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尖锐问题

 热门推荐:
    “都挺好,”冯一平细细的翻着眼前的方案,笑着对小蔡和一干娘子军说,不时还点评一番,比如那个粉色用得很亮眼,很对路,那个嵌着山水画的办公区隔断很国,很可取。∽↗,

    小蔡她们,那是真的很积极,积极到短时间内就拿了好几套方案出来。

    “你们的这些方案,让我充分的感觉到了你们作为女性,特有的感性、细腻的一面,”

    和冯一平接触较多的小蔡,本能的觉得接下来不是什么好话,果然,冯一平还是蛮有兴致的低头看着那些方案,一副很好,很吸引我,我很满意的样子,然后幽幽的来了一句,“只不过,要用到正确的地方,”

    此话一出,围着的那些女孩子,马上变成了至少上百只鸭子,“哪里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

    冯一平招架不住,高举双手讨饶,“我说妹妹们,我们这是设计公司,不是闺房,也不是茶楼好伐,”

    她们的方案确实都不错,不过只顾着发挥自己的特长,而且太用力,真的和公司主旨有些偏离。

    见女同胞们安静下来,冯一平又适时卖乖,“怪我,都怪我!怪我没说清主旨,窃以为,我们这样一家有志于跻身世界最先进设计公司行列的设计公司,在这个时代,应该秉承极简就是美的原则,当然,也要现代,所以,办公区的设计,最好要体现我们的这个原则,”

    大学生最富有辩论精神,女生尤盛,他这几句话一出,自然又引来一片质疑。

    冯一平叹了口气。不尊重老板的女大学生真不是个好设计师,美这么高深的玩意,自然各人有各人的标准,但是,最终的标准,不应该是我这个**oss的吗?

    可是这一会。他是双拳难敌四十手,一张嘴当然也说不过几十张嘴,他下定了决心,以后绝不狼入虎口,把自己送到这么多女生间来。

    他看向唯一的熟人小蔡,小蔡这会也正义愤填膺的声讨他呢,失策,怎么一个人就来了呢?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手机在这时非常及时的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那个陌生的号码,冯一平一本正经的说,“对不起,这是个很重要的电话,我必须要接,辛苦大家!”一边说,一边哈头低腰的,总算突破了包围圈。

    手机依旧固执的响着。这会不像后来骚扰电话满天飞,电话费贵着呢。特别是手机,还是双向收费,况且,就算是骚扰电话,看在救自己如水火的份上,那也得接。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接了。

    那边是一把很有质感的女声,“你好,冯一平同学吗?我是校报《新清华》的记者向晓芳,想采访你一次,你今天方便吗?”

    “采访我?关于什么方面的?”冯一平问了一句。

    校报他当然知道。说起来26年就创刊了,现在是每周五固定出版,每期印数有000多份,是学校最权威的信息载体。

    “据我们了解,你在科技园租下了上千平方的办公区准备创业,主要想就这个问题做一次采访。”

    这样当然要得,他就是想以科技园里的公司作为一个窗口,吸引学校里的优秀同学加盟,校报这相当于是免费宣传,何乐而不为呢?

    再说,经历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谁还不知道宣传的重要性?

    “那好吧,不过今天不方便,明天可以吗?”

    “明天也可以,”

    但是在采访地点上,又有了分歧,向记者倾向于冯一平去工字厅东院,也就是校报的办公地接受采访,但是冯一平觉得这在他们的主场,总有些生杀予夺的感觉,于是提议,“我在首都还有一处办公场所,要不你们来看看?”

    在自己的主场是放心点,再说,要是顺道提一提有佳便利,不又是不要钱的广告吗?

    向晓芳他们已经对冯一平做了些背景调查,对他创业的事,本来就挺感兴趣,听了这个提议,马上同意下来。

    挂了电话,冯一平有些唏嘘,自己真是混得不咋的,看看那些同样重生的同仁们,动辄都是省台报道,上央台新闻联播也寻常,而且不报道个十多分钟不罢休,至于上报纸更是常事,不五时闹出点动静,就有国内外的各大报社都排着队等着采访。

    再看看自己,上了电视,也就是市台,报纸,主要也是市里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个采访,还是校报,而且还不是学校另一分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清华大学学报》,真的是,很惭愧!

    向晓芳师姐是传播系二年级的学生,蛮像沈傲君的,梳着分头,扎着一个马尾,打扮很朴素,但是,却戴着一副后来时尚,现在看略显老气的玳瑁眼镜,要是真的,这玩意可不便宜。

    跟着来的还有一位背着摄影包,扛着脚架,很护花的师兄,说是心理学系的,传播系加心理系,这个组合,想来战斗力不错。

    上车的时候,向晓芳没说什么,赵恒师兄夸了一句,“车不错,”

    冯一平笑着回了一句,“师兄的名字更牛,”他没记错的话,北宋有个官家,好像也叫这名。

    “哟,你也喜欢历史?”赵恒来了兴趣。

    “喜欢谈不上,古代的吧,没一个朝代是善终的,近代的,看了更是让人窝火,”

    他们俩聊的还算热乎,作为记者的向晓芳,反倒话不多,冯一平有点纳闷,一个闷嘴葫芦,显然是做不了记者的,难道她现在是在养精蓄锐?

    到了有佳的那栋小楼的时候,向晓芳难得的开口,“这栋楼都是你们公司的?看这面积已经不小嘛,”

    “呵呵,你等下看了就知道,”

    果然,等看了拥挤的办公区,特别是冯一平那个小小的办公室,他们才认定,冯一平租那么大地方,真不是去占学校便宜。

    这是冯一平第一次往公司带人,一个美女,另一个拿着那么大的脚架,员工们多少有点兴趣,一番议论,最后把和冯一平打交道较多的方颍芝推出来端茶,主要是打听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的干活。

    方颍芝敲门的时候,冯一平正严辞拒绝赵恒让他在办公桌后摆拍一张的要求。

    拜托,那些年大叔,一本正经的在办公桌后拿着笔笑看着镜头的摆拍,或者是在书架前面拿着一本书,眼睛偏偏也看着镜头的摆拍,简直土到爆好不好?怎么适合他这个新世纪的五好青年?

    “请进,”听到敲门声,冯一平看着站在门口的方颍芝,说了一声。

    “两位请喝茶,冯总,这两位是,”方颍芝略带好奇的问。

    “告诉大家不要八卦了,这两位是我们学校校报的记者,”冯一平笑着说。

    “哦,两位是来采访我们冯总的吧,我们冯总真的很努力,不但要学好功课,每天课余还要处理公司事务,晚上经常工作到深夜……,”方颍芝不管二十一,就在记者面前猛夸冯一平。

    冯一平哭笑不得把她推出去,“好啦好啦,出去工作,”

    赵恒挤眉弄眼,别有深意的问他,“秘书?”

    “师兄你好不纯洁,我哪用得着秘书?我们市场部的员工,是我女朋友的校友,平时会帮着做一些接待工作,”冯一平笑着解释了一下,这主要是冲向记者。

    话说美女相见,总是分外眼红,刚才方颍芝进来的那一会,向晓芳也立马精神了很多。

    “一定要登照片吗?如果真要登,那我们回学校去拍几张吧,”他自认为自己这样的阳光美少年,和室外的风景更配些。

    “那行,回学校再说,”向晓芳拍了板,“一平同学,那我们的采访现在开始?”她把一支录音笔放在冯一平身前。

    “好的,”冯一平和她坐在小窗下的沙发上,赵恒用脚架架着相机,坐在对面。

    进入工作状态的向晓芳好像变了一个人,精神奕奕,神采飞扬,“一平同学,据我们了解,你老家是革命老区,爸妈就是普通的农民,是吗?”

    “是,我纠正一下,不是老家,我的家就在农村,我的户口没迁到学校,现在还在那,以后也会一直在那,我爸妈就是地道的农民,”

    “据我们了解,你老家那一带,经济比较贫困,是吗?”向晓芳接着问。

    “是的,我们那是一个欠发达的地方,我们县,现在还是国家级贫困县,而且,我们市下辖的一区九县里,有五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都分布在山区,普遍以农业为主,但是靠山不却能吃山,”

    向晓芳听着点头,然后,就引出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来,“那我们都想知道,以你们家这样的一个背景,缘何短短几年,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你们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