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并不打算在那个圈子混,所以对各种上头条,冯一平固然是高兴——因为帮有佳做了一次很好的推广,但并不是太在乎。

    而眼下的这几包简历,他却很在意,这几百份里,去芜存菁之后,得有多少人才?虽说大家眼下都只倾向于兼职,赚点生活费之余,锻炼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但是努努力,未尝就不能把现在的兼职变成以后的全职。

    所以他非常得意的把那几包丢在金翎桌上,“随便挑!”

    金翎翻出一份来看,“这些是?”

    “都是有意来兼职的,”

    “这么多!那我马上让人事部的来几个,”冯一平想到的,她也想到了,几百个清华生让他们选,这个fell,倍爽!

    “不过,你也主动点嘛,别只顾着你们学校,旁边还那么多大学,也捎带着去宣传一下,广撒网,对吧!”

    “您老人家说的对,我马上就办,”有道理,人才和钱一样,都是多多益善。

    午吃炸酱面,晚上吃得稍高端一点,参考大家的口味,黄静萍定了一家私房菜,不过,去停车场的半路,他又被一个电话叫了回去,这次是辅导员有请。

    冯一平一路还琢磨,他不会也是找我要碟的吧,毕竟小金老师也是知道冯一平这次旅行的目的地的,和他也挺熟悉,比如声音,稍一对照,不难猜出来。

    果然,他一进去,金老师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有这样的才华,院里校里这么多晚会就没见你参加过一次?还有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

    “导员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冯一平是决心把装傻进行到底。

    “算了,你不承认也罢,”辅导员上下打量着他,“平常真看不出来,你在其它方面也这么优秀,可这碟子得给我几张吧。”

    “导员,我真不明白你说什么,要是说便利店网站上的那个视频,我可以拷几张碟子给你,”

    “恩,有就好,另外,还有一件正事,暑期的调研实践活动。你准备参加吗?”

    利用暑期去各地调研,学校的传统,也是践行学校行胜于言的校训,这件事由校委亲自抓,一般会由一位副校长负责,本科生和研究生都有参加,一到暑假,都会分成好多个小队。深入全国各地去调研。

    “今年暑假我还真没时间,趁这个时间。我金姐,她要带一个团队去美国,我得留下来主持工作,真的抽不开身,明年好吧,明年我一定参加。”

    “这样啊,那算了吧,”金老师说。

    也不知掉他这个算了,说的有几个意思。

    “不过,接下来的考试。你可不能掉链子,就冲我给你准了这么多假的份上,”

    “放心吧导员,保准让你满意。”

    就他不说,冯一平自己也会努力,他来学校,是真的想学东西的,而且现在,学习好像成了工作之余放松的手段。

    相比操心下面十几个公司、几千员工的那些事,学习虽然也有难度,但规律,而且真的叫人放松。

    就是这样的时候,依然有不少人在操场上挥汗如雨,当然,不排除他们是为了吸引女同学的目光,对竞技性运动都不太有兴趣的冯一平,看那些穿着短裤背心的在打篮球的家伙,心里猜度着。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些年营养到位,又坚持锻炼,比如除了跑步,他现在平板支撑随随便便可以来一个小时,所以腹肌也挺有规模的,整个形体,也算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应该不比在那边球场上肆意挥洒荷尔蒙的家伙差。

    “你干什么呢?”就在他自恋的当口,旁边忽然有人来了一句。

    “支书你也在啊,是来看那个同学的?班长呢,怎么没跟着你?”听声就知道是谁,冯一平若无其事的放下手问道。

    “我怎么就跟高珩在一起?”系花,也是团支书武馨阳穿着条挺时尚的白裙子,拿着一个手包,一副墨镜架在头发上,很有上海女孩子的那份劲。

    “你肚子怎么了?”她稍关切的问。

    没想到被他看到了,“没什么,肚子有点饿,我赶着去吃饭,支书再见,”冯一平不想和她多说,上海女孩子看着精致,但内里更精明。

    精致的女孩子,他挺欣赏,但精明的女孩子,他下意识的总想离远点。

    “哎,你等会,”武馨阳跺了一下脚,追了上来。

    这个时候装作没听到,就有些不绅士,冯一平又骑回去,“支书有何见教?”

    “想问问你,你在科技园不是要招人吗,我行不行?”

    “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再说,你有时间?”冯一平的印象里,武馨阳可是班上考雅思和托福最积极的一个,业余时间其实也很努力,报了几个培训班,当然,主要是英语方面的,虽然追求者众,但据他所知,现在还没有固定的男朋友,当然,也可能是伦家眼光高吧。

    武馨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别提了,雅思已经考过两次,都不理想,我想先缓缓,再说不管在哪,我们最后都要走上社会的呀,先积累一些工作经验总没错的,”

    雅思已经考了两次?还真舍得!加上培训费和考试费,还真得花不少钱。

    “那行吧,到时会有面试,只要你有兴趣,可以去参加,”冯一平当然不会随口就答应,武馨阳和他这样,还没上过多少专业课的大一学生,说实话,在公司里能做的事真有限。

    “面试啊,”武馨阳顿时觉得冯一平不太大气,我都开口了,居然还要面试?这精明的人,一般都希望别人不太精明。

    不过她一想,也就释然了,冯一平可不是刚开始创业的初哥,什么都不懂,别人已经办了那么多公司,做事当然有章法,“那好的,”

    “那没事我就走了,支书你忙,”

    “你这人,怎么这么急?”

    冯一平无奈,只得又停下来,“支书还是有什么指示?”

    “你去哪吃饭?”

    “虎坊桥,湖广会馆,对不起啊,我是真急,我爸妈和女朋友他们,应该早到了,”

    “这么巧啊,我去前门大街,能不能蹭蹭你的车?”

    那还能说不吗?

    冯一平这一路骑的很快,没办法,因为带着系花,所以回头率挺高,武馨阳又大大方方的搂着他的腰,这要是熟人见到了,指不定明天就会有绯闻传出来。

    没辙,漂亮女孩子左近,向来都是绯闻的高发地。

    “看来你真是挺饿,”跟着他锁好了车,武馨阳捂嘴笑道,“哎,你车呢?”

    冯一平的那款车,这边停车场就只有他那一辆,很好认,但今天明显不在。

    “这边,”冯一平跟她解释道,“这两天和女朋友换着开,”

    “喔,跑车啊,还硬顶的,我喜欢,”武馨阳一看尾标两个车门,就说。

    冯一平不由得想起一个笑话,一姑娘很高傲的对追求者说,“不是两门的车我都不上,”然后一哥们给开了一辆东方红的拖拉机来。

    “对,我女朋友也喜欢。”

    “等等,”正准备发动,武馨阳又拦住了他,从那小小的手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你先顶顶吧,别饿出胃病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