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所谓旅游,就是从一个你自己呆腻了地方,到另一个别人呆腻了的地方。○

    对有些人来说真是如此。

    这个有些人,指的是日子过得很轻松,去哪都不是问题,随时都可以连行囊都不用收拾,就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人。

    所以对这些人来说,不仅旅游没意思,他日子太好过,以至于觉得连过日子都觉着没意思,所以什么事都觉得腻。

    但对这些父母和他们的孩子来说,这次旅游的每一刻,对他们而言都充满着惊喜。

    天蒙蒙亮从首都出发,看着还没苏醒过来的,这个他们昨天刚刚大略逛过一遍的大城市,大家都在热议着,看着外面的有些建筑,几个人会异口同声的说,“昨天来过这,”

    出了首都圈,他们也有感概的,虽然坐火车来的时候,就感叹了一路,这会又会忍不住说一声,“这里真平啊!”

    是的,真平啊!在县里,随便一个地方,你举目四顾,会看到周围是一座山挨着一座山,你被一圈一圈的山,围在央。

    而在这一块,虽然也有些山,但和老家的那些成片成片,一圈圈的山比,这些算什么?

    句话离不了老本行,看着远处的农田,他们都眼睛放光,跟着还会感概,在这地方种地真容易!

    和山区的老家一比,在这些地方种地确实容易,就是不用机械,也轻松好多。

    在老家,山上的那些田地,播种之前,要扛着犁去翻地。然后要挑着种子肥料去播种,再不说之后的精心伺候,就是等收割了,又得辛辛苦苦,一担一担的挑下来,哪一步都不容易。

    此行一共辆车。开路的是冯一平的越野车,间是12米长,55座的豪华大巴,压阵的是一辆坐着摄影等后勤人员的商务车。

    爸妈和外公都在更舒适的大巴车上,冯一平这会也在和黄静萍讨论这个话题,“外公和爸妈他们第一次来这,最羡慕的就是这里的平坦,你知道吗,有一阵子有个说法。说国家打算把我们市几个县的人,都迁到新*疆去,当时听说那边平坦,不少人真的都还挺高兴,”

    “你不是说那边缺水吗?”

    听她问这个问题,冯一平很欣慰,和自己这样一个博学的人在一起,黄静萍终于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缺不缺水的先不考虑。你在老家也帮着干过活,应该能明白地势平坦的土地。对爸妈的吸引力,”

    “我知道,你当时肯定也是赞成的,那边的姑娘,能歌善舞,眼眶深。睫毛长,你肯定喜欢!”

    “唉,我就喜欢你这样眼眶不深,睫毛不长的,”

    “恩。我也相信你,会把老家建设得山美水美城市美!”

    …………

    过了位于蒙古高原南缘的张北,真正纯正的草原风光就慢慢的铺在大家面前。

    时维6月,正是来草原观光的好时候。

    湛蓝的天空下,碧绿的草原,顺着蜿蜒起伏的丘陵,一直铺向远方,你此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美不美,而是壮观!

    它并不是一味的绿,色彩丰富的很,嫩绿、深绿,那些被天上云彩遮住阳光的地块,则是青色,最吸引人眼球的,是间那一片片嫩黄色、白色的野花。

    “我要是能画画就好了,”同样也是第一次到大草原的黄静萍趴在车窗上,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感概。

    冯一平很煞风景的指了指相机,“有这个就好,”

    自己旅游确实自在,看到景色美的地方,想停就停,父母们面对这么壮观的景象,只有震撼,想不到用什么形容词,有些机械的任儿女们给自己拍照。

    其实,真走进草原,你会发现,草其实并不深,最深就就到脚脖子而已,冯一平笑着对黄静萍说,“敕勒川里写的风吹草低现牛羊,怕是说的草原上湖边的芦苇荡吧,不然哪来那么深的草?”

    黄静萍笑着打了他一下,“尽瞎说,”

    不过,这样的草原也是极美的,冯一平都有模仿那些牛羊,躺在上面欢快的打个滚的冲动。

    “快,爸妈要给我们照相,”黄静萍拉了已经弯下腰的冯一平一把,这会,最忙碌的,要数摄影发烧友冯振昌夫妇,他们终于不用只拍风景,有太多的人物可以拍。

    这样一路走走停停,整个行程严重超时,因此没有在途经的城市观光,直接来到了终点站,蒙古汗城。

    这是一个占地两千亩的景区,大大小小的近百个蒙古包散落其间,旁边的呼和诺尔湖清澈如镜,看到在旁边饮水的马群,对大牲畜一向情有独钟的父母们,顾不得欣赏这些极具民族特色的蒙古包,放下行李就朝那边赶。

    冯一平这会却不轻松,他和后勤的几个人,要把车上装的一筐筐新鲜蔬菜卸下来,在草原,肉食很多,蔬菜却不多,而包括外公和爸妈在内,今天来的这些父母,不少都上了年纪,消化能力一般,他们计划在这要呆两天,少不得这个。

    除此之外,还有一箱箱的矿泉水,这个也少不得,景区提供的水,可不像城市里是经过一道道过滤和处理的。

    忙活完这些,他还歇不下来,拎着自己的马头琴,走到湖边一排勒勒车的轮下,抓紧再练习几遍,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今天晚上,他可是想要露一手的。

    晚餐很尽兴——如果不提那些大家都不太习惯的礼仪,他们这些土豹子,普遍也不适应吃饭的时候,还有人在旁边表演,特别是你在用手拿着一个大棒骨咬的时候。

    不过,对这些和老家完全不一样的食品,主要是肉食,大家兴致都很高。

    几年前,大家还在用能不能吃上肉,来衡量日子过得快活不快活,这几年虽然日子好过些,但是这样一桌不是羊肉就是牛肉的酒席,档次还是很高,尤其每桌都有一只烤全羊,这么豪爽的吃法,他们以前哪见过?

    受这样气氛的影响,除了年纪最大,牙齿不大好的外公,连一直挺注意吃相的冯振昌,这会也不讲究,很享受的拿着羊排在啃。

    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外面已经点燃了一堆巨大的篝火,不少用餐完毕的游客,已经自动的聚集在篝火周围,天色渐暗,篝火欲明,穿着华丽蒙古长袍的女歌手,以高亢悠远的蒙古长调,为篝火晚会拉开了序幕。

    同来的乡亲,略带些好奇和羡慕的看着一些游客,欢快的和蒙古族的同袍们跳舞,而冯一平,则盯着放着麦克风的表演位,那里,也是他今晚要表演的地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