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平原上的水市风光不错,特别是临近市区的那一段路,两边是一个接一个的荷塘,碧绿的莲叶挨挨挤挤,重重叠叠,随风摇曳,十分壮观。【,

    在这田田的莲叶上面,已经有不少粉红的花骨朵探出头来,于是,随着水汽一起进入车厢的,还有冷冷的暗香。

    换做平日,冯振昌怕是早就要叫陶师傅把车停一停,他们两个下去好好拍拍照,但是今天,他和梅秋萍都没有这个兴致。

    他们已经出来了近半个月,生活上倒还适应,都是苦日子出身,没有那么多讲究,况且这些天,每到一处,村里那些开店的都热情的很,安排他们吃得好住得也好,还一分钱都不让他们出,可是,夫妻俩就是高兴不起来。

    和刚开始开店的时候相比,这两年已经赚了些钱的乡亲们,普遍都有些松懈。

    他们去的时候,有的店里,还有顾客在用餐,老板就坐在餐厅里,脚踏在凳子上,裤腿卷到膝盖以上,吞云吐雾之余,还美美的就着煮毛豆喝啤酒。

    分之一的店里,厨师和服务员,没事就在餐桌上打牌,不顾店里还有食客,大声用家乡话笑骂着,连收银台的小姑娘也跑过去凑热闹,要等新上门的顾客叫一声,才会去收银。

    至于那带着孩子的,孩子把餐厅当游乐园,在店里玩闹,更是天经地义。

    再强调的卫生方面,也很松懈,有几个厨师居然留了长发,大多数厨师的头发都油腻腻的,肯定没有一天一洗,厨师帽歪戴着不说。白帽子上面的污迹很明显,走进了,制服上的油烟味非常重,怕是一个星期都没换过。

    厨房的案板和灶台,同样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地也拖得不干净。梅秋萍在一家店的厨房里,差点就滑了一跤。

    最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他们就看到过一次,厨师把面放到取餐台上的时候,指甲里有黑垢的手指,就直接戳到了面汤里,他也不怕烫?

    负责餐厅清洁的也图省事,不是地上有了垃圾就去清扫,而是等到有一些之后。才去扫一下,而且精准的很,就扫那几块,旁边的绝对不管。

    其它细节不说,再说擦桌子,标准的应该是向一个方向擦拭,大多数姑娘小伙子,现在也都是来回擦几下了事。

    至于污水随便朝门前泼。以至于门前那一块,比周围店铺面前的颜色要黑上一截。更是很普遍的事。

    十家店,至少有家,这个时候店里已经有苍蝇。

    十家里,至少有家,电扇的扇叶,看上去就没清理过。

    怕是下一步。顾客在面里就会吃出来头发,搞不好还有苍蝇。

    对其它事没有以前上心,但是大家普遍对成本都关心起来,只在厨房草草转一圈他们就发现,现在采购的原材料。一律都只讲价格便宜。

    …………

    更揪心的是,不只是经营上不上心,这些有了点钱的后辈,其它的毛病也冒了出来。

    就说以前还踏实肯干的新华吧,冯振昌和梅秋萍到他店里等了半天,他才被媳妇从一个牌桌上揪回来,虽然他说是没打钱,就消磨一下时间,谁信呢?

    冯振昌没客气,把他拉到店后面结实的训了一通。

    春堂小舅子的媳妇,昨天晚上招待他们吃饭的时候,当着他们和自己男人的面,哭着告状说他在外面有了野女人。

    …………

    这样乱八糟的事一大堆。

    该管的管,该说的说,可是冯振昌他们都知道,虽然他们当面都答应的好好的,一定注意,一定改,一定加强,可等他们俩一走,十有**还是老样子。

    “陶师傅,前面停一下,”心里郁闷的冯振昌吩咐了一声。

    “好的,冯总,”陶师傅把车拐进江边的一条岔道,还抢着帮他们拉开车门。

    冯振昌也不拿相机,阴着脸背着手朝江边走,梅秋萍连忙跟上去,“你也不要太担心,好在大家的生意都还不错,”

    “这还叫不错?我们初开店的时候,一平担心的那些事,现在都出现了,还有他担心有了几个钱,有些人就会去赌,有些人会连结发的老婆和亲生的孩子都不要,现在哪一件事没有?”

    “你朝我吼什么?只管店里就不错,其它那些事怕是连他们亲娘老子都管不了,我们哪里管得过来,话说到了就算是尽了心,”梅秋萍心情也不爽,见冯振昌朝自己发火,也忍不住。

    冯振昌叹了一口气,“理是这个理,可要是十家里有个一两家会这样,你心里会快活?”他这说的是生意之外的事。

    梅秋萍听了也叹气,是啊,在外面赌钱可不像在村里打牌赌钱,新华今天这样赌小钱,明天在人教唆下,说不定就会赌身家。

    还有春堂的小舅子,看样子已经被外面的女人迷了心窍,可是,能拿他们怎么办?

    两个人看着眼前烟波浩渺的长江,都沉默起来。

    电话响了,梅秋萍接起来一听,是王昌安打来的,“姨,你们到哪里了?过了入城口的收费站停一下,我就在这儿等,”

    “安安啊,我们马上到,”她拉着冯振昌,“走吧,现在上火也没用,别让安安他们等急了,”

    见到他们的车,等在转盘旁边的王昌安笑着跑过来,“姨,姨父,你们身体挺好的?路上顺利吧?”

    王昌安现在比以前胖了些,气色也好了很多,穿着也很得体,已经是个地道的城里姑娘,看着她,冯振昌他们心情总算好一点,“你等了多久,不是告诉你们,我们自己能找到地方吗?”

    王昌安笑着说,“我知道,这不是怕你们绕路吗?知道你们要来,我爸妈一直等着,师傅,麻烦你跟着我的车走,”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

    和肖志杰家的两家店一样,她家的两家店,那也是没话说,绝对和省城自营的店没什么两样,主要王昌宁的爸妈,亲自在两家店的厨房里,以身作则。

    进了店里,方方面面,都感觉和村里那些松懈下来的家伙家的店不一样,这样的店,才有点餐厅的样子。

    在他们家租的房子里,早就准备好了一桌地道的家乡菜,“晓得你们这些天天南地北的吃,我们特意做了这些菜,尝尝看,看合不合口味?”王昌宁爸爸说。

    还是家里菜的味道好,冯振昌和他碰了一下杯,感概了一句,“要是家家都像你们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怎么了?”王昌宁妈妈问了一句。

    “别提了,”梅秋萍把他们今年这一路的见闻说了一遍,王昌宁妈妈也生气了,“这些人怎么能这样?真是不懂事,一分钱没收他们的,按理做事的时候应该更用心才对啊?”

    “可不是吗,现在加盟的越来越多,我们就担心,让他们这样,把这个牌子砸了,”冯振昌说。

    “姨,你们不用担心,当初不是每一家都签了协议吗?这些事玉萱和一平他们肯定知道怎么处理,”王昌宁说。

    “就是,我看,处理一两家,他们就知道厉害,”王昌宁爸爸说,“还有,他们生意之外的事,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尽了长辈的心就好,自家的日子,关键还要他们自己过,你们都带着他们赚钱了,也不比一般的城里人差,他们要是自己折腾得日子过不下去,怪得了谁?”

    “是,秋萍,我们尽了力,问心无愧就好,放心吧,他们要真是放着眼下这好好的日子不好好过,自己作,谁管得了?怪得了谁?乡里谁又能昧着良心说你们的不是?”王昌宁妈妈说。

    她明白冯振昌他们的心思,虽然他们没提,但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会很在意在老家的风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