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教授是位女性,有些年纪,发色斑驳,穿着也简单,里面是一件深蓝色底子,白色小格子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很有历史感的红色开衫,加上稍黑的肤色,乍一看,真不像个教授,更别说是曾经当过同方副总裁的人。¤,

    不过,她眼神睿智,谈吐儒雅有风度,相处一会,就能让你体会到高级知识分子的风采来,同样是黑,同样穿着土,烧窑的和教书的,那气质就是不一样。

    “这就是我们刚上一年级,就夸口要办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小冯同学?”尚教授笑着说,不过,话里面一点揶揄的意思都没有,就像是长辈开熟悉晚辈的玩笑一样。

    这句话迅速拉近了距离,“教授好,我是冯一平,这是我团队的主创,金翎,”冯一平稍弯了下腰跟她握手,他这两年个子窜的很快,而尚教授个子不高。

    金翎这会也满脸带笑,“尚教授好,”

    “坐,坐,”尚教授把他们朝沙发上让,“听说小冯同学你可了不得,小小年纪,已经创办了不少公司,能具体说说吗?”尚教授笑着问。

    “老师过奖!我也是侥幸运气好而已。我们现在的这些公司,大多都是一些传统的公司,涉及了家装、家具、便利店,酒店和快捷酒店等行业,对高科技,我们也有涉入,我们的智通软件,开发出的主营针对小企业,有自己知识产权的管理软件,目前在部几省市场占有率不错。”冯一平简要介绍了自己旗下的公司。

    “不错!”尚教授听了接连点头,“一家公司成功是侥幸,这么多家公司办起来,还发展的不错。那就不是侥幸能做到的!”

    “谢老师夸奖!主要还是靠大家的帮助,比如金翎,绝大部分工作都是他们做的,我就是一个甩手掌柜。”

    “对,现在这个社会,一个人单打独头。不现实也不和适宜,一个优秀的团队,才是成功的关键,小金姑娘不错,”尚教授夸了金翎一句。

    “不过,学校创办科技园的初衷你们肯定也知道,就是要充当学校和企业,技术和产品、市场间的桥梁,把学校这个创新源头和市场连接起来。这是我们创办科技园的主旨,”

    说的是主旨,其实也就是说明了对入园企业的要求。

    “我明白,之所以想入驻科技园,除了我想上的两个新项目之外,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人才成了制约我们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因此。我很希望能有这样一个窗口,借地利之便。能吸引学校的这些优质人才加盟。

    比如我这次想成立的设计公司,主要想以在校同学为主。”

    “是,人才就是我们学校最重要的资产,成立科技园,也有为同学们提供实习和工作机会的考虑。”尚教授说。

    “另外,对现有的这些传统企业。我们也有一些想法,想进行一些差异化的创新,比如,针对快捷酒店,我们要上马一个线上预定系统。未来也会考虑接入其它酒店,我们便利店的网站,以后也会慢慢转型为一个购物网站……。”

    “恩,想法不错,倒是和你的蓝海战略里说的,扩展企业经营边界的原则相符合,”尚教授笑着说了一句。

    “原来您也看过拙作,我很荣幸!”冯一平又腼腆的笑着说。

    “呵呵,谦虚好!按你说的这些想法,是个有想法,有雄心的年轻人,那这一次,你准备再新办一家什么公司?”

    “我们这次计划的有两家,”金翎递过去两本这两天赶工出来的商业计划,“一家是设计公司,涵盖工业产品设计、装饰设计、家具设计等,一家是今年集团的重点项目,我们要打造国内第一家专业的汽车网站,”

    尚教授把计划书拿在手里,“装饰设计和家具设计,你们原来就有涉足,而且做的不错,我就不问,工业产品设计,现在具体是那个方向?”

    “我们的第一个项目,是电单车和电动车,主要针对短途交通,比如针对在校大学生的通勤,目前已经做出了整体方案,只是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我也问过美院的一些同学,他们都表示很有兴趣。”

    方案是已经出来了,只不过是个很大概的方案,冯一平依据后来所见,选了两款颜值爆表的电单车和电动车。

    “好的设计,不一定能变成好的产品,好的产品,也不一定能受市场欢迎,设计完成之后的这些步骤,你们是怎么打算的?”不愧是做过上市公司高管的人,一问就问到了关键性的问题。

    “原型机,我们能自己攒出来,至于后续的批量性生产,我们倾向于代工,这也是我们希望园区能帮助的一个地方,我们知道,园区现在和不少省份,不少企业都在谈合作,想麻烦园区能帮我们留意合适的代工方。”

    光有好的设计不行,要变成好的产品,那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冯一平后来看小说的时候,看到不少人重生没几年,就抢在苹果前面,把智能手机抢先一步做出来,每每看了就想笑,苹果当初做智能手机的时候,绝对比新生产一款汽车面临的挑战还要大,因为那时汽车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行业,而智能机的生产,则是一个开创性的行业,生产的难度,不会比设计的难度低多少。

    “只要设计出色合理,预估产品有市场,帮你联系代工方不是问题,那销售呢?”

    “这个也不是问题,我们的便利店今年分店数至少会达到八百家,已经在好几个省份和地区扎了根,熟悉当地的情形,同时,便利店开到的地方,我们的物流公司也都有布点,到时我们开办一些直营店。再找一些代理商,难度不大。”

    当然,冯一平的计划里,自己的直营店肯定不多,主要是起一个示范作用,主要还是靠代理商。

    “恩。不错,那汽车网站呢?虽然受纳斯达克的影响,今年国内的几大门户网站表现不佳,但他们的实力还在,你们有信心竞争过他们?还有,你们的盈利模式?”

    这个更简单,冯一平让金翎来说,从他们上次谈话之后,冯一平把自己的想法成。然后金翎召集大家进行了修改和补充,已经非常完善。

    所以金翎现在介绍起来也流畅的很,尚教授听的也很满意,说的都是言之有物,而且这两个项目,都是很有市场前景的项目。

    特别是汽车网站,现在大多数的汽车用户和准用户,议价能力差。和汽车销售公司以及整机厂的信息又完全不对等,但是。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家庭有购车的需求。

    如果按他们所说的,建设一家从购车前、购车时、使用时、维修保养都涉及到的专业网站,只要推广得力,打开了知名度,吸引全国百分之五六十的汽车用户。日均覆盖人数四五百万,真用不了多长时间。

    而到了那个地步,离上市真的也只有一步之遥。

    科技园因为是政府主导的项目,是国内大学办科技园的先驱,所以。园区的领导们,当然希望能扶持孵化出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来。

    作为园区发展心的副主任,尚教授飞快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已经入驻的企业,发现冯一平他们的这个汽车网站项目,从上市来说,真的非常有前景,至少排在前五。

    实际上,尚教授这是想得乐观了,不是对冯一平他们乐观,而是对已经入驻的其它企业太乐观,他们从一开始就扶持的公司,直到0年,还没有一家成功上市,实现零的突破。

    “听你们这么介绍,最主要的问题,是人才的问题,资金方面呢,你们有没有困难?”尚教授问。

    “不只是人才的问题,我们现在在首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办公地点,另外,关于将来的代工和相关的认证,”

    对工业有所涉及的人就知道,好多产品,还接上,比如那些人抢先做出了智能手机,也不是你生产出来就能销售,而是要经过相关单位的好多认证,最基础的,就要通过c认证。

    比如c认证,我们也不说其它,就单单你第一次申请认证的时候,要提供的资料,从你生产厂的组织结构图,到产品的总装图、电气原理图、工艺流程图……,加起来一共几十份。

    没有良好或者过硬的关系,想短时间内认证成功,真的是奢望,但是在科技园就不一样,自有园区帮你交涉,科技园区所谓完善的服务不是虚的,会在这样的很多方面帮入驻企业节约成本和时间。

    “以及参加国外展会等等,好多问题,都需要帮助,我了解到,现在入园的企业里,有好多都是校友们创办的,和他们一样,我是打心里把学校和园区当家长,希望将来出现问题的时候,学校和园区能多帮我一把,”

    对尚教授提及的资金问题,冯一平避而不谈,而是打起了感情牌。

    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你说资金充足,那好吧,租金当然也不好给你优惠,你说缺钱吧,那园区投一部分,你好不同意吗?但是冯一平是真的不愿意的。

    “呵呵,你这个比喻很形象,我们一定争取当好这个大家长,你们的情况我都了解了,1000平方的办公区够不够?”

    “啊?”冯一平有些愣住,不是还要填很多表格,交不少资料,然后接下来领导们按例要研究一二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定了下来?

    其实他是小觑了园区想做一番事业出来的决心,一般的公司申请入驻,当然有很多程序,但是对自家学生办的这样有前途的公司,那些程序也当然可以能免就免,园区其实也是企业,不是机关。

    尚教授还以为他是担心租金的事,“租金方面不用担心,我们成立科技园,不是为了赚取租金,而是希望这里能成长除一大批优秀的企业来,”

    冯一平现在真的是有些喜出望外,有组织就是好,自己当初决定来清华真是英明神武,尚教授真是大气,“谢谢尚教授!”

    “不用谢我,现在空间有限,只能给你们这么多,其实,我最希望的是,过不了几年,你能自己拿一块地,建一栋楼,”尚教授笑着说。

    “借您吉言!”冯一平原本就是这么想的,先租一块,等有公司上市,圈些钱回来后,在园区附近申请一块地自建,这是哪,这可是国的硅谷,世界心五道口!

    居然还等在外面的小金老师,看着他们两个满脸带笑的走出来,走到金翎身边,问道,“怎么样?要多久会有答复?要不要我再找熟人想办法?”

    可惜的是,高兴的金翎这会哪有心思搭理他?

    “谢谢金老师,尚教授已经答应了,1000平方,租金从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