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姐们,真不专业,电话里已经定好了采访主题,一开始铺垫这么久,扯这么远,问的问题根本就和设计公司没一毛钱的关系。

    冯一平顿时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准确的说,是上一辈子的从前,准备春节回家好好过个年的时候,那些亲戚邻居一个接一个,笑眯眯,一脸关切的问,“工资多少啊?存了多少钱啊?交没交女朋友啊?……”

    不,应该比这个更进一步,问这个问题,就好比是问你,和女朋友到了哪一步,上了几垒?这样更私密的问题。

    不过,虽然大多数商人,都有原罪,他们的第一桶金,更是掩盖在层层迷雾之后,寻常人一向他提这个,那肯定就是踩到了猫的尾巴,他会立马戒备起来,不得已要说的的时候,往往也是含糊其辞。

    不过,冯一平完全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但是,他还是不爽,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大概知道他的起家之路,大多数人都不清楚,而且他们也不关心。

    这个师姐,和他第一次见面,就问了这么直白尖锐的问题,不是不合适,只不过和昨天冯一平说美院的那些方案一样,如果向晓芳现在是时代周刊的记者,给冯一平做专访,他倒不介意回顾一下,可你就一校内发行报纸的记者,真差点份量。

    “首先,这个算是我的**吧,其次,这和今天采访的主题无关,所以我暂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呵呵,一平,我们只是校报记者,不是有关部门,真没有其它的意思。就是很好奇,在那样的环境下,你家是怎么在短短的几年内,发展壮大到现在的这个地步的?我们希望能用你的经历,给其它同学提供一些借鉴。”向晓芳笑着说。

    这就不是能不能愉快的聊天的问题,冯一平看着自以为抓到了重点的向晓芳。这姐们真不会说话,难道就是凭着一张脸混进校报的?

    “你想太多了,你就是有关部门的又如何?”冯一平摇摇头,“算了,不是我不想说,是这个问题说了,会引起一连串的问题,但是,我不想被大家当成明星。只想安安静静的完成学业,踏踏实实的经营自己的公司。”

    他如果现在就告诉校报,那几十首经典的歌曲,是自己的作品,现在欧美正火热的真人秀栏目,也是自己的版权,保准接下来就有娱乐报纸会跟进。

    他是不介意娱乐报纸宣传,其实。只要不是捕风捉影的瞎胡诌,他很欢迎。经济界的上娱乐版,也不是什么坏事,一般来说,娱乐版的受众可是最大的。

    但是,这个时机很重要,不能因为校报的报道。而打乱下一步的部署。

    听了他的这话,向晓芳很兴奋,“为什么说了这个就会被大家当成明星?我不明白,你能不能说得详细一点,我们了解了就可以。不会刊登出来,请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相信一个女记者的职业操守?冯一平果断的摇摇头。

    “我们真的很疑惑,如果是在首都这样的地方还好,但你老家那样偏僻穷困的农村,你们是怎么起步的?”向晓芳继续锲而不舍的追问。

    她这话问得,就相当有失偏颇,加上之前提的有关部门,所以赵恒听了连忙解释,“一平,你别误解,晓芳就是好奇,没有其它意思,”

    冯一平笑了,“师姐,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的侧重点不是我如何起家的,而是为什么一个穷困农村的孩子,能有今天这样成就的是吧!如果我也是大城市富裕家庭出生的,你就不会这么好奇,是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觉得,我们这样国家级的贫困县,所有的人都应该很穷,不可能有像样的企业?像样的企业,都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建立起来的,对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就该打洞是吗?

    不录了!”

    他一把把面前的录音笔关掉,“啪”一下丢在茶几上,看也不看向晓芳一眼,“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我会让人送两位回学校,”

    一个看上去如此光鲜亮丽,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女孩子,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自己家境好,就能看不起穷出身的人吗?

    “别,一平,”赵恒忙出来打圆场,“晓芳表述得不对,她想说的是,因为你所处的环境,所以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肯定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对不对晓芳?”

    向晓芳现在有些懵圈,借校报的权威,还有自己的才能——她不认为是凭自己的美貌,以往的每一次采访,都可以说是无往而不利,偏偏今天,社长亲自交待下来的任务,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小师弟,怎么这么不配合?

    金翎拿着个件夹,到门口才抬起头,看到屋内的气氛有些怪,也懒得进来,“一平,过来一下,”

    冯一平在赵恒肩膀上拍了一下,快步走出去,“什么事?”

    金翎朝里面一努嘴,“怎么回事?”

    “没事,”冯一平靠着墙,“你这什么事?”

    “佐藤便利收到了第一批货,很满意,不过,他们想要实地考察一次,主要是我们的种植环境,”

    “实地考察,这是他们要建立长期合作的节奏啊,估计下一批订单也会更大,赚日本人的钱,我非常乐意,所以当然欢迎,你通知他们安排吧,我也跟爸妈说一声,”

    赵恒在里面也在抓紧给向晓芳做工作,“这项任务,是社长亲自交代下来的,他也明确了,昨天我们和一平也确定了,就是围绕他要在科技园成立的设计公司来采访,我知道你对他的创业经历很感兴趣,不过,这不是我们这一次采访的重点,慢慢来,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我看要不这样,接下来委屈一下你,由我来采访?”

    向晓芳没怎么听赵恒说话,气愤之余,竖起耳朵听着外面两个人的谈话,“不,我自己来,”

    这是一个虽然自视甚高,但又接受不了失败的女孩子,不过,赵恒说的有一句话,她记到了心里,“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她背转过身去,双手在脸上揉了几下,等冯一平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副面孔,浅笑盈盈,“对不起一平同学,之前的采访,都是我个人的一些问题,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做出这样的事业,比起现在正红火的那几位休学创业的师兄,也不遑多让,只是我表达得确实有问题,我向你道歉!也希望你能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她还想鞠一躬来的,冯一平连忙拦住了,“不用,犯不着,”

    说起来,他也是一个贱皮子,不过,男人多半如此吧,对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格外宽容,要是向晓芳长得是芙蓉或者凤姐一样,这会她态度再诚恳,这采访也不可能再进行下去。

    大家再一次坐定,终于进入了预定好的主题,这一次,向晓芳也不想之前那样,跟纪检干部一样的,而是轻声细语的问冯一平成立设计公司的初衷和规划。

    “初衷,当然是希望依托学校的人力和科研资源,设计出一些开创性的产品来,短期内,我们的重点,是解决短途交通的问题,比如学校内的通勤,不管是大家的自行车,或者是校内的公交车,都不是最完美的方案。

    至于长期,我们会以家居为心,并拓展到衣食住行,现在不是讲智能化吗,我们希望到时能打造出一个智能化的生态圈来,所以,我们竭诚欢迎有识之士的倾情加盟,”

    “那么,你对设计,是怎么看的呢?”虽然还是笑着,不过向晓芳的这个问题,还是有些刁钻,她不太懂什么智能化,生态圈神马的,冯一平刚才很不给面子,她也想借机称量一下他的水平。

    这有什么难的,冯一平后来看过乔教主的一句话,这会严重借鉴了一下,“绝大多数人误以为设计就是外表,是给枕头绣花,比如给设计师一个盒子,然后让他们把它做得很漂亮,这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设计。

    设计不仅是要看起来很好,感觉起来很好,更重要的是,要让人用起来很好!”

    …………

    在社里整理成的时候,赵恒说,“怎么样,要是一开始就这么问,不就什么事都没有?”

    向晓芳不说话,但是却下定了决心,你不说,我也会挖出来。

    至于冯一平,他完全不担心向晓芳会在校报上黑自己,开玩笑,这是校报,采访他,也是为了竖立正面典型,怎么会刊登对他不利的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