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宁妈妈想的对,对于冯振昌和梅秋萍来说,虽然他们还算年轻,但他们现在确实在意乡里人的看法。△,

    虽然不确切的知道儿子有多少钱,虽然村里人问起来的时候,他们都说的很含糊,不要看好像场面很大,其实借了不少贷款之类的,给外人的印象就是顶天了不起也就是上千万——这已经让大家大呼了不得!

    但他们心里清楚,就看看那家酒店,再看看在银行没有一分钱贷款,他们心里就大概有个底,还在上学的儿子,已经有了上亿的财富,上亿!

    这样的数字,就是现在在梦里,他们也不敢想,现在村里的人,也就是开面馆的那些收入高的,算起来最多一年也就赚十几万,一个亿他们要赚多少年?近千年!

    梅秋萍有时就拿具体的东西来量化,比如家里最贵的电器,那台电视机,200块,一个亿要买多少台?4万多台!可以给周边几个乡里的人,一家发一台。

    就按家里最贵的大件算,那辆世纪车,也能买百多辆!百多辆车,排在一起有多长?有好几里路!

    何况怎么看,儿子也不止一个亿。

    再说家里的那些公司,让村里这里,多少人家有了工作的机会?

    都有了这样的身家,他们当然更珍惜身上的羽毛,儿子提议免费让村里的人加盟开面馆的时候就提起过,要提防这些家伙有了点钱就出问题。

    乡下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要是他们带出来十对,结果回去时只有八对半。他们心里也不好受。

    何况现在的面馆,也不是之前的面馆,每个月上门来要求加盟的那么多,就像儿子说的一样,可以坐等着收钱,这样的好事。要是让那几家不省心的给搅和败了,谁心里乐意?现在钱虽然不少,但是,谁又嫌钱多呢?

    带着满腹心事的两个人一回到省城,冯振昌就急着把之前签的那些合同找出来看,梅秋萍呢,做饭的时候,就和冯玉萱说了这一路的见闻。

    冯玉萱当时就爆了!

    她其实也有点继承了妈妈的急性子,“现在每天都有人拿着钱上门来要求加盟。我们还要挑拣四的,都一分钱不收,手把手的教他们怎么开,现在一家家都还赚钱呢,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

    她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妈,不用担心,惹恼了我。我就收回他们的加盟权,我们自己去开!让他们懒散。看他们哪里有钱赌,哪里有钱去养野女人?你们不用担心,这个恶人我做,”

    拿着合同的冯振昌这时刚好走到厨房门口,听到女儿的话,有些恼火。“你啊你啊,花钱上的那些培训课是白上了,到现在还这么蛮干,要是蛮干能把事办好,我和你妈着什么急?”

    他把一份合同递给梅秋萍。“要是按合同来也简单,收回加盟权不说,还要让他们支付赔偿金,可是乡里乡亲的,这样也不好,再说,他们也就真的只是懒散了些,没以前上心,”

    冯玉萱刚才也是气上头说了那些话,这时冷静下来,“一时懒散不上心不怕,就怕他们已经成了习惯,”

    冯振昌这才赞许的点了点头,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他们担心的,可不就是这个吗?

    可是,这个该怎么办?就靠他以长辈的身份说几句,好像已经没什么效果,在城里呆了几年,也赚了些钱的这些人里,好多已经变了。

    “给一平打电话,”梅秋萍说。

    刚刚把车开进院子的冯一平听了爸爸的话,笑着说,“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这事也好办,我看这样,下个月吧,让他们每家都只留媳妇在店里,当家的都回县里培训,暂定半个月到一个月,我让人事部的测算一下,该收多少培训费。”现在他们都这个态度,当然不可能免费培训。

    “培训结束之后,给他们两到个月的整改期,之后你们不要去,让公司的其它人去突击检查验收,要是还是老样子,那就按合同办,你觉得呢?”

    “我看行,”冯振昌觉得挺好,既给了村里这些人面子和机会,又能解决他们发现的这些问题,不错。

    在一起快两年,黄静萍现在对他是越来越黏,每次听到他车进大门,都要跑到门口来等着,今天也不例外,“家里有什么事吗?”她牵着冯一平的手问。

    “没事,”冯一平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就是要把面馆的那些人召集起来培训一下。”

    老实说,虽然这样的情况,他早有预见,但是他也没想到这事会来的这么早。

    看来金大大在天龙八部里掰扯的有道理,高深的武功,还是要有高深的修养,不然会出问题。

    放在钱上也一样,家里那些刚刚才放下锄头把的乡亲,一朝月入上万,日子非常安逸,难免有些膨胀,有些无所适从。

    再加上这个赚钱的机会来的容易,未免就有些不珍惜,更何况,他们会觉得,现在这样做,生意不也挺好吗?

    要是这个机会,是他们好不容易花了几万块买回来的,他们才会懂得珍惜吧!就比如花近千万,加盟那些国际知名快餐店的,谁敢懈怠懒散?

    不过,相信经过培训,再细细的读一遍合同,该以怎么样的态度做事,他们应该会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

    估计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只想着能有个赚钱的生意,也非常相信冯振昌,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不好好做,所以他们也就没细看,所以不知道在收回加盟权的同时,还要他们赔偿损失!

    至于说万一收回加盟权之后,他们靠学到的这些东西,再开一家同样的,只是不挂牌子的面馆,冯一平一点都不担心。

    真要这样做,冯玉萱就有好多办法收拾他们。

    “晚上吃什么?”

    “豌豆蒸糯米饭,”

    “太好了,”他喜欢吃这一口,但是后来胃不好的时候,不太敢吃,现在这个年轻的胃,吃多少都没事。

    “那我也有个要求,”黄静萍笑着说。

    “说吧,什么事?”

    “你今天能不能不要拉那个琴,就一首曲子来回拉,真的好吵,”

    “这可不行,离旅行也没几天,这首曲子我还没练好呢,坚持一下啊亲爱的,要不晚上你和金姐去看场电影?”

    冯振昌他们也在吃饭,一直担心的问题有了解决方案,冯振昌终于又能有滋有味的小酌几杯。

    “爸,妈,你们多住几天吧,带你们到附近转转,省城变化挺大的,刚好陪你们再买几身换季的衣服,”

    “呆不了几天,桑蚕丝基地马上要和县里签约,赵县长要我一定要到场,还有,一平刚刚说,下个月要让我们带着外公,跟去年评选出来的那些优秀员工的父母一起,去草原旅行,家里的事,我们也要安排一下,等旅行回来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