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车,”黄静萍拉着冯一平的手,用另一只手帮着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里,就是不愿意松开。↗,

    “你想好咯,这可是你的车啊,”冯一平笑着说,她对这辆车的爱护,好到有时都让他吃醋。

    “就你开,”黄静萍瞪了他一眼,一上车,又紧紧的握着他放在排档上的手,“说是只呆两天,结果却呆了快一个星期,”

    哟,听这话好像意见很大。

    “我也没想到有这么多事,不过,只要是把志杰和秋玲的这件事办好了,我再呆几天也值得,你说是不是?”这样单纯的孩子,很容易哄。

    “是啊,他们两个现在总算好了,不用偷偷摸摸的,”想来张秋玲也给她打过电话,“可是,你知不知道,现在没有你,晚上我一个人睡觉都有些怕,”

    “就只是害怕吗?”冯一平斜着眼笑道,“那也简单,装套安保系统,或者养条狗看家就好,”

    黄静萍如怨似嗔的看着他,不说话,冯一平没坚持几秒钟,马上败下阵来,“好好好,以后说两天就两天好不好,”

    这时,放在扶手储物箱那里的手机响了,“乖,帮我接一下,”

    黄静萍拿起来一看,脸色就有些精彩,因为屏幕上显示着个大字,“郑佳怡”。

    冯一平却一点都不在乎,“你好老同学!”自深圳之后,他们这是第一次联系。

    “冯老板还记得我啊,怎么这次到省城呆了一个星期,都不通知我一声?”

    “回省城也就是回家嘛,哪用得着大张旗鼓的,再说。这一个星期确实很忙,真没时间,”

    “是谁说的,时间就像海绵,挤一挤总会有的?”郑佳怡揶揄了他一句,“也没什么事。只是告诉你一声,我们学校也准备订你的杂志,”

    “太感谢了,下一次我回来,一定专程登门致谢,请你吃大餐,”

    “免了,到时你的大酒店开业,送我一张卡就好。”

    “没问题,一定送你一张金卡,不过我现在正在机场大道上,说话不方便,迟点再联系好吗?”冯一平说,他虽然坦荡,但现在是黄静萍帮他拿着手机。

    挂了电话,见黄静萍笑着看着他。他一点不好意思,一点心虚都没有。“笑什么,同学嘛!”

    重生以后,冯一平其实相当于在初的时候就独立了,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和家人在一起,所以感觉还是回到自己家舒服,一进家门。就觉得很安逸。

    刚放下行李,转身就把黄静萍按在沙发上一阵一通湿吻,黄静萍今天也难得的配合,不过,在冯一平正准备有进一步的动作之前。她笑着跑进厨房。

    “鹌鹑烤好了,鸽子汤也炖好了,还有炒面,马上就好,”

    冯一平笑着跟进去,拦腰抱住准备做炒面的黄静萍,在她耳边说,“我想先洗尘,再来接风好不好?”

    “那你去洗吧,洗完了刚好吃饭,”黄静萍装傻。

    “我要你帮我找衣服,还要帮我搓背,”

    “嘻嘻,不要嘛,”黄静萍嘴里说着不要,还是被冯一平推着上了楼,很顺从,看来这几天,她是真的挺想冯一平。

    然后,自然是金风玉露相逢,巫山下了一场**。

    一个小时后,终于坐在餐桌旁的冯一平和黄静萍,一个神清气爽,一个面色红润,“多吃点,”黄静萍细心的剔去烤鹌鹑的骨头,把肉都叉到冯一平盘子里。

    冯一平够着头,用油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幸福的想哼哼,“还是家里幸福!”

    “要是想吃合口味的菜,找个阿姨就好,”黄静萍这是反击他刚刚提议装安保系统和养狗的说法。

    冯一平在她头上揉了揉,“谁取代得了我家静萍?”

    “知道就好!”黄静萍听了,自然很高兴。

    “小翎啊,还在公司加班?辛苦咯!我是你一平欧巴,从老家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晚上给你送到家里,自觉点把晚餐准备好哦,我不挑的,半米长的澳洲龙虾,四五头的南非鲍就可以,”吃饱了饭的冯一平,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给金翎打电话。

    午就没吃多少的黄静萍,这会正哼着你是风儿我是沙在厨房善后,听到冯一平的话,跑过来接过电话,舒舒服服的坐在冯一平怀里,“金姐,你别听他瞎扯,还是你过来吧,晚上就在我家吃,啊,去你家啊,”她握着电话对冯一平说,“金姐让我们晚上去她家,”

    “本来就要去她家视察一下,”冯一平的手,不规矩的在她腰上摸索着。

    黄静萍没好气的打掉他作怪的手,“好的,我们晚上过来,要我带什么吗?那好,晚上见。”

    “娘子,打好电话了,那我们去睡个午觉吧!”今天刚好周末,在省城高强度的工作了一个星期的冯一平,决定给自己放个假,今天懒得去公司。

    “只午睡?”黄静萍盯着他说。

    “当然,纯睡觉!”冯一平认真的回应。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这一觉睡的好,直到金乌西沉,才被闹钟叫醒,终于睡了个踏实觉的黄静萍慵懒的在冯一平怀里伸了个懒腰,“真舒服!”

    然后就被某个人一翻身压在身下,“下面是友谊赛时间。”

    …………

    金翎系着围裙来给他们开的门,挺高兴,“来啦!”估计她这,除了冯一平和黄静萍,就没有其它的人来。

    “要我帮忙吗?”黄静萍看着厨房问,“不用,你们自己照顾自己啊,马上就好,”

    金翎的家里,还是很鲜明的女性风格,所以,大多数人都被她的外表给骗了,这个看起来高冷女孩子,其实有着一颗柔软的少女心。

    黄静萍提着金主任精心挑给女儿的一些土特产走进厨房,“金姐,你还真听他的买了龙虾鲍鱼啊,”

    冯一平在门口一看,还真是,龙虾正煮着,金翎现在在把鲍鱼切片,旁边还有鱼在腌着,真听话!

    “我帮你洗芦笋吧,”这时候,黄静萍也不好真闲着。

    冯一平很纯爷们的不去掺和厨房的事,背着手到书房和客房看了看,和去年的布置差不多,只是客房看来好长时间没人住,床垫上光秃秃的。

    晚餐很丰盛,真的是澳洲的龙虾两吃,煮龙虾的汤,刚好用来做海鲜面,香煎鱼,鲍鱼是国内的,直接就做成刺身,还开了一瓶冯一平不认识牌子的红酒。

    这要是点上蜡烛,就是很浪漫的烛光晚餐,不过,这人数不大对。

    “收到了会议记录吧,昨晚我们决定加快组建资金管理心,另外,金姐,我跟洪总商量过,可能的话,会在那边办个分公司或者办公室,这事到时还要你拿主意,”冯一平简要的跟她通报了这几天在省城的工作情况。

    “估计到时还要帮你督促出版的事,那我这还是休假吗?”金翎有些不满意。

    “一味的玩,哪有意思?再说,我这是为你着想好不好,以你的性格,你能安心的什么也不管,就这样玩一个月?”冯一平的歪理总是多。

    “我休假,还关心公司工作,那是自愿的,你现在这么安排,就是强制的,性质怎么能一样?”

    “那你告诉我,想不想尽快在纳斯达克,在纽交所敲钟?”

    这个问题问到金翎心坎里去了,怎么能不想?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这就像是望梅止渴呢?”

    “怎么可能,我敢保证,将来我们上市的公司,绝对不是一家,也不是两家,有的是你敲钟的机会。”冯一平的话,很蛊惑人心。

    不过,金翎也没有被他这两句话说晕头,在黄静萍抢着去厨房盛面的工夫,她狠狠的在冯一平脚了踩了一脚——幸好她在家穿的是拖鞋,不然有够受的,“你是谁的欧巴?”

    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和黄静萍这样的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