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老习惯,吃一口,说说话,再看看窗外,吃的很慢,到最后的一桌客人,二楼包厢里几个大腹便便,一看就是公款来**的人满面红光的抽着烟走了,他们还在吃。∽↗,

    在家里吃饭还好,只要是在外面,张彦吃饭就这副德行,一直要等都儿子出生才改,从那时起,到上幼儿园之前,吃饭的时候,都是围着孩子打转。

    柜台后的那个老帮娘也是好脾性,叫一个妹子送了个酒精锅过来,问了一下,把鲫鱼之外的菜,全倒进锅里加热,这就是小店的好处,老板娘一心情好,服务绝对超五星级。

    还是那样,速度虽慢,肚量却不小,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冯一平吃了碗饭,张彦作为主力,把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好饱!”张彦笑着说。

    看到这幅情景,冯一平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儿子吃饱后,拍着肚皮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张彦有些不好意思,“怎么每次和你在一起,总是吃这么多?”

    “能吃是福嘛,擦擦嘴,”冯一平递给她一张餐巾纸,“连饭都不敢吃,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还好我现在吃再多也不长胖,”张彦叉了叉腰,应该是试试腰上有没有赘肉。

    在冯一平样本不多的统计数据里,在他们这地方,大学以下,寄宿的学生还能长胖的,真的屈指可数。

    “已经请了一节课,要不要再请一节课,我带你去消消食?”张彦的工作都定了下来,现在还在学校,真的只是为了张凭,少上一两节课。关系也不大。

    “好吧,”张彦也没怎么想就答应了下来。

    “那去哪?”冯一平问。

    “去河边吧,今天天气挺好,”张彦说。

    然后就不是又请了一节课的假,这个下午的课,干脆就没上。

    他们也没做什么。就是沿着河朝前开,找了个不错的河滩,在一棵柳树下坐下来,沐浴着暖暖的阳光,感受着和煦的风,漫无边际的聊。

    说是聊,其实主要是张彦说,冯一平听,一个说了一两个小时。一个听了一两个小时。

    听张彦说同学,说闺蜜,说弟弟,说表姐妹,说堂兄弟,说在县里茶叶节开幕式上跳舞,说学校里的一些人,和专的打群架。还有隔壁班的一个女生,让个男生为她打架……。

    等回城的时候。冯一平发现,真不太不记得这两个小时里,张彦说了什么,只觉得这时间过得太快,不知不觉的,太阳都快下山了。刚才一直挺开心,现在也很高兴。

    感觉上,和后来结婚后,一起去公园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现在的冯一平。不像那时那么敷衍,其实这种时候,女孩子要求也不高,哪怕你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也没关系,有一副倾听的样子就行。

    比如张彦跟他说了十多年,这个堂哥那个堂哥,还有这个表姐,那个表妹,冯一平一直就没把他们的人和名字对起来,平时根本没往来,了不得就是每年春节的时候,有机会就凑在一起吃餐饭,费那个劲干嘛。

    “我就在这下吧,”在看得见师范的一个邮储银行门前,张彦说。

    “一下午没上课,老师那边没事吧?”

    “没事,我能处理。”

    “那好,照顾好自己,”冯一平嘱咐了一句。

    “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不要太赶,”

    杨琁如果知道了今天的细节,肯定很费解,这大半天的工夫,除了吃饭,就一直在聊,但他们根本就说过一句“情话”,也没明着说过一句点题的话。

    隐隐看到张彦走到学校门前,好像还伸手向这边挥了挥,冯一平开到县城唯一的一家超市里,转了一圈,买了点东西,又回到刚才的那个餐馆。

    餐馆里这会还没上客,一个厨师和几个服务员,坐在一张桌旁打牌,老板娘懒洋洋的坐在柜台后,好像在电脑上玩游戏,看到一辆奔驰进来,本来还以为生意上门,结果看冯一平从车里出来,有点诧异,虽然也快到晚饭的点,可是你们吃完午饭也,就不到个小时吧。

    “老板娘你好,”冯一平笑着和她打招呼,“我想跟你商量个事,”他把两个还没拆封的保温饭盒放在柜台上,“午和我一起吃饭的,是我妹妹,读师范,学校的伙食太差,我想在你这给她订餐,行吗?”

    “行,你快请坐,”还是有生意,老板娘热情的招呼冯一平。

    “早餐你们不用管,就餐和晚餐,一荤一素一个蒸鸡蛋,从今晚开始,你们负责送到校门口,一个月我付五百块,怎么样?”

    “五百块还送,太少了!”一个服务员插了一句。

    “她们每个月至少要放8天假,你们也就负责四十来餐,平均下来一餐十多块,稳赚咯,你说是不是,老板娘?”

    “六百吧,六百还行,”老板娘说。

    “我是看你们这午的时候,服务还行,所以没有去其他家,五百块一个月,行的话,我先付半年的,现在就付,你要是不满意,那我去找其它家,你也应该清楚,这个水平,现在在一线城市,也能买到很好的盒饭,”冯一平起身欲走,不能因为看我开的车不错,就想宰一刀。

    “你等等,”老板娘拉住了他,“我小的时候,怎么就没你这么个疼我的哥哥呢?看在你对你妹妹这么上心的份上,五百就五百!”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明明赚钱了,还要做出一副我是看在你们兄妹情深的份上,才亏本做这个生意。

    虽然只有千块钱,冯一平还是和餐馆草签了一份协议,小生意也是生意,小钱也是钱啊。

    张彦这时当然不知道这事,一进校门,她就被闺蜜给拉到一旁。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操场上,杨琁拉住张彦,“你知不知道,下午第一节课,卢鹏程就向班主任告状,我说你家有急事,他说你在街上和人吃饭,”

    “杨老师怎么说的?”张彦并不太担心,师范又不是初,再说她一向表现的都不错,而卢鹏程,可是班上老师们眼的刺头,要不是看他爸爸份上,不知道会挨多少处分。

    “杨老师说,吃饭的时间当然要吃饭,”杨琁说着都笑了,“还说有时候吃饭就是急事,”

    张彦听了,也笑了起来,她现在也能想象得出当时卢鹏程脸上精彩的表情。

    “我去找下杨老师,”

    班主任并没有怎么批评她,只说下不为例,还要扣操行分,其实只要不是太过分,现在的老师也都会做人,毕竟这些学生,再有一年多的时间,也要走上社会。

    “没怎么批评你吧?”等在外面杨琁关切的问,跟着调低了声音,“你们究竟干了什么,耽误了一下午?”

    “看,有同学去食堂了,还不快去排队,”张彦推着闺蜜。

    “你呢?”

    “我不太饿,不想吃,”

    但是,等杨琁排十多分钟的队,终于打到饭,回到寝室的时候,就发现张彦正从一个饭盒里朝外拿饭菜,一个红烧肉,一个小葱豆腐,一个蒸鸡蛋。

    “哇,这是哪来的,好香啊!”

    张彦笑的很灿烂,“街上餐馆送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