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晕的厉害,喉咙干的厉害,冯一平推开压在自己腿上的一条腿,坐起身来,发现王昌宁四仰八叉躺在另一头。,

    外面阳光很灿烂,看来他们没有一觉睡到晚上。

    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酒气,他拿起手机一看,徐斌的电话,“徐总,”他边说边去打开窗户,“什么事?”

    “一平,你还没走是吧,我们刚好要和你谈贷款的事,”

    冯一平晃了黄脑袋,还是很晕,“方案都有吧,你先传给金总过目,晚上让相关部门的留一下,开会讨论一下,”

    以他现在的状态,谈怎么贷款显然不合适。

    走到客厅里,肖志杰这个主人却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就隔得这么远,还是能感到他呼出来的就是酒气,这个家伙,今天是真高兴。

    身为过来人的冯一平,很珍惜现在这样的日子,他们还是学生,都没有全职的工作,都没结婚,也都没有孩子,偶尔还能这样放荡形骸一次,但看看现在的情势,这样的机会肯定越来越少。

    比如今天,要不是于莲还在上班,王昌宁能一个人过来?

    锣鼓喧天,床上的王昌宁和沙发上的肖志杰同时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怎么了?”

    冯一平笑眯眯的拿着电视遥控器,“起来啦,茶都泡好咧!”

    王昌宁重重的摔在床上,准备继续和周公聊天。

    “吓我一跳!你都有老婆的人,怎么还这么调皮?”肖志杰指着电视说,然后冯一平还没来得及提醒,他就端起茶灌了一口,跟着马上手舞足的朝厨房跑,“好烫!”

    能不烫吗。刚泡没一会的茶。

    王昌宁那个无良的家伙,看到这一幕,笑声把电视里的锣鼓声都压了下去。

    电话又响了起来,冯一平一看,真巧,刚吃饭的时候。肖志杰还提到过,林慧。

    “一平,你怎么回来了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要不是刚见着舅妈,我都不知道你也在省城,你在哪呢?”

    “在志杰家里,听舅妈说你们现在生意挺好的?”

    “还行吧,主要是厂里的家具好,你们现在没事吧,要不出来见个面?”

    “午酒喝多了。都刚醒,要是没事你就忙你的吧,不用管我,”冯一平说,他真的有些不适应回来一趟,大家都把他当客人来待。

    “那刚好,我请你们喝咖啡,清醒清醒。就这么定了!”林慧笑呵呵的挂了电话。

    “去不去?”冯一平问。

    “有人请和咖啡怎么不去,当然去。我去洗把脸,”

    在冯一平看来,肖志杰今天高兴的有点无状,巴不得把自己的事跟全世界分享,“你昨晚不会高兴得一整晚没睡吧!”

    几个月不见,林慧又有了变化。看上去更自信一些,应该是家具店生意不错带来的吧。

    “你家那口子呢,今天没来?”肖志杰笑嘻嘻的坐到林慧旁边。

    “他在家里看店,听说你和秋玲终于要修成正果,恭喜啊!”没等肖志杰主动提。林慧先说了。

    看来小舅妈和林慧关系不错,连这都跟她说,也只能说女人天生就喜欢八卦吧!

    “谢谢,争取早日让你吃喜糖,”肖志杰大言不惭的笑着说。

    “你们个这样真好,”林慧感概的说,她在学校的时候,忙着恋爱实践,和班上的同学,来往不多,关系好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缘分,”冯一平拿着没加糖的苦咖啡喝了一口,“你这么急着找我,不是有什么事吧?”

    “还真有事,”林慧说,“现在生意虽然不错,可我总觉得,这个生意,是做一家少一家,心里不太有底,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主意?”

    做一家少一家,长期来看,说起来其实也没错啦,家具是耐用品,再烧包的人,也不会几年一换。

    “你这想的太消极,应该是一家做好了,又会多几家出来,”王昌宁难得的先发言,“市里那么多家庭,搬新家要换家具,住老房子的手里有钱了要添家具,还有那些公司,那些机关单位,家具都免不了要更新,就你们一家店,才占了多少份额?只要牌子打响了,生意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不止市里,下面还有个县呢,那又有多少市场需求?完全可以在下面的县里发展间商,这几年,下面的县里,也都建了不少新房,一套房子,就意味着一套家具,他们也不可能都到市里、到省城来买吧?”这是肖志杰的意见。

    看来零散的跟在小舅后面,他们还是学到了,或者受到启发,想到了不少东西。

    “你能这样想是对的,能居安思危很不错,但是你的想法确实消极了些,”冯一平笑着说,“我看这样,成林要是有时间,你去找小舅,让他来参加业务员的培训吧,关于这些问题,那里有专业系统的课程,怎么找新客户,怎么发展和管理间商,怎么做促销……,要是还有不明白的,也可以直接跟老师问,他们至少都是省内大学的老师,还有一些,是国内有名的专家。”

    “你知道吗?我这是因为生意太好了,所以觉得有些不真实,这才有些担心,不过你们说的对,生意是会越做越多,”林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原本还想着是不是跟你说说,让成林到公司做个会计,也好有个保障,”

    “现在一个月平均销售额有多少?”王昌宁问了一句。

    “8万多,”林慧低声说。

    “都是零售吗?”肖志杰问。

    “都是零售,不过好多是我自己拉来的,我到房管局,问来了那些新交房楼盘业主的电话,然后一个个的推销,那些有意的,我就上门把样本送给他们看,请他们都店里来看,效果还不错。”

    难怪她觉得生意好得不真实呢,平均一个月能卖8万多,家具零售利润可不低。

    “我觉得啊,林慧自己参加这个培训就好,只要系统的学一学,她的水平,绝对顶呱呱的,”肖志杰说。

    “我可以吗?一平,公司现在女业务员多吗?”林慧一听也来了兴趣,虽然是问,但看样子,已经打定了注意。

    “有,但是不多,不过你学也不错,你们两个安排一下时间,都来吧,但是,这些东西你喜欢学吗,我可记得你当时在学校,呵呵,”

    “哎,那不是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么,这个不一样,能帮我赚钱的,”林慧有点不好意思,看来她对学习不怎么上心,但对做生意赚钱,比在学校时谈恋爱的积极性还要高。

    “我敢说,她的收入,绝对要超过学校那些辛辛苦苦考上大学的大多数同学,”王昌宁看着兴冲冲的开着富康回市里的林慧说,下一句,也许就要得出读书无用论来。

    单这样比,其实也对的,虽然不知道今年应届毕业生的工资有多少,但绝对比月入至少上万的林慧少,不过,他们有些人,后来的成就,肯定是林慧比不上的。

    果然,肖志杰说,“这样一想,我们还要读年,真觉得挺没必要挺亏的,把我们两个未来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凑起来,也可以开这样的店,年后,等同学们毕业忙着找工作的时候,我们都能买房子了,”

    “其它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还担心这个问题吗?你们将来的舞台,绝对又大又精彩。”

    “这我可不敢保证,不过我爸说了,他不指望我去接班,还说我要是打着接班的主意,他就干脆让我回老家种地,”肖志杰说。

    也是,在父母看来,我们初都没毕业就能开面馆赚钱,都把你供到大学毕业了,还来做这个事?那供你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

    “我当初说的可都是真的,毕业了你们俩就来帮忙,一个管事,一个管钱,让我当甩手掌柜,”(。。)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