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请假?”听到冯一平的要求,辅导员明显面色不虞。±,

    说起来,金老师也是个妙人,几次在他面前打听金翎的消息,然而迄今为止,却一直没有什么行动。

    “金老师,不是又请假,在原来的假条上补几天就好,”冯一平陪着笑脸,“导员,有个好消息,下半年,国庆前后吧,我能搞来有港台一流歌星参与演出的演唱会门票,”

    这个消息很给力,这个理由很强大。

    “真的?”金老师闻言,“刺啦”一声,把上一张假条撕掉了,“重写一张,”

    “谢谢导员,”爱时尚的老师,果然也是个追星的。

    “哪里的演唱会?”金老师问。

    “国内的,具体情况还没公布,但我有内幕消息,”

    “不骗我?”

    “骗谁也不会骗导员你啊,再偷偷告诉你吧,是在我们省举办的,不出意外的话,帮你要签名也没问题,”

    看着金老师喜形于色的样子,冯一平微微叹了口气,这样一个热衷于时尚,又热衷于追星,非常小资的男纸,应该找一个类似于“怎么可以吃兔兔”那样的女孩子,和金翎,估计真的不会有啥戏。

    这一期的《新清华》上,冯一平占了大半个版面,旁边还有配图,一个穿着休闲,留着清爽板寸的阳光大男孩,推着自行车走在大礼堂前的草坪边上,在初夏的阳光里,咧着嘴,灿烂的,有些没心没肺的笑着。

    旁边的正,果然就只有关于冯一平在科技园。准备创建的设计公司的相关采访,其不乏溢美之词。

    说穿了,之前那几位差不多被捧上云端的师兄,现在的形式已经不太乐观,不管是学校,还是创业园。都需要一个新的学生创业代表。

    而冯一平和之前的那几位师兄不一样,他们都是依靠风投的资金来发展,风投都是等着和创业者共富贵的,而与创业者共患难的风投哪里有?

    死道友不死贫道,消息灵通的他们,往往在市场开始波动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资金抽出来,然后就脚底抹油,飞快的逃得远远的。

    个把月前。由那几个休学的师兄创办的,还非常高调红火的易得方舟,目前就正处在这样的当口上,而且在纳斯达克互联网股票领跌的情况下,这样的情形,看来是不可逆转的。

    就是说,他们起的这栋高楼,眼看就会以比他们起来的速还快的坍塌下来。

    而像冯一平的设计公司这样。靠自有资金发展的项目,也许不会招来那么多人的关注。但是它稳健!

    如果发展的好,同样有一飞冲天的可能。

    看到这则报道,等着看戏的人不少,但同样的,对设计公司感兴趣的同学也不少,学校和冯一平的目的。应该说,都达到了。

    经管院,今天就来了不少询问具体事项的同学——主要是问待遇,其不乏研究生,作为班长的高珩。也接待了不少。

    “对不起,冯一平同学请假了,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这是他第六次跟找上门来的师兄说同样的话。

    “他的电话?我还真没有,要不这样,你自己去科技园那里找找,那里应该有,”

    有些人,就是记吃不记打,比如高珩。

    对高珩这样的人来说,不主动招惹冯一平,已经是很大的让步,这肯定并不意味着要帮他,说不定,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在暗地里还会踢上几脚。

    看着那个不修边幅的师兄,真的往科技园那边去,高珩忍不住在心里说,“冯一平,祝贺你的设计公司,到明年这时候也没有作品,”

    冯一平这会,已经到了香港,接他的人是高屹铭,“对不起冯总,包总临时有事在忙,抽不开身,”

    “没事,忙好,英版的广告,有什么最新进展?”冯一平一上车就问,没办法,现在缺钱啊!

    高屹铭迟疑了一下,“还在洽谈当,”

    “哦,这个月的发行量呢?增长多吗?”

    “增长很快,发行量已经逼近十万大关,”高屹铭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我们已经筹划在欧洲和北美设立发行处,”

    “辛苦了高经理!”冯一平知道,有这样的成绩,作为发行部主管的高屹铭,当然功不可没。

    “应该的,我还要感谢冯总,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机会,”曾近陷入绝望的他,对当初拉他一把的冯一平,始终很感恩。

    “不是我,是你自己的才能,让你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们一起努力吧,力争实现我当初定下的目标,”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的冯总,我深信,一定可以实现您定下的目标,”

    “多谢!不用去酒店,直接去公司,”冯他想了解一下包卓远和那些经纪公司联系的怎么样。

    奇怪的是,今天的办公室,虽然一样的忙碌,但是人却不多,“他们应该是在开会,”高屹铭解释了一下。

    “你怎么了,这么高兴?”看着他一进公司,脸上就满是笑,冯一平问了一句。

    “没什么,”

    “交女朋啦?”冯一平笑着问,然后顺手推开会议室的门,高屹铭见了,飞快的闪在一边,冯一平有些奇怪,这是干什么?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欢呼声就响了起来。

    他一看,哪里是开会,包卓远带着干和一些员工,兴高采烈的呈扇形围着门口,手里还都拿着喷罐,没等冯一平反应过来,就被喷了一头一身的彩带。

    这样的欢迎仪式,真的挺特别的。

    包卓远拿着空空的罐子走过来,握住冯一平的手,“冯总,广告签下来啦!”

    “真的?”这还真是好消息。

    “真的,还不止两家,有一家汽车公司,一家软件公司,还有一家男装,一共家,都是世界顶级的牌子,”包卓远握着他的手,使劲的摇了几下,“我们终于迈出了这坚实的一步!”

    几十岁的老头子,说起这话的时候,眼圈都有些红。

    他高兴的,不仅是这广告带来的大幅收入,主要的是,都退休了,自己还有希望成为一家世界级刊物的主编。

    冯一平何尝不是如此?

    他也顾不得整理头上身上的那些东西,翻看着刚刚签下来的份合同,看着每一份都有位数,后面的单位是美元的合同,他由衷的笑了,“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努力,我宣布,今晚公司请客!”

    “喔,”会议室里欢声一片。

    再出来,刚才那些还在努力工作的员工,也不再伪装,一个接一个的向他们的小老板表示祝贺。

    经历了头几个月的低潮,现在杂志社终于一路往上,大家都很高兴,至少,当初那些暗地里计划再找下一份工作的人,这会再也没有那样的顾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