着张彦在那边和一个高个年轻人说说笑笑的,过马路的时候,那人还扶了张彦一下,他立马怒火烧,你妹的,你都成年了,还跟我们抢!他马上骑车追了过去。

    学生对大学生活都是向往的,张彦听着冯一平说学校里的那些事,听得很入迷,眼睛都不看路,从人行道下去的时候,差点就踩空了,冯一平托了她手肘一下,“小心,”

    “真的有那么多领导去你们学校吗?”张彦还在问。

    “其实也不多,也就是校庆,或者有什么会议的时候多一些,”冯一平虚扶着张彦的后背,护着她过马路。

    刚到对面,一辆自行车一个急刹停在他们前面,上面一个学生模样的人面带不善的看着他们俩。

    “张彦,他是谁?”陆鹏程一手撑在车把上,一手指着冯一平问,挺愤慨,颇有几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意思。

    “我是她表哥,你是?”冯一平看着这个对自己敌意很重,留着分头,长着青春痘的小伙子说。

    “他是我同学,也是我们美术老师的儿子,卢鹏程,”张彦在一边介绍,脸色不大好。

    原来是这位仁兄!“哦,是同学啊,”冯一平伸出手,握住卢鹏程的手,摇了几下,“同学,挺巧的,我们正准备去吃饭,一起去吧,”

    卢鹏程任他握着自己的手摇了几下,有些茫然无措,“哦,不,我回家吃,你们去吧,”

    做销售的,两分钟之内,就和一个陌生人混熟,这是一个基本要求,卢鹏程这个生瓜蛋子,在冯一平面前哪够看的,只问了一句话,然后就跟着冯一平的节奏走。

    本来还想来几句横的,但一看到冯一平那温润如玉,笑盈盈的眼睛,不知怎么的,狠话全憋了回去,听到他邀请自己吃饭,下意识的就拒绝了。

    等走出去一段,才觉得不对,回头看时,正看见冯一平陪着张彦走进餐馆,刚好冯一平也回头,还笑着对他点了一下头,他却有些紧张,没有回应。

    关于这个卢鹏程,张彦后来说起师范时的日子时,多数总会提到,好像是他们班男生的头头,冯一平记得自己问过张彦好几次,是不是在学校的时候喜欢他?

    现在看来,是小卢同学喜欢张彦,女孩子嘛,即使没答应,但看来她们对曾经的那些追求者,都还是记在心上的。

    这家餐馆,规模还可以,柜台后老板娘模样的人,还说二楼有包厢,不过冯一平知道张彦的习惯,在一楼选了张桌子,透过落地窗,能看见外面街上的行人。

    从95年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们这也算是第一次稍微正式的在一起吃饭,冯一平按着张彦的口味,先点了个鱼香茄子煲,日本豆腐,肉炒萝卜,红烧鲫鱼,青椒牛柳,汤就没点,他们俩都不大喜欢喝汤了,特别是在这样不太热的日子里。

    豆腐上的挺快,两个人非常没品的各开了一罐牛奶,张彦还是那个老习惯,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窗外的行人车辆,总之,吃的很慢。

    “这样你上课来不及怎么办?”

    “没关系,我让同桌帮我请假,”

    卢鹏程吃完饭,还想特意到那家餐馆去看看,不过没好意思去,等到了学校,还不见张彦,有些恼火,刚才真应该去看一看。

    第一节课是语,正好是班主任带的,他一扫,少了一个人,“张彦呢?”

    杨琁站起来说,“老师,午时接到电话,她家有急事,她让我代她请假,”

    卢鹏程再也坐不住了,脑袋一热,站起来说,“卢老师,我刚才看见张彦和人在街上吃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