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用这个吗?”黄静萍站在门口,又一次挑剔冯一平随手拿的那个订机票送的红色旅行袋。…≦,

    “这个就够了,不要说一二十斤,装四五十斤也没问题,走吧,都和银行约好了时间。”冯一平笑着说。

    黄静萍还是小声嘟囔了一句,肯定还是类似今天的那些东西,怎么用这么差的袋子来装?

    这个旅行袋,今天先要装的是人民币。

    银行是非常非常牛叉的单位。

    这个牛叉,主要表现在,它是少有的能拿了你的钱,说是为你服务,但你对它没有约束力,而它又光明正大,理所当然的对你做出种种规定,最不把你当上帝的单位。

    最不能让人接受的是,这些规定里面,触目都是霸王条款。

    更突破底线的是,它居然有脸到处说,“我们也是弱势群体!”

    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体会,我们花钱把钱存在它那——这两年的通胀水平,钱存在银行都是亏的,等于贴钱让它用我们的钱去赚钱,然后,当你要取属于你自己的钱的时候,规矩那个多啊,你会由衷的感觉,自己好像并不是自己存进去的那些钱的主人,银行才是。

    得亏今天周末,路上车少,绕了一大圈,还算顺利的到了开户行,没办法,按规定,像他们今天这样大额的取款,必须到开户行才能办,你别想着摆什么上帝的谱,说什么去我家附近的网点不行吗?要不要钱吧,要钱就照办!

    好在冯一平现在也是银行的大额优质客户,那个自矜自傲,化妆水平一般的大堂经理听了冯一平的来意,脸上的笑。马上上升了好几个甜度,“冯先生,这边请!”

    贵宾室就在大厅的右边,用毛玻璃隔开,大堂经理侧身拦住玻璃自动门,“冯先生请。”

    门一开,轻柔的音乐就溜出来,那边大堂,只开了一半窗口,每个窗口前面,都排着长队,这边,装饰的比一般的咖啡馆还要舒适——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负责冯一平这个大客户的客户经理已经在里面等着,满脸堆笑的伸出双手。“冯总,好久不见!”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路上有些耽搁,”

    “没关系,现在的路况,大家都理解。”

    一坐下,一个制服美眉就端过来两杯茶。现在他们对大客户的服务还是到位的。

    冯一平还在按客户经理的指导添各种单子,又进来一位穿着蓝西装。拿着个公包,一看就很精干的小伙子,“冯总,久闻大名,我是理财部的小严,我们银行有不少回报很高的理财产品。其几款就很适合您,您看,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时间?”

    “对不起,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让你们给我理财。开玩笑咩!搞不好就把钱给理没了,然后银行会说,那是辞职员工做的,与我无关,和那些机关出事之后,都说是临时工犯的错,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的拒绝,严经理应该是听得多了,因此也不以为意,兀自喋喋不休,舌灿莲花的拿着资料,向冯一平推介。

    那边看着点钞机验钞的黄静萍,有些惋惜严经理这样注定徒劳无功的努力,他们那天讨论的理财手段里,提都没提银行的这些理财产品,因为回报根本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伸手不打笑脸人,冯一平耐着性子听了一会,随便翻着一份材料问,“年化收益率有多少?”

    严经理一愣,然后一喜,“最高能在5%以上,”

    冯一平笑着看着他,不说话,原本也笑着的严经理,在他的注视下,嗫嗫着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们不敢保证,”

    对嘛,这才是银行的标准用语,“对不起,现在真不用,谢谢啊!”冯一平笑着把材料递给他。

    “冯总,%或者4%的回报没问题的,”严经理还在努力,冯一平笑了笑,连话都懒得说。

    那边已经把一百万装进他们带来的袋子里,冯一平满不在乎的提起来,道了声谢,挽着黄静萍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悻悻的严经理,这个一看就是花父母钱的小年轻,怎么也这么不好对付?

    大客户经理拍了拍他的肩膀,“省省吧,越是这样年轻的小伙子,越有主见,路子也多,哪看得上这点回报,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大厅,找找那些大爷大妈。”

    冯一平一悠一悠的提着装了一百万现金的旅行袋,就像袋子里装的是几件替换衣服一样,黄静萍倒有些紧张,“你轻点,这个袋子质量不好,要是带子断了怎么办?”

    “没事的,”这年月抢银行的少,再说又不是年关,他们怎么会被人盯上?

    平安上了车,黄静萍才放下心来,不过她不放心把这一袋子钱放在后座,在冯一平谑笑的目光,把袋子塞到自己脚下,“走,开车,买金子!”

    买黄金的金店,他们之前踩过点,哦,好像用踩点这个词不太妥当?总之,他们考察过,这是个老字号,稳当,附近有家派出所,安全。

    一进金店,人就感觉热起来,这象征着财富的亮眼的金黄色,真的刺激人的感官

    银行和金店,其实也是相关的,后来在英语里都增加了的条目,“国大妈”,之所以买黄金,就是因为辛苦攒起来的积蓄,放在银行都是亏本的,这才买金条。

    冯一平手里那时也有两个钱,不过他坚决没跟风买,果然,等到大妈们都买的时候,金价是一降再降。

    老实说,他们提着袋子,带着墨镜走进来,让柜台后的工作人员都有点小紧张,一个看多了港片的姑娘还脑洞大开的想,“这不会是雌雄大盗吧!”

    不过冯一平马上打消了他们的疑虑,摘下墨镜,笑着问柜台后的一位年人。“我们的金条有几种规格,什么价?”说话就把手里的那个袋子放在玻璃柜上。

    脑洞大开的小姑娘又转换了剧情,“他们是拿着一袋子钱来买金条的?”

    此时的冯一平,在她眼,和柜台里的那些东西一样,也闪着金光。

    这次她猜对了。但是没奖!

    “这边请,”知道是大主顾上门了的年人,殷勤把他们引导到放金条的展示柜前,拿出一双手套,从里面托出一块上面有“au9999”字样的黄灿灿的金条,“这是我们500克的万足金,”

    冯一平摘下墨镜,和黄静萍一起看着柜台里面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金条,从10克一直到1000克。最大的也就1000克,间接说明这会买黄金还没普及。

    后来黄金热的时候,黄金现货销售的主力,各大银行推出的金条,应该说是金砖,一块比一块大,125公斤,25公斤。不过,现在要有那么大的。他今天真还买不了一块。

    冯一平接过这块一斤的,在手里抛着,同样是一斤,但是一斤黄金比一斤豆腐,好像真称手些,“把那块一公斤的拿出来我看看。”

    “行,您稍等,”

    一公斤的这块显然更合适,十块就够,好放。“多少一克?”

    “按今天的牌价,8,”

    “我买十块,8,”这价格真便宜,也就是后来的一个零头,不过,再便宜,照样要砍价。

    “老板说笑了,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赚的,我们这家店是有年头的老字号,你看我们的金条,都是按国标做的,一等一的好,不过你一次性买这么多,我们就走走量,算您86,你可以满城去问一问,这绝对是最低价了!”

    “老板,我也知道一点,今天的牌价是不到20美元一盎司,86一克,你们不要赚太多!”冯一平当然是做了功课来的。

    拉锯半天,最后总算定下来85一克,这也是冯一平的心理价位。

    那个老板,一边用点钞机刷刷的数着黄静萍从袋子里拿出来的一沓沓人民币,一边说,“今天这生意,真是一分钱没赚,”可是,现在的他,脸上想挤出一个苦笑来都做不到,是赚的少点,但是冯一平这一出手,店里一公斤这种的库存都空了。

    这回是黄静萍说,“对,你没赚我们的钱,赚的是人民币!”

    谢绝了老板竭力推荐的金猪金象什么的——老板是真心想把他们袋子里剩下的十几匝人民币留下,又悠着装了十公斤金条的袋子,在金店一干员工眼热的注视下走出店门,冯一平总算完成了一项夙愿。

    这样的场景,后来他可是设想了好多次,不过,那时的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十几年后,十公斤黄金,至少要两百多万,他哪买得起。

    两个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到了家里,都忍不住马上拿起两块来把玩,“就放在家里没事吧,”黄静萍问。

    “没事,”冯一平任性的拿起两块摩擦起来,会不会有金屑掉下来呢?

    安全方面,他早有计较,今天之所以用现金,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刷卡是方便,但是雁过留声,刷卡留名。

    “这块给外公,这两块给我爸妈,这两块给你爸妈,这一块给我当镇纸,剩下的这些,都给你,”冯一平笑着划分了用途。

    “嘿嘿,我爸妈的这两块,家里放着不安全,我帮他们保存,这些,我替我们的孩子留着,”一向对钱不怎么在乎的黄静萍,笑着把地毯上的六块金条都拢到自己面前,非常之拜金,非常之财迷。

    看来大家说的果然没错,女人就和传说的龙一样,就喜欢这样金灿灿的玩意。(。。)

    ps:  ps:很抱歉,有事,所以迟了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