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明星的新闻,总是传播得快,这次也不例外。

    集团刚把相关工作布置好,宣传还没正式启动,网上的一些论坛和一些报纸的娱乐版,就争先恐后的引用“某知情人士”的话说,内地某省份的一家酒店,在开业那天晚上,将举办一场演唱会,已经确定有不少重量级的明星会参与,包括华语乐坛知名的两位天王,这也是两位天王近年来难得的同台演出。

    其它的,也都是港台一流的歌星。

    没人深究这“某知情人士”是谁,他们就和“有关部门”,以及“热心群众”一样,做不做好事不知道,反正雷锋同志另一条“不留名”的传统,他们继承和发扬的很好。

    同时,经验告诉我们,特别是网上的一些看似捕风捉影的消息,最后偏偏可能比新闻联播上统计局的数字,还要准确一些,所以这一消息,马上在广大青少年追星族,掀起了波澜,比如大学。

    当大家还在猜测这件事具体的情况时,经常在论坛里灌水的金老师第一时间就有些明悟,他马上兴奋的打电话问冯一平,“一平,这就是你说的演唱会吗?”

    他感到那边的冯一平接电话时,好像非常庆幸,有些如释重负之感,“是的导员,就是这场演唱会,”

    “你家酒店?”金老师追问了一句。

    “是吧,不过你可得帮我保密,”如若不然,加下去到演唱会前的这几个月,自己别想安生。

    “呵呵,一定,你记得多帮我那几个签名就行。对了,你现在干什么呢?”

    冯一平心有余悸的看着那边的一堆热情的员工家长,“正在带乡亲们进行首都一日游,”

    “那好,不打扰了,记得答应我的事啊!”

    “没问题。”金老师电话都挂了半天,冯一平还捧着手机在那里自言自语,慢慢的朝回走,离正在检票口排队的人很近的时候,表情严肃的大声说,“好,我马上回来,”

    他急匆匆的穿过那一个个热情的乡亲,对被围在间的外公和爸妈说。“香港那边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公司处理,”

    “行,你去忙吧,这边有小高带着我们,”外公说。

    “你去吧,”冯振昌也说,

    “路上小心点。别开快车,”梅秋萍也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那高哥,这里就拜托你了,”

    被圈在面的高志毅笑着说,“放心吧,”

    李嘉笑得都没劲了,塌塌的整个人搭在高志毅身上。这会连话也说不出来,她当然也清楚冯一平这肯定是托词,要不是高志毅拉着,她还真想问问具体是什么事。

    冯一平决定了,以后一定给高志毅创造一些在女孩子堆里的工作机会。

    他笑着对几十口子家长抱了个罗圈揖。“不好意思,不能陪大家,”

    “没事,你去忙吧,正事要紧,晚上跟我们一块吃饭吗?到时我有照片拿给你看,”好些人,说得居然都是差不多的话。

    看着原本走着的冯一平,听了这话小跑起来,他们对间冯一平的个家长说,“真是个好小伙子啊!”

    冯振昌说,“你们是不知道,他太有主见,好多方面都不让我们省心,个人的事,我们完全管不了,高就瞒着我们谈了女朋友”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现在的年轻人,谈几个朋友算什么,不过,像你们这样的家庭,不比我们这些小门小户,这儿媳妇还真得好好挑挑,”

    冯一平跑到了车里,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的场面,他真的是应付不来。

    本来挺好的,大部队由各自子女和高志毅他们陪着,坐火车昨天下午抵达首都,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今天游览首都的几个著名景。

    原本都挺顺利,也不知道是哪个妈妈起的头,家长们关心起了冯一平的个人问题,然后好家伙,冯一平是不知道,原来不止年阿姨喜欢做这保媒拉纤的事,年大叔也挺热衷的——当然,这个可能主要是针对的对象不同吧。

    然之后,好好的游览之路,就变成了做媒大会,一大叔先说,“我们村有个姑娘,成绩比一平你差点,也是去年考到上海一家大学读书,听说表现不错,还拿了奖学金,这姑娘真的长的不错,性子也好,爸妈在街上做个小买卖,家里日子挺好,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行不行的先联系联系,”

    跟着就有人说了,“我们镇有个姑娘也不错,前年考进的省城大学,”

    刚开始的这些人还矜持点,推荐的都是和自己无关的人,后来跟上的,就直白得多,有些就举贤不避亲的推荐自己的什么侄女外甥女之类的,好在大家都有底线,没有推荐自己的女儿。

    冯一平说自己有女朋友,“唉,你刚进大学不到一年,对找的女朋友知根知底吗?这可是大事,马虎不得,还是一个地方的人好,”

    冯一平说女朋友和自己是一个镇的,“我们说的这些,都是一个县的啊,”

    冯一平说和女朋友已经谈了几年,“那么早的时候,能懂些什么?”

    …………

    冯一平清楚,这些人,真不是抱着图谋冯一平家产之类的坏心,他们大多数,是真的关心、爱护冯一平,这才热心的给他介绍女朋友。

    比如自己的妈妈,后来其实也挺乐意干这样的事,她好像帮着村里的介绍了两个媳妇进来,什么好处都没有,那两对成家以后,她还经常费心去调解小夫妻之间的矛盾,就像是售后服务一样。

    真是什么也不图,也图不了什么,但她偏偏就乐在其。

    所以,今天面对这样一群人,自己解释他们又不听,冯一平那个累啊,今天怎么就没把黄静萍拉过来?

    他本想找机会开溜,偏偏今天一个电话都没有!

    想找人帮忙吧,爸妈和外公的解释也一样不管用,而且这话又不好说得太绝对,不然就有瞧不起人的嫌疑。

    更可气的是王金菊和高志毅、李嘉那个家伙,完全把这事当笑话看,真是万幸辅导员来的电话。

    他狼狈逃窜回家的时候,黄静萍笑嘻嘻的等在门口,“哟,抢手的大少爷回来啦!你记性那么好,跟我说说,都有哪些好姑娘啊?”

    不消说,肯定是王金菊给她打了小报告。

    “不知道,晚上看照片呗,”冯一平说了一句,跟着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我叫你看笑话!”

    黄静萍把一个靠枕放在背后,装作一脸哀怨的说,“都这个大学,那个大学,还有准备留学的,我这个师范生哪比得上,”

    冯一平作势又打,“还不去换衣服?”

    说归说,笑归笑,黄静萍不但换了衣服,还戴上了冯振昌他们给她的职称凭证——那些首饰。

    当晚上她挽着梅秋萍的手,走进全聚德包厢的时候,乡亲们再也没有提起白天的话题,就是有几个,拿着不怕事大的李嘉,帮他们从qq上接收到,然后花钱去加急洗出来的照片的人,这会也没把那些照片往外拿。

    就是拿出来又能怎么样?眼前的这个姑娘,怎么会比他们介绍的那些差?(。。)

    ps:  ps:呵呵,这两天的订阅,真是一天接一天的刷下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