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哼着小曲,背着书包,准备回家享用黄静萍和她准备的爱心晚餐,金翎又不差分毫的推开她办公室的门,朝他招招手,“进来一趟,”

    又是一个不知道谁是**oss的娘们!

    不过,看在她又是加班的份上,就大度的不跟她计较吧。∈♀,

    金翎递给他一个传真,“徐斌他们传来的,关于酒店开业的安排,我可能要回去一趟,他想多请些领导,”

    冯一平翻了翻,徐斌他们的意思,主要是邀请各级领导,和已经签了合作协议的那些公司老总,来参加剪彩仪式和酒会。

    “请领导,是要提前预约,而且,去的时候,也不能空手吧,啧,”按徐斌这上面规划的,请来两个副省级的,再加上一大堆厅局级的领导和老总来捧场,不管是人情,还是礼物,都得送出去不老少,好像领导出席公司剪彩,都有固定价码的。

    得想办法省点钱!

    “有没有少花钱的法子?”他苦着脸问。

    “你以为我回去找那些叔伯容易啊,人情送出去,他们能来捧场就不错,怎么省?”金翎就见不得他这小气的劲。

    “我想想,”冯一平用手指敲着额头,在办公室里转起了圈子,“省不了,那就是节流不成,只得想办法开源,开业庆典这样的大喜事,怎么开源?”

    “喜事怎么开源,收礼呗,”他和金翎同时说了出来。

    “你看,我们是不是给所有的供应商,都发个请柬,让他们届时来观礼。就算派个是业务经理来,也不好空手吧,你觉得呢?”他高兴的问金翎。

    “也不是不行,”作为总裁,特别是有鉴于之前在国企不愉快的经历,她对支出也管得很严。只不过冯一平表现得小气的时候,她就总有些看不惯。

    冯一平却马上摇摇头,“不妥,这样做太明显,太功利,会有损我们在供应商眼的形象,你知道我小气就行,其它人还是算了,”

    “也是。这也不是家里办喜事,要是你结婚,就是不发请柬,他们也会抢着送礼,可这是酒店开业,我怕到时他们来,送的都是花篮或者氢气球,要不就送点工艺品。就是送钱,你好意思收吗?”

    “有道理。说得对,”冯一平非常没诚意的朝她竖起大拇指,又在办公室转圈,“尽量花最少的钱打开知名度,开业的时候,来的人越多越好。该花的又省不了,只能赚……,人多,广告,赚钱。”

    “人多……,”他嘴里不停的嘀咕着,绕着圈进行头脑风暴。

    金翎也差不多,很不淑女的把脚翘在办公桌上,整个人仰在转椅上,手里拿着一支笔下意识的在桌上敲着。

    虽然她脚是朝里面翘,可是,拜托,她就很少穿裤子,都是穿裙子来的,惹得冯一平这个思想不太纯洁的家伙,转到里面的时候,总是尽量不着痕迹的偷瞄她大腿几眼。

    于是次之后,金翎咳了一声,“要不要我把裙子再提起来一点?”

    “啊?你说什么呢?”冯一平装作茫然不知所措的停下来,“哈,我有了!我想想,这次应该可行,”

    “既然想来的人越多越好,又想花钱,那就把这个劣势转化为优势,”他说了一半,等着金翎问怎么转化,可是她偏偏不配合,不给他显摆的机会,一言不发,就那么看着他。

    有点欠调教啊,冯一平暗暗叹了口气,“那就干脆办个演唱会!这样影响大吧,广告效应大吧,作为主办地,说不定全国的观众都知道,”

    金翎听了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在酒店办演唱会?恩,地方足够,要是成功,影响力也绝对够,可问题是,剩下这么短的时间,你能请来哪些明星?要都是些二流打酱油的角色演出,那反倒平白拉低了酒店档次,不如不办,先告诉你,娱乐圈,我可没关系啊,”

    冯一平打了个响指,可惜业务不熟练,没响起来,“这你就不用担心,一切抱在本山人身上,其它的不敢说,豁出去我这张老脸,个把两个天王,还是能请来的,”

    “还个把两个天王?”金翎一脸的不相信,四大天王,作为华语歌坛的佼佼者,四大天王,她当然是知道的。

    这会不像后来,是个艺人就是天王天后,或者男神女神,虽然就在去年年底,张、黎两位,宣布退出香港音乐颁奖典礼,不再领取任何奖项,这也宣告着“四大天王”音乐时代的结束,但是,现在,包括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说天王,指的还是他们四个。

    “放一百二十个心,包我身上,绝对没问题的,搞不好我还能让他们的出场费打个折扣,”

    虽然离开业只有一个多季度的时间,有点紧,而且他们现在对一场演出的收入,也不会在乎,但是,只要再“创作”几首歌曲出来,就不信他们不动心,要知道冯一平能记得的,肯定都是流传颇广的经典之作。

    而经典的歌曲对天王们来说,就像美味的鱼儿对猫一样,不扑过来才怪呢!

    “放心吧,不是吹,我认识歌坛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顶级的,一周之内就可以给你答复,不过你还是要准备回去一趟,领导该请的还要请,另外省里方方面面的事,都要你来协调,同样,所有的供应商,还是要发请柬,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

    见他反复保证,金翎也不再纠缠能不能请来重量级歌星的事,“可是,承办演唱会,我们没有这样的资质啊,”

    就喜欢她这样马上就投入工作的劲头,“简单,刚好借这个机会注册一家化创意公司,不要怕花钱,经营范围多注册一些,我好歹也算个化人嘛,”

    金翎白了他一眼,“注册公司的事,我马上办,但重点你要抓紧落实,只有等你这边定下来,后续的工作才好继续,你怎么不早点上心?就是现在定下来,各种宣传工作也够呛,”

    “我这不是事多吗?”冯一平有点不好意思,这也是事到临头才想起怎么做好。

    确实,一个演唱会,要举办成功,不是那么简单的,把出场明星确定以后,还要跑批,之后就是各种软宣传和软硬广告的协调,事多着呢!

    “省化厅和公安局的批不是问题,而且,只要你请来了重量级的明星,宣传工作也容易做,上座率应该也不是问题,所以,关键还在你!”

    “我知道,”冯一平有些头痛,回去又得搜肠刮肚的倒腾几首经典之作出来,另外,又得请假!

    商量出了这样的点子,不,商量出了这样的一堆事,金翎也无心工作,匆匆收拾了下办公室,跟着冯一平往外走,看着他一脸的苦相,还是忍不住八卦了一下,“哎,说说呗,你真的认识那些天王?怎么认识的?”

    “想知道?看你表现,表现好,我现在就可以送他们的签名照给你,”

    “切!我也去你家吃饭,我去找静萍,”金翎很清楚,如果还有一个人知道这些事,那肯定是黄静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