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翎刚摁掉一个电话,“嗡嗡,”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果然又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她按也懒得按,“啪”一声,把手机丢进抽屉里。

    得去再买一个手机!

    随着公司的宣传正式启动,她在省城再也呆不下去,没办法,一些故旧亲朋不说,还有不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打着各种旗号找上门来。

    问具体情况要票的还是小事,一些演出团体更是锲而不舍的找到公司,甚至都找到家里,都打着上台表演一次的心思,单位从少年宫到残疾人剧团,而且找上门来的少年宫都有家,天知道省城怎么有这么多演出团体?

    还有些单位居然把关系都找到了金主任那里,并且退而求其次,我们就伴舞不行吗?

    更过份的是,有人——有官场的,也有商场的,辗转向她递话,这一次来的港台明星里,有哪些女明星?到时一定帮着介绍介绍,吃个饭什么的。

    这是把她当什么了?

    递话的那几个人,都是被她赶出公司的。

    谁知道到了首都更不得安生,国内的明星大腕,基本上都在首都扎堆,而他们的经纪公司,更是神通广大,她刚出机场,就接到了经济公司打来的电话,之后就是一个接一个,以至于公司有人打电话找她请示工作,电话都打不进来。

    当然,只要有心,其实找到她的电话也不难,就每个公司张贴的通讯录里,都有她的电话号码。

    这些介绍的人,都各有来头。比如,有不少是各工团的,有往届青歌赛的得奖者,还有的是这两年我们内地最当红的歌星,其不乏已经有一首成名作——后来也一直就靠这首成名作的歌星,经纪人打电话的时候。差不多也用“内地歌坛半壁江山”来形容自己的艺人。

    其倒也有两个,是冯一平和她商量过要请的,刚好找时间商量了演出合同的事,其它的,不管您是如何红透半边天,对不起,一律敬谢不敏。

    可是,各路人马哪肯就这样轻松放弃?

    看嘉盛晒出的那一路名单,他们就知道这样的演唱会。绝对是今年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演唱会之一,也就是比春晚的舞台差点,不管是二线还是线的,只要能有和华语乐坛这些最当红的人同台一次的机会,不也是一种资历和肯定吗?

    有些灵活的,便主动自降身价,可是,这又哪是主要因素?

    要是电视台主办的活动。给相关领导送送礼,找干爹干哥哥打打招呼。没准还真能行,但嘉盛是企业,不是事业单位,不兴这一套。

    市场部的主管走进来,拿着一大摞合同,“金总。这是新谈下的要参加月底促销活动的商家,”

    “条件都怎么样?”金翎问了一句。

    “有些同意个别商品参加买二送一或者买一送一的促销,其它的也都同意了不同额度的促销费用,”

    “那就好,尽快整理出来。及时在公司网站上做宣传,还有,纸质宣传资料的印制也要抓紧,不要等凑到一起,一批批的印也可以,”

    “好的,我知道了,”

    今年开始实施的节日促销活动,还是很见效,不过,做了端午节的促销后,下一个重要的节日,要等到秋,这期间间隔的时间有些长。

    间不是没有节日,可是,你借建党节和建军节来靠商业促销,开神马玩笑呢!

    于是,冯一平从后来电商们造购物节的举动里,憋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虽然后来的光棍节,有各厂商在年底前跑量,完成年度销售计划,以及处理滞销品库存的需要,可是销售压力和滞销品,上半年同样有,还有不少厂家推出的新品也要做市场推广,刚好合在一起。

    有佳现在已经有六百一十家门店,而且正以平均每天不止一家的数量开新店,无论在开店数量,还是覆盖地域,以及销售额上,都是国内便利店的老大,就是特牛叉的两种可乐,这会也不得不重视。

    丢到抽屉里的手机,还在不知疲倦的震动着,金翎看也懒得看,这两天,各公司有事找她,都是用固话。

    她突然有些痛恨估计这会正在草原上无忧无虑的骑马看风景的冯一平,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事,自己拍拍屁股去大草原上潇洒,什么事都丢给了姑奶奶我。

    她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电话里都能听到风声和马嘶声,她更不爽,不想细问他现在在干嘛,“我要买手机,”

    冯一平这时正骑着一匹白马停了下来,两辈子,第一次小小的纵马,兴奋得脸都红了,所以问也不问,“辛苦你了金姐,去买吧,最新款的诺基亚8850就不错,很配你这样的金领丽人,”

    旁边黄静萍还在喊,“金姐,我给你买了条很好的手工地毯,”

    金翎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说了句“谢谢你啊静萍,玩的时候注意安全,”就挂了电话。

    冯一平他们今天玩的很尽兴,到了草原,大家最想体验的,当然是骑马,各种影视作品里,那些骑马驰骋的镜头,多潇洒啊!

    可这也是一项技术活,再温顺的马,不学一段时间,一般人都驾驭不了。

    虽然骑马并没有像开车一样需要你有驾照,但是这比无证驾驶的后果更严重,车你还可以踩刹车呢,马可没有刹车让你踩。

    就你自己不在乎安全,安全起见,景区也不可能让你纵马,所以大多数人都是骑在牧民牵着缰绳的马背上,摆出各种英姿飒爽的姿势来。

    更稳妥的选择,是骑骆驼,那个大家伙温顺,你就想让它跑0码,它也跑不起来。

    可冯一平他们不存在这个问题,吃完早餐,白音就跟了过来,相当于贴身服务,冯一平再推辞不得,只能先由他。

    白音先让朝鲁骑马带着他跑了一会,后来还特意找来一匹脾气好,听话,颜值又高的白马,让冯一平在围栏里体会了一把策马扬鞭的感觉——其实都算不上跑,马也就是比溜达走得稍快点,因为朝鲁在围栏外跑着都能轻松跟上。

    也就后来,小跑了一小段,不过,就这冯一平就很高兴,爸妈也高兴,各个角度给他拍了不少照片。

    在朝鲁的帮助下,从马背上下来,冯一平也想学着电影里那样式的,在马的额头上亲一下,或者和它贴贴脸颊,马倒是不抗拒,冯一平自己打了退堂鼓——就是颜值这么高的白马,它身上的味道照样也挺浓郁,估计有好几天没给它洗过澡。

    没办法,草原上的水资源也挺宝贵。

    “谢谢朝鲁大哥,谢谢白音老板,”冯一平觉得还是要把话先说清楚,不然白音接下来不知道会安排什么事。

    你要是什么好处都当仁不让的占了,但在他们要求的事上就是不松口,那未免有些不厚道。

    白音听他不再叫自己大叔,而是叫老板,知道这是要谈事,“没什么,以后要是有时间就来玩,每年那达慕的时候,是最热闹的时候,估计下一次,你就能自己骑马到处跑了,”

    “是的,骑马这事简单,”朝鲁也说。

    对他们当然简单,草原上没有马高的孩子也能骑马,就相当于城市里没有自行车高的孩子也能骑车一样。

    “谢谢两位的好心安排,可真不是我推辞,我就实话说了吧,这首歌我真是有用,要用于公司宣传,”

    “一平小兄弟,这样的歌曲,只适合我们这样的地方,你放心,我们是能出价的,5000怎么样?”白音说。

    看冯一平没反应,他马上加码,“再免了你们这两天所有的费用,”

    果然,再豪爽民族的商人,总是和犹太人一样,都善于斤斤计较。

    “下次你再来,不管是吃还是住,我都给你打折?”

    “免费住?”

    白音层层加码,后来的条件,相当于给了冯一平一张金卡。

    “真不是价钱的问题,”冯一平说,“我是真有安排,这样行吗,合适的时候,我授权给你们唱这首歌好不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