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多的航班倒还能赶上,但冯老板现在也算薄有身家,红眼航班,还是能少坐就少坐。△,

    然而第二天又没走成。

    他在家的这两天,姐姐是变着花的做早餐,今天早上是烙的千层饼,焦黄香脆,里面是肉末小葱,一口咬下去,本来还有些睡意的身体,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好吃!”他竖起大拇指。

    “好吃吧,我们最近正准备把它也加到面馆的菜单里去,”冯玉萱说。

    “批量做麻烦吗?”目前面馆除了面之外,依然只有麦饼、糯米鸡这两样小吃。

    “不太麻烦,只是要新进些设备,”

    “那就做吧,我没意见,”至于要注意标准化之类的问题,冯一平提都不用提,这些事,姐姐清楚的很。

    “加上这一样,暂时有样也就够了,多了也不是好事,”冯一平啰嗦了一句。

    “我知道,也不是随便上的,去年我们就在店里发了一些问卷,好多人说,特别是早上,还是希望能吃到一些油炸的东西,年后我们就在想这事,油炸的太麻烦,而且不健康,这个油煎的刚刚好,”

    老家味道面馆里的食品,说起来都很健康,油炸的一样没有,但是我们的这个胃吧,有时候还真的是想吃一些油炸的东西,哪怕是地沟油炸的呢?

    比如冯一平,虽然知道油炸的不健康,连那些知名的国际连锁快餐。用来炸食物的油,变黑了也都还在用,同理。路边摊的水平想必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但有时候闻着那香气,还是会忍不住买上一把油条,或者来上一份春卷。

    “你只要前期工作做的充分,爸妈也会同意的,”现在店里的大事,当然还要爸妈点头。

    “咚咚。”大清早的,就有人敲门,“一平。起来了吗?”听着是肖志杰的声音。

    这一大早的,有什么事?

    冯一平带着满嘴油过去开门,不止肖志杰,王昌宁也在。“哇。好香啊,姐,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肖志杰今天非常高兴,笑得跟个包子子一样,熟门熟路的往里窜。

    “千层饼,趁热吃,不够我再做,”

    “他怎么这么高兴?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冯一平问王昌宁。

    “别提了。”王昌宁一脸的苦恼,“昨天晚上在电话里跟我扯了半个多小时。今天天一亮又给我打电话,约着来找你,”

    “秋玲给他打电话了还是张校长给他打电话了?”冯一平一猜就知道是这个事,不然前两天还一直苦着个脸的肖志杰,今天怎么会这么开心。

    “都打了,不然他这么会这么高兴?”王昌宁笑着在拿着千层饼咬的肖志杰头上来了一下。

    肖志杰一点都不恼,“我们的工作没白做,秋玲和家里都同意了,来省城小学,”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安逸,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精彩,在冯一平的那个梦想或者是妄想还没有实现之前,镇里的安逸,还是比不过省城的精彩。

    张校长在省城的那几天,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冯一平的实力,也感受到了他们个的友情,他盘算一番后发现,只要自己女儿的水平跟得上,在滨江区的重点小学做一个教导主任之类的位子,比光靠他自己运作,让女儿在镇学做一个领导,要现实容易得多。

    何况冯一平说的,将来孙辈的教育,更是打动了他。

    “恭喜恭喜!”冯一平按以前的老规矩,“这样一举两得的大喜事,肖老板准备怎么请客?”

    “我这不是一大早就来找你吗?姐,午你有时间吗,也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冯玉萱拿着一盘子新鲜出炉的千层饼出来,“我是没时间,你们自己吃吧,不过一条,少喝酒,要是喝了酒,一平你就不要开车。”

    “说吧,想去哪吃?餐西餐,还是生猛海鲜?”肖志杰坐在后排的老板位上,翘着二郎腿,得意的很。

    他没办法不高兴,张秋玲到了省城,就意味着之前的那些担心,全都烟消云散,他的春天也来了,虽然不能双宿双飞,但是,离得这么近,一个星期聚个两次,不要太容易?

    “我看,还是不要在外面吃,跟以前一样,在家里吃吧,多方便,喝多了就睡,”王昌宁提议说。

    “我觉得不错,”冯一平也赞同。

    “那行,去你家还是我家?”肖志杰问王昌宁。

    “你家吧,就我们个,”王昌宁说。

    看来小舅妈说的确实对,男人吧,有了固定的女朋友或者是成家了以后,还真的会怀念光棍的时候,和兄弟在一起的日子。

    肖志杰家冷清的厨房里,从早上开始就热闹了起来,两个灶火力全开,冯一平做红烧肉,王昌宁做红烧鲫鱼,主人肖志杰,这个因为姐姐太多,所以厨艺最次的家伙,最后做一个鸡汤煮菜心,还有一个清蒸虾。

    冯一平的这个其实最省事,前期处理好了,小火炖就是,他在客厅看着《人间四月天》,虽然也讲的也是把折腾当爱情的那一套,但黄小厨这时还没发福,伊能静这时还没劈腿,周迅这会真的还挺嫩,奶茶现在,脸上也没长横肉,颜值都挺高,用来消磨时间不错。

    其实,厨房里这会也是一场戏,王昌宁和肖志杰两个,虽然已经由初生变成了大学生,从他们这会的言辞看不出有什么进步,还是在互相攻击互相黑,和以前在乡医院宿舍楼租的那套房子里没什么两样。

    分量一如既往的很足,斤层的五花肉做成的红绕肉,就着砂锅上桌,王昌宁的红烧鲫鱼,一共有六条,满满的一汤碗,鸡汤菜心也是一大份,清蒸虾有一斤半,还有已经加工好,切成片的牛肉。

    冯一平喝葡萄酒的提议,遭到了他们两个一致的摒弃,“酸不拉几的,有什么好喝,”肖志杰笑着拿出刚在大卖场买的茅台来,“今天午就这两瓶,”

    看这样子,今天午,是不酔不罢休的干活。

    今天这餐饭也一样,就没说什么正经事,聊得最多的,是初时的苦日子,四五年前,那些让他们压力很大,有些苦不堪言的日子,现在想起来,居然都觉得有趣的很。

    也穿插着说了上大学后的一些事,重点还是各自学校的系花校花什么的,就是他们现在都没有那个念想,但是平时看到了,难免会多看上几眼,不看白不看嘛。

    听冯一平说温红也在有佳上班,肖志杰就有些不怀好意的说,“你就是女同学收容所,你看看,静萍,王金菊,胡珺婷,林慧也在跟你做生意,现在再加上一个温红,”

    王昌宁现在还没有后来那么大的酒量,这会差不多已经到量了,“你最牛,追到了校长的女儿!”

    肖志杰听了,就傻傻的笑,十足的一个痴汉。

    虽然没聊什么正经事,但这估计是他们个今年最放松的一天,两瓶高度白酒不知不觉,一点点的都进了肚子里,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冯一平不大记得起是怎么收场的,他发现自己现在睡在床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