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荡荡的毛坯房,真没什么看头,小蔡他们心里又装着事,想着要赶时间,走了一圈就回学校,等会再带些人拿工具来丈量尺寸,为设计做准备。

    随着他们回学校,组织设计团队,一个一年级的学生,在科技园里租了一千平方的办公室创业的事,很快在几个学院传扬开来。

    就是知道冯一平情况的经管院同学,听到这个消息也未免有些躁动,冯一平的那些公司,包括杂志社,当然都是真的,但谁都不清楚具体的运作,说不定他就是挂个名而已呢?

    而这次不一样,这次他把公司就办学校旁边,做不了假。

    虽然比尔盖茨他们退学创业的事,激励了世界各地的好多大学生,虽然去年休学创业的几个师兄,今年已经发展的很好,但大多数大学生,都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多,真的付出行动的少。

    有的是没那个条件和实力,有的是只想安静的读书充电,为将来打基础,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等我将来毕业了,一定会有比他们更大的成就。

    但是,说到底,对这些先行一步的同学,他们怎么会不羡慕?

    听到这个消息的高珩,脸上马上晴转阴,一个死党安慰了他一句,“班长,这有什么,今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指不定明天就会淹死在海里,”

    高珩点点头,“对,”却还是笑不起来,心里悔的厉害。

    他现在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和冯一平,真的不在一个层次上,自己还在为学校里的这些事绞尽脑汁的时候。别人已经在大举创业,当初故意和他过不去,真的是有病。

    难得她们两个都到学校来,午干脆就在学校外面吃饭,也没细挑,就找了一家看起来人多的川菜馆。“知道吗?下个学期,我和一些同学也准备要开家饭馆,”点菜的时候,冯一平说起了创业社的事。

    “有必要吗?”冯一平发现,就他们俩的时候,金翎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但是一旦有了第个人,金翎好像就习惯性的和他唱反调,当然。工作上的决定除外。

    “就是啊,你这么忙,哪有时间?”黄静萍也说。

    “你们怎么就不理解我的苦心呢,我这不是想为了公司物色几个人才吗?”冯一平痛心疾首的说。

    “想出风头就想出风头呗,还扯这么多理由干什么?”金翎又讥刺了一句。

    好吧,我好男不跟你恶女斗!我辣死你!

    “小妹,剁椒鱼头,泡椒牛蛙。水煮肉片,干煸肥肠。酸辣白菜,跟厨房说,正宗点,”冯一平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川普,一口气点了5个辣菜。

    不过别说,半创业社的这个想法里头。好像还真有那么一丝出风头的念想。

    金翎不知道冯一平的险恶用心,还在看菜单,黄静萍说,“秋玲今天到省城报到,不知道怎么样了。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别,”冯一平拦住了她,“今天她不打电话过来,你就别打过去,”

    “为什么啊?”她不解的问。

    冯一平笑着朝她招招手,黄静萍凑过来,“他们这么久不见,忙的很,你打电话,说不定还打扰了他们办正事,”冯一平笑嘻嘻的说。

    “以为谁都像你,”黄静萍一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掐了他一下,不过终究没打电话。

    …………

    省城长途汽车站,穿着一件蓝色长袖polo衫,头发上一看就是喷了定型啫喱水的肖志杰,拿着手机,兴奋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不时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再看一眼旅客出口。

    电话却是没有再打,半个小时之内,他已经给张秋玲打了个电话。

    高兴啊,兴奋啊,激动啊!

    没办法,四喜诗里说的好,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那今天,他算得上是他乡遇故知,也能洞房花烛夜,而且自今天之后,这事还能固定下来,你说叫他如何不欢喜?

    终于,在他又一次要打电话之前,出口那里,张秋玲背着一个旅行包,还拉着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这里,这里,”肖志杰一蹦尺高,大声的朝那边招呼着。

    张秋玲没费什么力就看到笑的满脸花的肖志杰,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她,也笑了起来。

    “这边走,”肖志杰接过她的两个包,“玉萱姐就在这边店里等着我们,她送我们去报到,梅叔在学校那边等,”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女朋友身上,第一次羡慕起美国电视剧里演绎的生活来。

    要是在美剧里,这样的场景下,他肯定得和张秋玲来一个热吻,可这是省城,别说热吻,就是拥抱一下,也会引来好多人的关注,他现在就一心盼着,时间走快点吧,快把报道的事搞定,快到晚上。

    “昌宁本来也说要来,我怕送你到学校的人太多,影响不好,约了晚上一起吃饭,哦对,还有金菊。”

    可不是吗,这边有冯玉萱和肖志杰送她过去,那边,梅义良还会带着一个教育局的一起,加起来,四个人陪她办手续。

    “这么麻烦他们,是不是不太好?”张秋玲说。

    “没关系的,我们和一平向来不见外,和他姐姐舅舅也一样,你和他们交往多了就知道,都是很热心随和的人,”

    在二楼餐厅看到他们过来的冯玉萱这时等在楼下,“你一定是秋玲吧,长的真好看,气质还这么好,志杰你真有眼光。”

    听了这话,不用介绍,张秋玲就知道这是冯一平的姐姐,连忙说,“姐姐好,麻烦你们真不好意思!”

    冯玉萱拉着她的手朝楼上走,“不用这么客气,应该的,不说一平,志杰和昌宁的爸妈,都在下面做生意,没工夫回来,都托我看着他们两个,他们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塞给张秋玲一张名片,“以后你也和他们一样,不管有什么事,随时找我,还有,以后真不用这么生分,你知道吧,我一直想有个妹妹,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了,”

    “是,跟玉萱姐梅叔他们不用见外,都一家人,”肖志杰把箱子放在楼下,提着包跟上来,“不过玉萱姐,你就别不知足了,昌宁他姐和我姐姐他们,都巴不得有一平那样的一个弟弟,”

    冯玉萱笑着对张秋玲说,“你看吧,他和昌宁,就是和一平一个鼻孔出气的,还是妹妹好!以后有空多和他们来家里玩,现在还有时间,秋玲你在这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有和梅义良一路的区教育局人事科的副科长跟着,张秋玲的报到工作很顺利快捷,滨江区一小的校长亲自出面,不到一个小时,就安排好了他的工作和宿舍,暂定为负责四年级的音乐,下学期开始,带英语课。

    今天来这么多人,这么大排场,还是有好处的,学校里的其它老师,就是看不起张秋玲的师范凭,后来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下周开始正式上课,张秋玲还有天的自由时间,在停车场,她很懂事的首先向胡科长道谢,胡科长也笑着给了她一张名片,“好好工作,有事就找我,”转身就上了梅义良的车。

    “你跟志杰他们先回去,适应几天,下周开始,好好工作就好,其它的事不用担心。”梅义良也嘱咐了一句。

    “是,谢谢叔叔!”

    “姐,不上来坐一下吗?”小区门口,肖志杰假模假式的问。

    “不了,店里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冯玉萱笑了笑,她知趣的很。

    等冯玉萱的车一开走,肖志杰二话不说,拉着张秋玲就往楼上跑,**一刻值千金,不能耽误!

    然后这一下午,那个恣意啊,他也第一次有了类似从此君王不想早朝的同感,但是没办法,还得起床,晚上点,约好了和王昌宁他们吃饭。

    除了王昌宁于莲,还有已经调到省城来的王金菊,冯没来,他在出差,他们现在日子也不错,房子今年买不了,但明年让两边家里再凑点就差不多。

    “真好,现在省城也有这么多同学,就是一平和静萍不在,”

    张秋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给静萍打个电话吧,今天忙了一天,我都忘了,奇怪,她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她开了免提,一桌人都静下来,“秋玲,你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吗?”那边黄静萍高兴的问。

    “是啊,都安排好了,下周正式上班,你那边什么声音,这么吵?”

    “别提了,这几天,一平一回家,就练他的马头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