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出来的时候,冯一平还在呲牙咧嘴,“怎么了?”

    “她无缘无故的踩我,”冯一平像终于找着了大人的孩子一样告状。

    金翎没想到他真的说出来,脸有些红,不知道说什么,黄静萍噗哧一笑,“踩的好!肯定是你惹金姐生气了,活该!金姐,你这是什么面,哪买的?怎么里面还是空心的?”

    装的真像!这种空心的意面,他们那个老外聚居的别墅区的社区心那都有卖好不好?

    不过她这一打岔,很好的盖过了金翎的尴尬。

    “这个啊,市区有专门的西餐食材店,里面有好多西餐半成品,以及调味料,”金翎喝了一口酒,让脸红得自然一些。

    “可是这些我好多都不会做,有时间你教教我好不好?”黄静萍一边说,一边熟门熟路的在桌底下,踩了冯一平一脚。

    好死不死的是,还是刚才的那只脚,约莫也是那个地方,旧伤未去,又添新痛,真是好命苦的一只脚。

    “对了,我爸提议,你在学校的时候,可以向党组织靠拢,申请入党,”被黄静萍间这么一掺和,金翎现在终于神色如常。

    这个老金同志,究竟怎么想的?“我都说了,没有那个能力和意愿进机关,只想做个逍遥的小产,还费那个事干什么?”

    关于党员,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各种电影里的那些形象和台词,比如“怕死不是**,”“**员跟我冲,”真的是吃苦在前,就没想享乐。

    至于现在。在好多党员身上,恰好掉了个个。

    金翎显然也跟他爸探讨过这个问题,“你不是要扎根在国内发展吗?入党也没什么坏处吧,”

    “那行吧,我努力,”对啊。现在这个和平年代,就是成了党员,一般也不用他这样的人抛头颅洒热血——请组织原谅他的觉悟。

    不过,他也大概了解过在学校入党的流程,从递交入党申请书,到转为正式党员,间一共要经历团员推优、入党积极分子确定、参加党校学习、成为发展对象、成为预备党员,一足足个步骤。

    至少会持续一两年的时间,各种学习、汇报、总结……。事真挺多的——请组织再次原谅他的觉悟。

    不过,嘿嘿,条条大路通罗马,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路,我们党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把支部建在连上,所以,村一级也有党支部。那何必在学校里费这个事,直接在村里申请不就好?

    你说冯一平向村支部申请。村党支部会不会同意?

    况且,不开玩笑的说,就凭自己的思想觉悟和行动,冯一平同志自觉不会比大多数党内同志差,虽然还有些低级趣味吧,但算得上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

    “请转告金主任,我一定会积极向党组织靠拢,”

    金翎看他转变的这么快,有些不适应,“我怎么觉得这里好像有问题呢?”

    “请你这个从资本主义世界回来的人。不要玷污我们的追求,”冯一平义正辞严的说,“这么严肃的事情,不好开玩笑的,”

    金翎和黄静萍都笑了,这两个没觉悟的家伙!

    “金伯伯是个什么样的人?”黄静萍笑着问。

    “就是个高高瘦瘦,两鬓斑白,挺儒雅随和,饭量不大,讲究不少的小老头,”冯一平精辟的做了个总结。

    黄静萍轻轻的打了他一下,金翎听他这么形容自己老爸,又笑了,不知道自家老头听到冯一平这个形容,会是个什么表情。

    “你怎么想起问这个?”她问黄静萍。

    “我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镇里的镇长书记,像金伯伯这样的高级干部,还没有见过,”这也是个官迷。

    不过,现在大家对高级干部的崇拜,应该主要还是从对老一辈的领导人的崇拜延续下来的。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下次回去,我带你去见几个,”

    听金翎这么说,冯一平也来了兴趣,“能见到省里的一号吗?”

    “等你有几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再说,”对冯一平,金翎就没有那么客气。

    “还有,你在我爸面前,又提要我少花钱,还说买房子的事,很烦的好不好,现在买房子,真的会那么划算?要知道我一些朋友在美国买的房子,好几年了,几乎就没怎么升值。”

    “国情不一样啊同志,我们比美国地方小,人口是他的好几倍,我如果现在跟你说,以后首都的公寓房,会比美国大多数地方的house还贵,你可能不会相信,但相信我,将来这就是事实。

    而且美国的房子也不是不升值,是你们买的地方不对,现在越贵,越稀缺的那些房源,比如你现在在曼哈顿买一套顶级的公寓,你看十年后会翻几番?”

    “真的?”其实他说的后一点,金翎是相信的。

    “看在你们这么有求知欲的份上,阿泽西今天就好好跟你们讲讲,”欧巴不能说,冯一平就换了个称呼,又小小的占了一个便宜。

    好在这个时代,赚钱的事大家都喜欢听,她们两个虽然不知道阿泽西是个神马东西,在这里说,想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好现象,但是,她们更希望知道投资什么好。

    “现在的趋势是,不管基尼系数什么的,老百姓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有钱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不久的将来,国内的亿万富翁也会越来越寻常,那你们想想,除了房子?还有什么会升值?”冯一平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红酒,笑着问她们。

    “艺术品?奢侈品?”这些金翎是学过的,怎么说也是哈佛商学院毕业。

    “对,富人越来越多,不管是买回来装点自己的品味还是投资,艺术品升值会很快,现在去参加一些拍卖会,花钱买些不要太偏门的东西,越是精品越好,放个几年,要是只翻个两倍,那只能说你运气不太好。

    还有我们国家特色的奢侈品,比如各种玉石,现在花钱,去过内的几个玉石产地,买一些成品,当然,拉几车品相好的原石回来也不错,放上十年,你要是成不了亿万富翁,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现阶段,国内大多数的有钱人,还处在事业的上升期和财富的积累期,艺术品和奢侈品虽然有所上涨,但比十年后,也算是白菜价。

    说起来,冯一平以前还真没好好系统的想想这个问题,现在这么一说,有些事还真可以做,比如爸妈,不是一直不知道怎么理财吗,可以叫他们去买些好的玉石,既是升值,又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他们都相信,玉养人这个说法,可是以前哪有条件想这些事。

    受他们启发,黄静萍也说了一样,“黄金?”

    “对,”冯一平笑了,这正是富有我大天朝特色的奢侈品投资,“眼光真好!你提醒了我,可惜的是银行现在还没有推出纸黄金的业务,今年我们就买个几十斤放着玩,做哑铃也挺好。”

    黄金期货,也是后几年,他早就定下来的一个投资方向。

    “俗!”金翎冲他说了一句。

    “大俗大雅你不懂吗?赚钱就好,你确实不俗,不过你现在的投资,最不划算,将来什么都在涨价,就是车在降价,要是买那些古董车还好,遇上一辆,将来兴许能买个好价钱,你之前花大价钱买的那辆,”冯一平端着酒杯,啧啧摇头,言外执意就是亏的厉害。

    黄静萍又掐了他一下,“好好说话,还有什么途径?”

    “还有啊,就是股票,也就是今年形势不好的高科技股,微软、苹果,都值得持有,特别是苹果,要图省事,都买了它的股票也行。”

    “真的啊,那我是得好好规划一下,”金翎现在,说是身兼两国之长,但两国最好的那些,她偏偏都没学好,比如美国人热衷投资股票,她没有,国内喜欢存钱,她还是没有。

    “是得好好规划一下,老话说,吃不穷,喝不穷,不会算计要受穷,冯一平也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所以,同志们,要想将来无忧,理财这事,要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从身边的小事做起!”冯一平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语重又心长,老气横秋,却齐齐遭来了两个白眼。

    有些事,真的是说做就要做,他决定,这两天就抽个空,好好研究下金价,以及各种玉石成品和原石价格,还有,明天一早就要给四叔打个电话,问问在村里入党的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