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塞得满满当当的教室,冯一平有些感概,学风再好的大学,临考前的这一两个月,上座率依然是最高的。

    慢着,上座率?自己怎么会有把教室比作营业场所的想法?细一想,别说,这两者还真有些共同点,比如,要坐进来,都是要收钱的,而且都有谈旺季之分,现在的教室,应该是到了旺季。

    当然,后来的大学,会因为一些原因,出现人为的旺季,这个原因,一般会是年轻貌美气质佳的女讲师(就不要指望这个年龄段会有人评上教授),或者是帅得让你想毁容的男讲师,尤其是前者的课,基本就不会有淡旺季之分。

    但是,在新世纪的第一年,泛娱乐的风潮,还没有刮进学术圈,高校的师资队伍,要求也相对比较严肃和高端,所以,虽然冯一平早就怀着不太纯洁的心思,陆续把学校所有的老师都看了一遍,但结果是,符合这样条件的老师,还真没有。

    而且,这会的风气,还算正常,大家当然会评系花校花,但没人有胆量在校园网上发帖子,评最漂亮女老师——除非你是不想在学校好好混。

    教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教授也挺幽默的,下课时,一边自顾自收拾自己的东西,还低着头说,“我想你们可能会有些失望,因为我没有说重点,但是我挺高兴的,因为这几天我的课,明显受欢迎起来,所以,你们还是要抱有希望,就像期待这两天很火的那个视频里,演唱的那人现身一样,说不定哪一天。我高兴到了临界点,就给你们划重点呢?”

    教授都说到了这个话题,冯一平虽然有些小荣幸,但并不意外,从昨天开始,在不知道主角姓甚名谁。年方几何,家住何方,有无婚娶的情况下,这个视频就上了好多报道的头条。

    幸好现在网络的普及还有限,不然,他这会肯定被人肉出来了。

    教授说完,就拎着包,目不斜视,相当潇洒的走了出去。留下一屋面面相觑的学生,您高兴的临界点在哪一天,教授,臣妾,哦不,学生我猜不到啊!

    当然了,对这门课冯一平是不担心,就是多花点力气背就好。大家还在懊丧、议论,他就抓紧朝停车场赶。午约好了,和外公爸妈在月坛北街那吃饭,也不吃别的,就吃正宗的炸酱面。

    谁知在音乐厅前面,就被金宝给拦了下来,他也在人社会科学院上课。接着,除了颜志达,宿舍其它的几个也陆续赶到,“哥几个怎么现在还这么闲吗?考试都很有把握?我可得抓紧回去用功,”冯一平笑着问。

    “冯大老板。冯大天王,你就别装了,你以为你只露个下巴,我们就认不出你来?麻利的跟我们坦白交待,最重要的,多给我们几张碟,”韩贵亮和梁永高,一左一右把他夹在间,陆青在前,金宝在后,戒备森严。

    “哥几个说什么呢?”冯一平装傻。

    “还装,青都问过了,便利店里的都说,那就是小老板唱的,莫非你还有个哥哥或者是兄弟?”

    “一平,别怪我,他们逼我问的,”陆青笑着回头说。

    “就这事?虽然我不知道哪个视频里的人是谁,但是,帮你忙弄几张碟没问题,钱嘛,就算了,我帮你你们出,好歹都住在一个屋檐下不是,”这一会,冯一平是打死都不会承认是自己唱的,他还想这个事多让大家关注几天,多发酵些日子,为便利店的网站多招徕些流量。

    “都是自己人,你还装个什么劲?”梁永高说,“不过,我的一张碟子不能少啊,不然我让小蔡带着同学跟你要,”

    我去,这有了女朋友的男人,就是成熟的快,现在居然都无师自通的会威胁人。

    “还是得去趟宿舍,你知道前一期的校报刊登了你的采访后,我们收到了多少向你递简历的信吗?足够装一麻袋,”金宝比划了一下。

    “哦,那是得去一趟,”这是好事!

    这一路上,几个家伙别有意味的哼着那首歌,而且这一路上唱这首歌的同学还不少,“真可惜,这么多报纸网站的头条啊,偏偏有人不在乎!要是我有这样的机会和能力,马上出单曲,说不定也能成为歌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呢!”梁永高看着冯一平说。

    “歌是挺好,可怎么听了有点想家呢?”陆青说。

    “可不是嘛,昨天我就回家了一趟,”韩贵亮说。

    “我给家里打了电话,爸妈都有些好奇,再问我是不是没生活费了,挂电话之前还在问,”金宝说。

    “对,我们也打电话了,”梁永高和陆青马上说,“也是没啥事就说了好长时间,刚好,今天有人是不是可以帮我们报下电话费?”

    不管他们说什么,怎么说,冯一平一律嘿嘿笑着装傻,猜到是一回事,自己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宿舍里,刚才缺席的颜志达,原来也没闲着,正坐在桌前整理那些送上门来的简历,“一平来啦,刚好,午回来,就又多了不少,”

    看着桌子上堆得满满的,冯一平一愣,“这么多?”

    他不知道,上期校报一出,他就不在学校里,但有心的同学一查,就找到了宿舍里,不少都很正规的附上了简历,有机会在科技园里兼职,大家当然乐意,除了能拿工资,能得到这样的机会,应该也算是对个人能力的一种肯定。

    “不然呢,有些师兄,还让我们帮着说好话呢!”

    大家空出了个书包,给他装简历,“估计这里面,有不少是交了女朋友的,”梁永高深有感触的说。

    是啊,有女朋友的,肯定比没女朋友的更能体会到钱的重要性,现在可不是你写上几首诗,就能让女生两眼冒小星星,然后就热衷于跟你在树荫下、草地里、长凳上、电影院里,最后,当然是在房间里,畅谈人生理想的年代。

    现在追女孩子,哪一步不用到钱?

    确定关系之前,要献殷勤,必须得送花吧,确定关系后,一些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得送礼物吧,平常得逛个街吧,逛街时,买东西不说,不得顺道去咖啡馆小资一把,再上个馆子,最后去看场电影?

    电影院,可是交往的青年男女的圣地,有多少人,是在电影院里,第一次实现关系的突破——拉上女孩子小手的?

    这一条龙下来,得多少钱?之后那一层层的突破,除了日常的水磨功夫,那一样,不是要投入的?

    不过,梁永高这话一说,马上就遭到了镇压,大家要么赏他一巴掌,要么赏他一脚,“让你秀优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