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时节,其实也是蛮舒服的,不太热,但是女生们已经迫不及待的穿起了裙子,骑车经过的时候,头发在飘,裙子也在飘,见成功的吸引了不少目光,她们都走远了,还飘来了银铃一样的笑声。

    更叫吃货们高兴的是,各种应季水果的陆续上市,水果店里,荔枝、龙眼、芒果、西瓜、各种李子、葡萄,桃子,琳琅满目,果香那个袭人啊。

    偏好酸甜的冯一平,嘴里嚼着一个杏子,趁没人注意,丝毫没有公德心的把大杏仁吐到路边的树下,其实应该大张旗鼓的做,我这是绿化校园吧,指不定明年,这儿就会长出一棵杏树来呢?

    年轻就是好,连青杏也酸不到他的牙。

    他这是又一次去找辅导员请假。

    小金老师看了他的理由,也懒得细问,“快期末考了啊,要是你有一门没通过,以后别指望有这样的美事,”

    “门门通过这个要求太低了吧,导员,我向您保证,一定门门优秀,”冯一平笑着说。

    就是做不了学霸,也不能对自己这么低要求!

    说笑啦,其实主要是爸妈现在还和以前一样,要看他的成绩单。

    他们绝不会因为冯一平现在也算小有成就就放松了对他学习的要求,你也别跟他们说什么大学及格万岁之类的话,他们不会理解,分数这个事,当然是越高越好。

    为了让寒暑假时的日子好过一点,为了让爸妈不会故意在自己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一一回顾从一年级到高的考试成绩,也为了不给他们语重心长的做思想工作的机会,还是非常有必要尽量考个高分。

    “上次和你一起来的那位,这次会去吗?”金老师问。

    “哪一次?哪一位?导员你在说什么?”冯一平故意装傻。

    听了他这话。金老师很没品的把假条又收了回去。

    我去,这样个性和嘴脸的人,更适合在机关混好吧,没好处奉上,就别指望我给你办事。

    “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我金姐吧,她走不了,要留在家里看家,再说,她留在首都不刚好吗,导员,心动不如行动,”

    金老师马上变了一副嘴脸,笑着把假条给冯一平。“你那个金姐,都有些什么爱好?”

    “她工作很忙,当然,这怪我,业余时间,她最喜欢的是练跆拳道,”

    虽然冯一平并不看好金老师这型的,以他的看法。金翎这样大概有一段沧桑过往的人,现在多半会喜欢那些成熟。在一些方面也有成就的男人,像金老师这样比她年纪还小,还热衷于扮帅的男纸,多半没戏。

    但是,不是说,缘。妙不可言吗?所以,这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不过,金老师一听金翎这么独特的爱好,又联想到那天金翎冷冰冰的表情。啧!

    “金老师,我金姐吧,是看着高冷,其实跟她接触多了,你会发觉,她和其它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也有温柔似水的一面,”

    金老师眼睛亮了点。

    “不过,这一面一般人很难见得到,”冯一平补充了一句。

    他可不想金老师听了他这话,然后在金翎那撞了一头包之后,迁怒于自己。

    如果真那样,以后肯定不能愉快的请假。

    下午去公司的时候,冯一平顺道在金翎面前提了一嘴,“姐,你得请我吃饭,你知道吧,自从那天见了你一面之后,我的辅导员对你一直念念不忘,经常缠着我问你的事,我可都是守口如瓶啊,”

    坐在桌后的金翎停顿在那里,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冯一平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讪笑着,同时戒备着,生怕下一刻,她手里的签字笔就会变成小金飞刀飞过来。

    看到冯一平有些不安的在位子上扭动着,金翎这才一笑,“你要是不怕他以后找你麻烦,你大可以都告诉他,”

    未免太干脆利落了吧!

    “姐,其实我觉得吧,我这个辅导员挺不错,人帅,秀气的北方爷们,工作也不错,国内顶级大学的辅导员,为人处事也很周到……,”他后面还有好多词,想要像珠串一般的涌出。

    “停!”金翎制止了他,“我不管你和他达成了什么交易,我就明确告诉你,他那样的,初出茅庐的小女孩可能喜欢,但不是我的菜,”

    我去,这话霸气!

    “可是,你都没尝过呢?”冯一平弱弱的辩了一句,“怎么就知道不合适?”

    “姐我尝过的多了,有经验,现在看一眼便知,”金翎头也不抬的继续批件。

    这话就不是霸气,而是彪悍了,冯一平一边替导员默哀,一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敢问,您都尝过那些菜系?比如黑色系……”

    然后,话没说玩,他就动了,动如脱兔,在小金飞刀还没飞出来之前,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逃之夭夭。

    好吧,金翎这不是还没到十岁吗?还不用太着急,再说,娘娘不急,太监急也是干着急。

    …………

    县人民医院前式的牌坊下,十几对打扮各异的父母,在自己子女的陪同下,有些骄傲,有些拘谨的聚在一起,他们今天来这,是要做有生的一次全面体检,而且自己不用出一分钱。

    为了准时,那些离得远的,今天天不亮就起来赶车,但是,没谁有怨言。

    这是带他们去旅游前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冯一平知道,县里的大多数父母,就和之前的爸妈一样,都是小病捱,大病拖,感冒药都买的少,等闲不会去医院。

    这次一去,前后加起来近一周的时间,从安全角度讲,也得对他们的身体状况有个了解。

    这些父母里,大多数都和王金菊爸妈一样,都是地道的农民,虽然在今天这个场合,都是穿了最拿的出手的行头,但是,穿皮鞋的还是不多。

    不过,看着路过的行人,一个二个的脸上,都洋溢着自豪的笑,自家孩子真争气,去年年底额外拿了5000块奖金不说,还有机会带着他们这些连县城都来得少的人出去玩一趟,听说是先会到首都,然后往更北边走。

    而且,他们也都反复说了,这一路,除了自己买东西是自己花钱,其它的钱,大家一分都不用出。

    感觉受到了厚待的父母们,这会在小范围和身边的人交流的同时,没忘了叮嘱孩子一句,“公司对我们这么好,以后工作的时候,可不许心二意的开小差。”

    对这些专或者技校刚毕业的姑娘小伙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公费到北方旅游,还能带着爸妈,这样的事,在去年底之前,很遥远,没想到今年就变成了现实,他们心里感到很暖的同时,也对自己和公司的前途,满怀希望。

    对父母的唠叨,一边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晓得,”一边担心着工作上的那些事,这些天自己不在,其它的那些家伙,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冯振昌没想到大家来的这么早,这么齐,十点差一刻,他才开车赶到,梅建也和他一起,这一次,顺道给他也做个体检。

    “抱歉啊,没想到大家来的这么早,我们和医院约的是十点钟,我问一下,大家都没吃早饭吧,有些检查,是要空腹做的,”

    父母们不认识冯振昌,他们的子女可都认识,听了自家孩子的介绍,这会都热情的回应,“放心吧,事先都交待了,我们都饿着肚子,”

    更多的,则是围着冯振昌寒暄,什么生意兴旺,什么破费之类的。

    “这些都是应该的,感谢你们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孩子,走,时间到了,我们进去,抓紧做完,午我请大家吃饭。”在这些同样出身的人面前,冯振昌特别自在。

    医院门口,两个接到了通知,穿着白大褂的领导正笑着迎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